漩涡鹿下。

等到后来酒量惊奇的鬼王醉醺醺的倒在屋子门口的时候,晴明了然于心,他知道这趟让酒吞前去的结果是他想要的。晴明将应季的樱花收集一些,花瓣清晰干净,制成带有花香气息的果子,等到酒吞酒醒之际,便端着托盘出现在他面前。


  


  “酒吞童子,你可见到她了”


  酒吞知道晴明所指的是何人。那日前去找寻木简式族之女时,他便知晓其中事情原本没有那么简单。老远酒吞童子曾仔细审视了面前两人,怎么看都不过是普通的凡人,若是非要来说的话,这些个人世间的情爱大概是最让他不懂的一件事。


  


  妖多作恶多端,随着自己的性子来,他怕是不会理解何为为了他人舍弃自己的心性。但当那武士银刃砍过,寸...

 次日清晨,源博雅便早早登门而来,马车路过门前拱桥之时,晴明便已知晓,木门在他身前大敞而开,似乎欢迎远道而来的客人。


  其中云云不过是询问昨日驱鬼如何,临来带了两壶好酒,扯了晴明便同他坐下对饮,如此时候,无人打扰,与友人对酌,何其惬意。酒过三巡,博雅报了声有事,未过晌午便急急离去。他人走后,一直未曾露面的酒吞便走过,随手拿起那坛未曾开封的坛子豪饮两口,央央说了句寡淡转身便走了。


  


  这鬼,寡淡的酒水在他手上便未曾再放下,顺走了满满一坛便寻着舒适的地方独饮独醉去了。


  


  未至夜,又有人登门而来,廊下灯笼笼着一泽淡黄,将来人脸上的苍白遮挡过去。贵族也是分...

      平安时代


  人与妖鬼共同生存的时期。


  妖鬼多在夜间游行,或食人或夺财。鬼的样貌大多不是一样,有俊朗却也有极多丑恶面目的,许多妖怪喜欢化成人型,或者生前本就是人类。鬼怪分成很多种,一些为出世便为鬼还有一些是迫于现存环境的压迫被逼为鬼的,更有大多部分则生为人类躯体,生前死后却因怨气缠身不得解脱,最后化鬼祸乱一方。


  正值三四月的季节,庭院中落英缤纷,粉色的花瓣洒满整个庭院,满眼眼铺下来仿若春日飞雪一般。彼时安培晴明正身倚木柱,面前四方小桌上布酒盏两杯,糕点若干。点心都是极美的,做工精湛,柔软异常,放入...

脑内妄想很久的挂件终于出来了,本来想画西装双人最后讨论成了不良2333,感谢画手太太,单人挂件大小5cm,双人挂件是6cm
,预售截至到4月15日,首发在IDO21,欢迎爱酒茨的小伙伴来展子找我玩!有无料赠送!鞠躬,通贩在右【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id=546868341579】!


“哎呀哎呀,走夜路的时候还是小心一点比较好哦,不然可能会被奇怪的妖怪缠上的”处于恶作剧的心理,我将身子下方的灯猛地调亮,长年累月在此实在是太寂寞了,捉弄来往的人类已经成为我最后的乐趣,看着他们惊叫着逃走或者贴上前来询问,我都会觉得很有意思。


似乎并没有被吓到啊


灯笼亮起来的瞬间,我看清了面前的人类,那是一个老人,虽然看起来苍老但是背脊挺直,他的头发很长带着微微卷屈的弧度,通体已经成了白色的,应该是年纪非常大了吧,不然不会白的在夜里都这么刺眼。


那人只是停顿了一下,没有搭话又准备往前走。...

