漩涡鹿下。

祝贺

手指攒着深色的小酒杯,杯沿轻轻一磕里头晶莹剔透的液体荡出两层波纹来。

 

 

有谁能想到许久不见的好友会把为对方庆祝的仪式放在拉面馆。

 

 

这很好,佐助看着手打大叔把多加了叉烧的面端上来一份给了自己,一份给了旁边黄头发的家伙。他已经不能像以前一样到了一乐眼睛里只有拉面的影子。来来往往路过的人都会走过来跟他打声招呼,鸣人脸上的笑从未改变过,尽管拿着筷子说上了“我要开动了”之后还会一脸笑意的去面对撩起帘子说上两句的人。

 

呐,今天是那家伙的继任仪式,他现在已经真真正正的成为了火影。

 

 

佐助将大半张脸掩藏在衣服上的围巾中,他低头看着面前许久未曾吃过的拉面,要是仔细算起来的话,应该还是小时候在木叶的那段光景,渐渐放下仇恨的自己可以和第七班的其他成员在这里聚会。

 

 

汤面还是原本记忆中熟悉的味道。视线稍微有些模糊,他再转过头来,发现鸣人正在看着他。

 

“哟,是不是很长时间没有吃过这么好吃的拉面所以有点感动的想哭,可以哟,佐助,作为男人哭出来并没有什么丢人的”

 

 

“白痴”

 

“哈!你这笨蛋!现在要叫我七代目火影大人!”

 

 

他这幅趾高气昂的样子,还真是跟小时候没什么两样。

 

 

 

 

火影继任仪式的时间鸣人早早的先告诉了佐助,因为那家伙常年不在村子他希望等到重要的那一天到来之时,自己穷尽半生去追寻的羁绊能并肩站在自己身旁。

 

鹰带走了消息,不知道过了多久之后,佐助才能收到,鸣人把写好的信封在鹰爪上,看着它煽动翅膀,不曾回头的飞走。

 

以至于继任仪式的前一天,鸣人被同期门灌酒的时候,他在一瞬间将志乃错认成了佐助,不过也就仅仅是一瞬间的事,如果非要说的话,志乃的身形是和佐助有点像的,但是由于不像之前大家赤膊相对洗澡的时候那么没有遮挡。

 

 

对于他自己来说,火影的继任仪式已经够突发状况的了,从宿醉之后艰难的起床,到七代火影披风的问题,再到后来向日葵和博人之间的争斗导致最后该受万人敬仰的光辉场面他没来得及参与。不过也好,总有些事情,多些遗憾回味起来才会更值得珍惜。

 

 

唯一让他没想到的,是佐助确实在当天赶回了木叶。

 

只不过那时候他在很远的角落里看着卡卡西宣布将火影交给鸣人,虽然只需要一眼就知道那家伙不是鸣人,但是佐助也没着急去寻找那家伙的去处,他本来就是意外性第一的忍着。

 

 

夜晚,出现在鸣人家门前的身影被路边的灯拉长出一道黑暗。

 

那家伙的容貌隐藏在阴处,宽大的披风将整个人身形都遮挡住,尽管看的不清晰,鸣人仍旧凭着习惯和感知第一瞬间知道了这家伙是谁。

 

 

“恭喜你”

 

“哎,佐助,你的承认我很厉害吧”

 

 

黑色头发的人沉默着点了点头发,不过看起来整个动作都像是敷衍一样,因为对待一个醉鬼并不用什么理智和逻辑。他用健全的一只手搂住鸣人的腰,而那家伙的胳膊搭在他的肩膀上,尽管是这样,鸣人的腿根本用不上力气,相当于是被拖抱着走。

 

 

 

天知道为什么这家伙成年之后喝酒喝的这么厉害,仿佛有了开心的事情就必须用酒来庆祝一下才对。仔细想起来大概也不是,昨天晚上被同期们灌得烂醉的鸣人大概酒都没有醒干净。佐助一边在想着这些他从来不会放精力去思考的东西一方面还要把迈着八字步走的人牢牢的抱紧防止他跌下去。

 

 

“太好啦,我终于做到了,佐助,我把你.. 把你带了回来,现在. 现在我又成了火影,我都做到了”

 

 

“啊啊,真有你的吊车尾”

 

“你这个混蛋,到现在还叫吊车尾...”鸣人打了个嗝“说了!要叫七代目大人!”

 

 

佐助没有继续在跟他犟嘴下去,因为当他发现自己开始想要跟鸣人对着干的时候忽然觉得自己实在是太幼稚了,又不是小孩子,明明都已经成长到这个年纪了,为什么面对他的时候总是能让心里的本我呼之欲出。

 

艰难的走了一段路程,鸣人开始不闹了,他老老实实挂在佐助身上,闭着眼睛,脊椎似乎对于头的重量不堪承受,走路的姿势让鸣人来回来去的摇晃着脑袋。

 

 

木叶今天一直到很晚还有人在。

 

大概是在举行什么活动,跟曾经不一样的灯光照耀着村子,即使是在黑夜仍旧五彩斑斓的好看。佐助抬头望了望距离,发现差不多快到了鸣人的家,佐助低头沉思了一会,忽然低头在鸣人耳边说了句话,看到那家伙似乎没什么反应,他叹了口气,将搂着鸣人腰得手往上提了提。

 

 

一句永远不敢在清醒的时候对鸣人说的话。

 

 

一句永远都不敢对清醒着的鸣人说的话。

 

 

一句很久很久之前,就想要传达给他的话。

 

 

 

门开了,属于温馨的家庭内照射出的昏黄的灯光打在雏田身上,能看到她在开门的一瞬间无声又温柔的笑着,佐助的手紧了紧随后又放开,他将鸣人交到对方手上,期间没有过一句话。等到雏田扶着鸣人,佐助的眼睛里忽然闪过一家其乐融融的温暖场景,这是那家伙同样追寻了许久的东西。

 

“佐助君要进来坐一会吗”

 

“不了,我还有任务,要连夜离开”

 

“原来是这样”雏田笑着顿了顿“非常感谢你能回来替鸣人君庆祝,能看得出来他非常开心”

 

“啊,我恰好最近也需要回来一趟”墨黑的瞳孔深不见底,他将视线投到阳光一般的人身上,随后佐助忽然点了点头“那我就不打扰了”

 

他说着转身离开,关门的声音大概是在他转身后的十多秒后。

 

 

一句永远都说不出口的话

 

“鸣人,我想一直站在你身边”

 

落寞的黑暗用一扇门隔绝了两个世界,席卷了整个时间与空间。

 

戛然而止的灯光陪衬的前路更加迷惘。

 

然而佐助没有看到,一双湛蓝的眸子在他转身的瞬间悄然睁开,而那里面酝酿的感情纯粹的让人不敢去揣测。


评论
热度(2)

漩涡鹿下。

写手,龟速往画手爬行,旅行的意义

© 漩涡鹿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