漩涡鹿下。

救赎

故事没有继续往下进行,整个生命的结点永久的停留在了与佩恩的一战,在他的意义中,村子,伙伴,赖以信任的人们,都在以他不愿意看到的方法死去,所以他说过,哪怕拼上这条命,他也要守护木叶。

 

英雄该有的结局往往不是受万人爱戴,许多落籍的结果才能对应上清冷的开始。

 

英灵,亡魂,因为不安和担心仍旧重复着生前的所作所为,在他长眠的地方,永远的,无休止的重复下去,直到有一天,有人发现了他的存在。

 

 

 

与佩恩的一战,木叶村几乎全面毁坏,好在村民避难的及时,虽然有很多优秀的忍者在这场战役中失去生命,但也有很多承载着未来的新生命被安全保护下来。

 

 

虽然很不想承认,一直被作为希望的漩涡鸣人死在了这场战争中。

 

木叶的重建在紧锣密鼓的张罗着,整个村子的地点要比之前重心稍微偏移,也就是说,原本是村落的地方已经因为佩恩的术成了一片凹陷地带,所以他们把村落迁移到影岩上面的平地,而原本繁华的街道因为荒芜和太多鲜血沾染过而成了禁地。

 

等到茂密的树木旺盛的开始生长,葱绿的树冠遮挡住这片遍体鳞伤的大地,没有人再去碰触这一块不愿意被提起的历史,禁地之所以是禁地,都是承载着不堪回首和不想再次经历的心愿,因此村里的大人们封锁了这个地方。

 

 

 

“啊..啊!好色仙人偏偏这时候扔下我一个人,所以说仙人模式到底是怎么修炼啊!”

 

 

佐助停下脚步的时候,正是因为听到了很是熟悉的哀嚎,这种充满朝气像是太阳一样温暖的音调他大概已经有很多年没有听到过了。

 

微晴,透过树叶间窸窸窣窣的缝隙打在穿着黄色衣服的少年身上,随着他的动作稍微有些刺眼,要说有什么没变,应该是那张脸,还是曾经记忆中朝气蓬勃的脸。他坐在地上,自顾自的收拾背包里面的东西,然后把手边上一些食物和卷轴放进去,半晌又抓着头发一脸懊恼的。

 

时间总是细水长流,而面前这幅场景佐助从来没有看见过。他只是在木叶遭受毁灭性的的重创之后才得到的消息,那时候鸣人已经死了。来不及掩藏自己细小的情绪,或者说多年唯一存在着的牵绊一下子断掉。心里空荡荡的,他故意不去在意,仍旧着手自己小队该有的动向,等到一切事情尘埃落地,他才想起来这个地方再看看。

 

 

“白痴吊车尾,你......”

 

鸣人寻着声音转过头来,一脸震惊之后反射性的从地上弹起来“佐佐佐!佐助! 为什么你会在这里!”

 

“你在做什么”很显然,佐助选择了无视他的问题

 

“恩.... 话说起来,好色仙人说要去妙木山教我修炼仙人模式,结果把我自己丢在这里完全不见人影”鸣人似乎已经习惯了佐助的提问,等到回答完了才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哎!!! 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 你怎么在这!”

 

 

如果说现在的时间停留在了鸣人还没有学会仙人模式之前,也就是说佩恩还没有摧毁木叶,鸣人也还没有死,时空扭曲吗。佐助下意识的望了四周,他正处于木叶村外的树林里,显而易见,村落和他所在的位置隔得并不远,标志性的影岩截止在第五代火影。等他回过头,发现鸣人已经到了身前,很是认真地伸手就来抓他的胳膊,仿佛害怕他再次消失一样。

 

 

“喂! 佐助你是不是已经决定回村子了!太好了!我要赶紧去告诉小樱,啊啊对了还有同期的家伙们,卡卡西老师,对了对了! 作为庆祝去吃一乐的拉面吧,手打大叔最近似乎在研究新的拉面... ”

