漩涡鹿下。

牵绊

1.

 

“好疼啊,心好痛”

 

“对你而言,朋友究竟是什么”

 

“我输了”

 

“你好烦人啊,笨蛋”

 

 

.............................................................................................

 

 

 

时间是忍者大战后的一个月,地点木叶村的医院。

 

窗子外面的樱花,开了呢。

 

挂着的白色窗帘遮挡住一半的阳光,温度总是有些微乎寻常的飙高,果然战争结束后的和平对于许多人来说都是值得庆幸的。这是一个温暖的结局。风里都夹杂着花朵的味道,偶尔卷着两从花瓣无规则的从透了一道缝隙的窗户飘进来,再被飘洒在空中的浮沉沾染尘埃落地。

 

他听到有小孩子追逐笑着的声音。

 

 

佐助把视线投向四面八方,病房是单独隔开的一间,走廊里很安静,他伸出手来,忽然意识到因为太过用力而导致了疼痛,眼前模糊一片,思绪浮浮沉沉,窗外传出两声哒哒敲玻璃的声音,惊的他猛然从记忆回到现实。他才想起来,他的一条胳膊没有了。

 

卡卡西老样子的还是带着面罩,只不过再也不用护额遮住眼睛了,他眸子弯弯的冲着佐助笑起来,两个手指并着在眉毛的高度顿了顿,这才开口

 

“呀,抱歉抱歉,本来想早点来探病,但是战后重建太忙了”

 

一瞬间佐助已为他又要拿当初那句在人生的道路上迷失了方向来搪塞过去,然而时间早就已经从年少时候的美好过度到了现在。佐助没有答话,回过头来仍旧看着自己还存留下来的手掌。似乎有什么不对,太安静了,他像是猛然反应过来一样眉头皱紧

 

“那家伙呢?”

“谁?”

“鸣人!那个吊车尾呢”

 

卡卡西手攥着自己下吧嘴里发出嗯的拉长声音,像是在思考。半晌无果他又重新笑着

 

“你的朋友?我似乎没有见到过”

 

 

...................................................

 

“为什么那么执着于我”

 

“啰嗦!因为我们是朋友啊!”

 

 

 

 

 

到底发生了什么。

 

如果最后的记忆是错误的话,那么身体上的疼痛还是能牢牢记住的。佐助最后的一幕,是鸣人跪倒在他面前,就像是当初他义无反顾要到大蛇丸身边去的时的情景。佐助的身体已经动不了了,之前的大战耗费了他所有的查克拉,写轮眼使用到了极限,有血从眼角留下来,他只能尽量闭着眼睛,在一片黑暗中等待他该有的结局。

 

滴答...滴答

 

“佐助...”鸣人低着头,两个人相反的脸重叠在一起,他看着佐助早已不带护额的额头,看着他脸上因为大战而不小心带来的擦痕。鸣人忽然哭了。

 

 

骗你的,才不是哭了,那是雨。

 

 

螺旋丸和千鸟的最后碰撞将瀑布的水激起千层,白星点点,恍若巨大爆发力在一瞬间将一切事物全部毁坏。短短几秒钟的安静接下来就是更加惊涛骇浪的变化。水因为强大的冲击力被截流,水花四溅,然后像是雨一样,从高处滴滴答答又分散的回到土地上。

 

 

水里混进一两滴的泪,落在佐助的脸上,但他却不知道。

 

 

“佐助,我终于,把你带回来了呐”

 

“我们,是朋友对吧”

 

“虽然说出来确实啰嗦,但是以后木叶就拜托你了”

 

“太好了”

 

 

鸣人,消失了。

 

 

2.