  艾伦一直以为他跟这个男人见过三次面,实则是四次。


  


  这是镇子上一个不太显眼的角落,街道上的环境可以用糟糕透了来形容,至少如果是平常富裕一些的人家是不会搬到这里来居住。艾伦第一次来这里,幸好是周末,看起来阳光帅气的少年手上拿着一份写了地址的信件,在兜兜转转了许久后终于立在一栋白色外观的楼房前。


  


  利落的敲门声,带着指骨间强韧有力的扣动发出清脆的声响,门的后面应了一声,那嗓音听起来有些低沉,艾伦正在猜测门的另一侧属于信件主人的男人该是什么样子,大概过了一会,木质的门打开一道缝隙,带着老旧沉重的枯木声音,期期艾艾的让艾伦看清了门缝掩盖后的那张小巧精致的脸。...

  若说起茨木来,不愧是与酒吞相差无几的大妖怪,尽管身处劣势,或是身陷情欲,那浑身散发出来的可怕瘴气却是骗不了人的。 恰看此时,茨木的手臂叫酒吞折在身后往腰上一压,便是动弹不得,另一手空荡的衣袖散在身下铺了一地暗色。


  

    尽管叫酒吞锁了动作,按在地上一下一下幹着,脸上那骨子傲气还是不曾改变。若是临近了看,还能瞧见茨木舌头舔着尖牙,一幅餍足却又随时随地会反击的模样,酒吞可不敢小巧了他,手上攥着那暗紫色的鬼手,下身动作却是绵长且有力的,直把面前那人顶弄的来不及收回溢出的低喘。


  “怎么,还要跟本大爷打吗”


 ...

  在酒吞童子面前,摆着一樽白瓷为釉红绳封口的容器,这是他清醒过来之后,第一眼看到的物件。


  


  千百年封印导致的沉睡让他从白雾迷茫中猛然回到现世。浮沉须臾多少载,当初鬼王叱咤之时的场景早已消失殆尽。这是一处不知名的神社,战败于京都阴阳师之手的酒吞被强行封印起来,到现在为止,究竟过去多少年了呢。


  曾经人声鼎沸的神社已经青苔横生,石阶落叶,风一吹便卷起几片,凄凉的被抚至半空。这里早已荒废多时,用来禁锢他的咒符已然失效,束缚在四周牢固的结界不知被谁打破,断裂的红绳出现一道缺口,酒吞扬起头,额前长发抚至耳侧,他感受的到,那是风涌进的方向。


  


  白瓷罐上...

酒吞童子在反应过来之时并不是很能清楚此刻的场景,只是觉得视角晃动的频率与方式有些熟悉。雌兽般匐在他身前那人,露出整洁宽阔的后背,白色的发蓬松凌乱,几缕发丝顺着脖颈垂到他看不见的地方,一对泛红的耳尖藏匿其中,这景色太过唯美,引得酒吞附下身躯虔诚的吻了吻那尖耳朵的轮廓。


耳尖散发着不是一般的灼热,与冰凉唇瓣交接的刹那,一直不曾说话的男子猛地身形一滞,带着些许迟疑的动作缓缓回过头来。


酒吞发誓,他永远忘不掉茨木那张脸。


在这种你情我愿的性事当中,酒吞更趋于喜欢占领高位,能用睥睨江山的眼睛去肆意阅览因为他而使对方陷入情欲当中的过程,让酒吞产生不小的...


茨木回到大江山的时机刚刚好。


一进门便见了酒吞将一坛子神酒摔在地上,若是放到平日了却是宝贝都来不及的。他的挚友,大江山的鬼王,嗜酒爱酒。有时茨木兴致到了也喜欢陪着他喝上几盏,只是他从未告诉过酒吞,酒过多便无味,他其实是不喜欢的。


这是一年四季中枯叶飘零的日子。于鬼怪来说时日多长他们从不会去计算。日月更替春秋交叠,怕是能想起来的时候已是不知道看过多少初雪赏过多少春雨。是了,酒吞很烦躁。这种焦灼难受的情绪是难以用言语来形容的以至于原本能够抚慰自己的酒喝起来也索然无味。这种情绪猛然间高涨起来,鬼王的愤怒无人能够...

1 / 5

漩涡鹿下。

写手,龟速往画手爬行,旅行的意义

© 漩涡鹿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