 

还是那么呱躁。

 

 

 

干净利落的一记手刀,把手舞足蹈正开心的人打到失去意识。佐助小心的手臂弯曲托着鸣人软下来的身子,双手打横抱起来冲着与木叶相反的地方离开。如果说,这是一次机会的话,那么他有可能将鸣人带离原本的结局。既然已经知道最后是死亡,如果从一开始就不会出现在木叶村,是不是他就能从决定好的故事里跳离出来,那么鸣人就不会死了。

 

 

夜黑了。

 

佐助从不知道围绕在村子周围的树林有这么大,或者说也许他当初跑去找大蛇丸的时候整个过程都是在黑暗中度过的,所以他并不知道自己究竟走了多远的距离。佐助的力气用的有些大,鸣人到现在依然昏迷不醒,他找了四周一些干的木柴点上火堆,为了防止鸣人体温下降把他靠在自己身边。

 

火光打在三道胡须的侧脸上,安静的这家伙倒是很难得。

 

如果可以有奢望的话,那就是能把这段遗憾的没来得及参加的战争抹削掉,哪怕实在不能避免,只救他一个人也好。

 

树叶哗啦啦的响,就像是佐助白天时候刚见到鸣人那时,明明没有阳光的,他却在一片黑暗中觉得异常刺眼。等到佐助从睡梦中惊醒,忽然发现身边的人不见了,唯有被体重压下来一片弯曲的小草证明就在之前的时间这里确实有另一个人的存在。

 

 

命运之所以成为命运,是因为他不受外力作用,已经注定好的就无法更改。

 

 

鸣人死了。

 

死于为了守护村子而同佩恩的战斗当中,佐助来不及去有所反应,只是忽然又一次得到这个消息。原本还是繁华村落的地方被术式的冲击变成一片虚无。幸好因为英雄的殒身而换来较小的伤亡,战争戛然而止人民安定而活。

 

在这场早就发生过的战争中,鸣人又一次死去,不同的,是这次佐助亲眼见证了这一结果。

 

 

..........................................

 

 

 

“啊..啊!好色仙人偏偏这时候扔下我一个人,所以说仙人模式到底是怎么修炼啊!”

 

 

熟悉的故事发展从听到这句不满的叫嚷开始一点一点延伸,在佐助惊奇的发现已经死掉的鸣人重新又出现在这里,地点仍旧是当初他找到那家伙时候的森林,鸣人手上还是一成不变的拿着杯面和卷轴一股脑的往背包里面放。

 

佐助忽然意识到,这也许是个机会,或者如果要改变故事原本的结局的话外人是不能随意插手的,这也就是为什么之前强行带他离开最终仍旧失败,心之所向,他需要让鸣人认识到将要发生在他自己身上的事,说不定这样才能跳出这种循环。

 

 

“鸣人,你听着,目前看来我告诉你的可能有些不切实际,但是这是最可能发生的现状”

 

佐助面前站着的还是一身橘色衣服的少年,他脸上带着刚见到佐助时候的惊喜和担心,整个人笔直的立在他面前,让人觉得可笑的是他手里居然还抓着刚才没来得及放进背包的杯面。

 

“你现在身处一个死循环里,接下来你会死掉,所以离开木叶才可以活下来”

 

“佐助你说什么啊,为什么我会死”鸣人忽然笑了,他可能想不出有什么能比笑更能消除现在紧张气氛的。

 

“这不是玩笑,几年前因为木叶受到佩恩的攻击,你为了保护村子死在这场战斗中,虽然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但是似乎有机会可以避开这个结果”佐助尽量耐心给鸣人讲解,他一直都是不擅长应付这家伙的,明明觉得他很烦却又有种必须要保护他的想法。佐助忽然意识到这一点之后立刻止住了话头,欺身上去就要拉鸣人的胳膊。

 

总是做出这么一副强势的模样,说到底还是因为担心吧。

 

“佐助....”

