漩涡鹿下。

当你老了

“呐,即使老的快要死掉了,还是想要你来陪我,我是不是很让人讨厌呐,佐助”

 

 

有树叶飞舞的地方就有火,火的影子会照耀整个村子,然后新的生命开始承接。那如果树叶枯萎了,火是会逐渐熄灭还是会越烧越旺,鸣人在老了之后的所有年华都在思考这个问题。

 

火影的位子早就在几年之前交出去了,新的一代很茁壮的成长起来,在老一批的忍者们逐渐死去或老去的岁月中,新生命的出现让村子仍旧保持在五大国领导者的席位上。鸣人之后的火影给了佐良娜,作为名门之后,父亲虽然同为创世之人但是也因为之前所作所为而不能回村子,很庆幸的是,佐良娜的成长是以成为火影为目标的,这也让鸣人在更多时候把注视和培养的目光放在了她身上。

 

宇智波和漩涡家,鸣人和佐助,就算他们的故事老去了,他们的子子代代还是会已同样的方式去将羁绊缠绕的更加深厚。博人那小子虽然有些骄傲自大,不过自从佐良娜成为火影之后,他也少有的凸显出了些左膀右臂的模样,这是平常时候鸣人最爱对佐助唠叨的一些事。

 

哦,我有没有说,他们都已经老了,属于他们光辉的故事被记录在史册上供所有人去崇拜,然而故事的主人公却没有像自来也的书中写的一样定格在他们最年轻最光辉的时候。

 

 

我们的英雄们,都老了。

 

昔日的光辉,已经搁浅成一片荒芜。

 

 

日向雏田早在鸣人之前已经去世多年,很庆幸在一生中有人接纳了他并且和他组成家庭。鸣人不顾子女的反对毅然决然搬出了村子,其实也没有走很远,在终结之谷的瀑布顶上搭了一所小房子,昔日英雄与自然一起,与风同在。

 

“喂,你这家伙,只有咱们两个人在,难道不打算说点什么”鸣人坐在一边的轮椅上,由于之前大战以及战后重建的忙碌生活让他尽管有九喇嘛的支撑依旧极其快速的衰老下去,脸上的皱纹堆积在一起但是仍旧掩盖不住他的样貌,还是像年轻的时候一样眼睛眯成一条线,三道胡须弯曲着但是并没有什么变化。

 

 

面前的背影只有单条手臂,他蹲在地上把开的正好的雏菊采起来,不一会就攒了一大把,听着鸣人唠叨个没完,脸上的表情却千篇一律的不变。直到听见鸣人叫他的名字这才回过头来。

 

 

起风了。

 

阳光正好,晒的暖洋洋的,把鸣人从金黄色过渡到雪白的头发都吹得有些摇晃。他身上是被佐助强制裹上了两层的衣服,临出门的时候,佐助把当初的七代目火影披风拿出来仔仔细细给他披在身上,时间一晃,像是过了百年,他还是当初立在影岩下年轻的那张脸。

 

“差不多到时间了,要过去吗”  佐助走过来,把手里的雏菊放到鸣人腿上然后转过去到轮椅的后面低声询问他

 

“啊,谢谢你陪我”

 

 

鸣人咯咯咯的笑出声,让佐助有点无奈,他一直都不太擅长对付鸣人这家伙,不论是小时候还是长大以后或者是成为敌对立场上的两个人,鸣人似乎永远听不懂他的话一样,一意孤行,一直向前,就这样一点一点,直到抓住他的胳膊把他拖回来为止,就像是现在,硬要佐助回来陪他,只是自己做的决定,佐助就必须要回来,真是,给人添麻烦的家伙。

 

 

春天了。新的叶子马上就要长出来了,新的生命,新的轮回。

 

 

轮椅在草地上很艰难的行进,佐助小心的,尽量找到平整的地方免得颠簸。鸣人并不是身上有什么疾病,只是他太虚弱了,他可以行走,可是年轻时候查克拉的不节制以及错误的补给使用给他的身体造成了隐性的衰竭,只是那时候他还年轻所以并不在意,放到现在的话可能走几步就回累倒,所以佐助勒令让他坐在轮椅上。

 

 

带着弧度的轮子咯吱咯吱的不一会就到了森林深处,这是埋葬雏田的地方。

 

 

她陪着鸣人到老,很遗憾的却没有能活到在鸣人离开之后。

 

有时候鸣人总是会想起来雏田临死之前的样子,还是笑着还是手摸着鸣人的脸颊然后说了声对不起和谢谢你。

 

对不起又丢下你一个人。

 

谢谢你和我组建了一个家庭。

 

 

他把一束白色的小花放到墓碑前面,然后一如既往的笑着,就像是让雏田知道他现在过的多好。

 

佐助站在身后,眼神聚集在那颗白灿灿的后脑勺上,脸上不一样的表情一闪而过,仅仅一瞬间又消失不见,他陪着鸣人静静立在这里,很长时间都没有说一句话。

 

 

..............................................