 

战后的消息是佐助出院之后,第六代火影卡卡西传达给他的。

 

然而让佐助意外的是,他记忆中并肩作战并且领导整个忍界的人似乎凭空消失了一样,这么说似乎不太对,应该是从一开始就并不存在。第七班被塞了一个奇怪的家伙,佐助根本就没有听说过的名字,小樱仍旧跟着第五代火影学习医疗忍术,偶尔小聚还会提起以前的事。

 

可是在她印象里从来只有两个人。

 

大筒木辉夜是由佐助一人打败的,随后得到带土帮助的卡卡西解开了无限月读。沉浸在幻觉中的忍者依次醒来,卡卡西找到宇智波佐助的时候他已经陷入昏迷,令人意外的是他四周散着一层橘黄色的查克拉把佐助整个人包裹在里面,卡卡西察觉不到恶意,只能暂时将这股查克拉封印在佐助的护额里。

 

当然,不知道为何有一道划痕的护额落寞的掉在离佐助大概一两步的位置,就像是有谁刻意放在那里的一样。

 

 

之后同期们带着受伤的人全部返回木叶,自此五大国签订和平条约。再也没有战争为祸。

 

 

佐助后背倚靠在忍着学校门前的大树上,他单手一直抓着护额。上面的划痕还很清晰,是当初鸣人为了夺回他的时候刺激九尾的查克拉而战斗时候出现的。还真是记忆犹新。新一帮的小鬼们在操场上练习丢掷手里剑,现在的老师是木叶丸,鸣人亲近的伊鲁卡已经退休了,要是说有什么没变的话,偶尔路过一乐的摊位还能看到伊鲁卡吃拉面的背影。

 

 

这个世界,到底扭曲到了什么程度。

 

 

自从大战之后,他一直没有办法使用写轮眼,轮回眼被刻意留长的头发遮挡住,他的眼睛是黑色的,跟鸣人的不一样。

 

“我一直在追赶你的脚步,可是你跑的太快,混蛋,就不能等会我吗?”

 

“吊车尾的,别妨碍我”

 

“且,混蛋!佐助你这个混蛋!”

 

 

嘶——

 

佐助捂住眼睛,一阵疼逼的他整个身体都在打颤。他有些站不住,身子顺着树干滑下去然后坐在地上。老远的木叶丸似乎发现异样,高声问了问怎么样,佐助挥挥手表示没事。

 

孩子还在心无旁骛的修炼。

 

佐助把目光投到树上挂着的木牌,离着大概十几米的位置有个黄头发的小孩,他一直在投掷,可是每次都不中,偶尔有一两次运气好了,可能会打到边缘,中间的红点一次都没有碰到过。

 

 

“吊车尾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可恶!本大爷总有一天要成为火影!”

 

 

哗啦. 哗啦.. 树叶被吹得真烦,一片一片叠加在一起,来回摇晃着好像也在嘲笑他。佐助忽然想起也有这么一个家伙,不服输,总是能坚持下去,可是到现在他都不知道究竟是什么东西催促着他,让他一直有目标有方向的行走。

 

岩影上正在施工,应该是雕刻着第六代火影的脸。

 

 

如果事情没有发生偏差的话,鸣人是不是也该成为火影才对,这可是那家伙一生的追求。

 

 

佐助起身,漫无目的的行走在木叶村子里。战后重建相当吃紧,好在人们似乎都很喜欢现在的生活,没有什么比和平更能安心的了。偶尔一群孩子三两个玩抓来抓去的游戏,周遭大人的呵责,他们都是在笑着。有人过来跟佐助打招呼并且谢谢他。

 

忽如其来的热情让他有些慌张,从小成为叛忍从未想过会得到村子的理解和爱戴。在这个故事里他是拯救了世界的英雄,在他的记忆力,他是被拯救的人。

 

 

佐助抬头,恰巧路过的地方是鸣人的住处,那上面的窗户漆黑一片,显示主人似乎并不在。如果确实是某些地方错误了,那么只有可能是解开无限月读的方式或者是细节有偏差,导致现实世界成了另外一番景象。人们看到的是幻觉,或者说是他们自己想要看到的现状,太过痛苦所以遗忘。

 

他抱着心里最后一点侥幸,抬腿走上阶梯,门在他面前,他握紧拳头,挣扎过后决定进去看一看。门没有锁,缝隙卷起的风带起屋子里的灰尘,他探进头,看到里面漆黑一片。

 

这是一个,没有鸣人的时代。

 

 

tbc


评论(2)
热度(10)

漩涡鹿下。

写手,龟速往画手爬行,旅行的意义

© 漩涡鹿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