 

你那是什么表情啊。

 

佐助在一瞬间看到鸣人的样子忽然心里的紧张一下子消失殆尽,那是怎样的一种表情带着尽管穷途末路依旧阳光万丈的模样,在他身上永远看不到放弃和懊恼,佐助忽然觉得这些年来支持他的大概就是这幅笑容了吧。

 

“我啊,一直都是想把你带回木叶,对于村子来说你是同伴是不能缺少的人,同样的,村子对于我是家一样的存在,所以啊,不论结果是什么样子,我都不会走的”

 

 

陷入沉默。

 

佐助意识到似乎除了这些他并没有别的想要告诉鸣人的话。他在权衡再一次强制把他拉走的可能性有多大,但是知道了原因和结果的鸣人自然不会那么好对付。

 

 

“呐,佐助,如果这次村子没被毁,我也没有死,这场战斗结束后,你就回木叶吧。”

 

听起来很可笑,但是尽管如此鸣人也多次向佐助强调过,他希望佐助能回来并且一直这么希望着。鬼使神差的,佐助这次没来得及思考,口中答应的话就已经说出来了。他在一瞬间有点怔住,而后又觉得如果这可以成为鸣人的信念的话,也许也是可以改写最后悲剧的结果的。

 

 

鸣人那家伙似乎很开心,一个人在原地蹦的老高,一边开心的一边嘴里又在念叨,类似于要赶紧掌握仙人模式,要打败佩恩等等。

 

 

佐助没察觉到他眼睛里看到面前这个人时,难得存在的温柔和执着。

 

 

 

每当我们带着该有的期待和美好去看这件事情,往往会发现结果不尽如人意。当两个人做的承诺烟消云散的时候,一直期盼着有意外发生的人这才认清现实的残酷。

 

 

意料之中的结局并未有所改变,如果非要说有什么变了的话那只能是发展更加残酷。鸣人与佩恩的战争原本是已两个人同归于尽为结点的,大概是因为鸣人信念太过强烈,佐助也说不清楚到底是因为跟他所做的约定还是坚持要保护木叶的心,总之暴走后的九尾除去被佩恩毁坏的村落之外让太多木叶村的忍者丧生。

 

 

鸣人是看得见的,在意识被九尾占领的同时却能用眼睛看到这幅场景,可是他阻住不了所以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同伴因自己而死去。

 

这次的结局带着惨痛和注定无法打破的遗憾轮回到下一个结点。

 

 

日月星辰,叶枯而落。

 

再一次从开始到结束的轮回佐助坚定的站在了鸣人身边。有的时候身为局外人只能一个人焦急却什么都做不成,尽管经历了很多,一直到现在为止那种生命共鸣不肯放弃的信念一直存在脑海中,为什么呢,直到最后佐助也不明白。

 

战争是残酷的,许多先辈优秀的忍者都层这样说过,新一代的希望从没体验过这种生命在一瞬间枯槁的样子,等到死亡真正降临的时候,他们才懂得何为恐怖。

 

 

佐助选择了站在鸣人身边,不单单是为了别的。如果非要说的话,已经不能用简单意义上的关系和词汇来形容。千鸟悲鸣,九尾哀嚎。嘈杂错乱的声音中生命滑向终点。

 

 

战斗到最后到底剩下了什么呢。

 

佐助用手背蹭了下因为写轮眼使用过度而流下来的血,模模糊糊的粘稠中不远处穿着红色披风的人摊到在地上,封印着九尾的术式被解开,尾兽抽离和佩恩的连环攻击让鸣人毫无还手之力。与该有的结局不同的,原本已经完成避难的村民们连同历代火影的岩壁一起化为粉碎。

 

哪里是血佐助已经分不清了。

 

 

一瞬间,他忽然发现,这是一个死循环,越救越错,佐助越想拯救鸣人,那么故事的结局就越悲惨。他看着面前的破落村子,到处都是尸体和残骸。血污让佐助有一瞬间的失神,再回过头来,面前忽然回到木叶周遭的树林里。

 

佐助忽然明白过来,根本就没有什么机会,如果说这是幻觉的话那么他一点都没有察觉到,面前的画面已经有些清晰了,正对着他的是历代火影的影岩,已经遭受过佩恩袭击的村子迁移到了影岩上方的平地,那么现在他所在的位置是当初鸣人与佩恩大战的地方,也就是说这是当初鸣人死掉的地方。

 

去除是梦,是幻觉之外,那么佐助只能猜测到一点。

 

是鸣人还留在这里,说不清是剩余的查克拉还是他自身太过强的执念。让鸣人的灵魂被锁在这个当初死掉的地方一直无休止的重复着他死去之前到死去之时发生的故事。木叶的旧址已经被封印了,所以尽管这里翻天地覆的上演着以往的事情,也不会有任何人发现。

 

 

................

 

“啊..啊!好色仙人偏偏这时候扔下我一个人,所以说仙人模式到底是怎么修炼啊!”

 

“鸣人.......”

 

黄头发的家伙寻着声音看过来的时候,正是佐助因为战斗还穿的有些凌乱的衣服,他眼角流下来的血还没来得及擦拭干净便急忙忙奔回到第一次见到鸣人的地方,因为鸣人一直都在这里开启轮回。

 

 

“佐!佐助!”他跑过来,佐助已经快支撑不住他自身的重量了,他看到鸣人忽然心底平静下来,全身的放松让他差点跌倒,正好被迎面跑过来的鸣人接住。“你这家伙!怎么搞得!”

 

身子倒一个温暖的怀抱里,佐助忽然安心下来,手上用力很舍不得离开这份温暖

 

 

“啊,啰嗦,我回来了”

 

“哦! 哎?!!! 欢.. 欢迎回来?!”

 

 

之后的一些片段是这样的,佐助在休息够了之后,尽可能的拖延时间来在跟鸣人呆上一会,谁都不能保证会不会有力量耗尽的一天,他嘴边沁着笑,有一种从未有过的温柔目光盯着黄头发很是活泼的少年,半晌才开始给鸣人讲发生在他自己身上的故事。

 

 

“原来是这样啊,那我一直都在这里吗?”

 

“恩,从我找到你开始,已经三次了”

 

“真好,这样的话佐助就再也不会孤单了,嘛,虽然结局想想就很恐怖但是能用之前的时间陪着你也算不错!”

 

佐助实在是不知道该表扬他的乐天派还是该心疼的摸摸他的头顶,只是觉得世界上再也没有能比面前这个人更能让人感受到温暖的了。这个世界太过残忍,他漆黑的世界里唯一残留的那束光,现在就在他面前。

 

“村子里的大家还好吗”

 

佐助伸手指了指影岩上方,尽管他现在和鸣人身处在类似于结界一样的东西里,这里所有的景象都是还原木叶村原本的样子,所以影岩上方的平地并没有显示出现在的高楼。鸣人望着一片空白忽然笑了

 

“原来是这样,大家都安全太好了”

 

“鸣人,你还想成为火影吗”佐助忽然问出这一句

 

 

只见鸣人毫不犹豫的点点头,灿烂的笑容,湛蓝的眼睛,笑的弯曲起来的三道胡须,他背光立在佐助面前,面部因为打光看不真切,这一切都是佐助印象里的模样,他还是一直都没有变

 

“火影可是我一辈子的梦想!”

 

 

看到他这样,佐助忽然控制不住的笑出声

 

“你这白痴吊车尾,现在你可是名副其实的六代目火影”他眼睛笑的有些弧度“村子认可你了”

 

 

鸣人微楞了一会,眼睛里折射出的光耀眼夺目。

 

 

 

 

 


评论(4)
热度(19)

漩涡鹿下。

写手,龟速往画手爬行,旅行的意义

© 漩涡鹿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