 

.....................................................

 

 

值得庆幸的,有了佐助的照顾之后,鸣人独自生活的过程要简单的多了。单手穿衣服是很困难的一件事,所以两个单手的人可以互相帮忙,当然一般情况下是佐助会提前起来,在鸣人还没有睡醒的时候就做好早饭,然后等着那家伙被太阳晒醒。他猜这么多年,唯一没变的应该是睡懒觉这回事,尽管老了,依旧是睡眠很充足。

 

 

然后一天开始了,有时候是两个人坐在一起聊聊以前的事,鸣人有时候会忘记这件事他是不是讲过了,就比如说记忆最深的应该是忍者大战那时候,鸣人一遍一遍的讲,佐助安静的在旁边听着,有时候会偶尔搭上几句话,然后等到鸣人讲完,之后忘记又要继续讲的时候,佐助还是会装出一副第一次听的样子。

 

 

时间总是过得很快,日子从春天过度到了夏天。

 

 

期间博人和佐良娜来看望过他一次,他们在看到佐助的时候都很惊奇,而后心照不宣。能有人陪着鸣人走过剩下的日子,并且这个人是佐助,他们就没有什么可担心的了。

 

 

因为两个人是一辈子的朋友,一辈子的宿敌,一辈子都不可能割舍开的人。

 

 

没有人再来打扰了,因为鸣人一天天的衰弱下去,这是个让他们都难以忘记的地方,也是他们两个踏上追逐和追求的道路上的分歧点。鸣人不能忘记佐助,所以在卸掉一身责任之后选择到终结之谷来隐居。属于他的叶子已经老的枯黄并且落地,是时候该变成火,来让守护村子的影更加壮大。

 

“呐,擅自让你回来自己又要擅自离开,我真是差劲”鸣人咳嗽了两声笑着望向站在床边的佐助“不过我死了之后,契约就能解开了”他眼睛还是笑着的,眼里却流出泪来,浑浊的泪珠在布满纹路的皮肤上划过。“最近,总是想起以前你执行任务的那次,为什么呢,让你独自一个人去那么远并且存在未知危险的地方,你的死是我判断失误导致的,所以,所以一直很想跟你说声对不起呢,佐助”

 

 

如果非要说前情的话,无非是一名忍者最光荣的死法。

 

战士死在战场上,忍者死在任务里。

 

这总是对于着一些人来说最光荣的死法。所以当鸣人拿到佐助的鹰传来的消息时,忽然明白自己做法的纰漏。他一直觉得佐助足够强大,常年外出去到偏远地方打探情报或者是执行一些s级别的任务都是没有问题的,但是他忽略的总有更强大的人出现,还有许多未知的忍术他并没有见过,所以当佐助最后一次传回情报给村子,即使死仍旧把发现的新村落和忍术带了回来,鸣人忽然意识到,这是最后一次。

 

 

不同于当初,他可以和佐助并肩作战,现在只有他一个人,然而他让佐助死在了任务中。

 

 

这本该是忍者引以为荣的事,他的名字会被记录在慰灵碑上然后受到世世代代所有人的尊敬和崇拜。

 

 

可是此刻的鸣人却堆积了所有的工作,整整一周不见人影。

 

 

他亲自不停歇的,赶到情报上所说的村子中,把佐助的尸体带了回来。

 

 

这就是他一直觉得亏欠佐助的地方。可是这一次他仍旧任性了,因为之后的不断研究对于秽土转生的术式已经有所改善,从二代目所开发的需要用人做祭品开始一直到可以用身体的一部分做祭品,所以鸣人在知晓自己所剩不多的时间之后,用自己当初被培养初代火影细胞而得到的手作为祭品,秽土转生了佐助。

 

 

他还是年轻时候的样子,只是秽土转生后的眼睛红的并不是那么明显了。

 

 

“这次,我可以和你一起离开了,终于不用让你一个人在冷冰冰的不知道的地方自己死去,呐,不过我不要在之前解开术式,等我死后吧,你记得要快点追上来”鸣人浑浊的眼睛从笑眯眯的弧度一点一点睁大,眼睛里映着佐助的身影,“这次... 就... 换你来....... 追我吧..... 佐助..........”

 

 

叮当, 生命的线断了。

 

一瞬间属于鸣人的查克拉佐助再也感受不到了。

 

 

你这家伙啊,除了给别人找麻烦之外,还会干什么啊。

 

契约解开,接受契约的人并没有立刻消失,他根据自己的意识将鸣人埋在屋子的旁边。立好碑文,等到一切都打扫整理好,他站在鸣人坟前,难得有表情的脸笑着

 

“吊车尾,你追逐我这么多年,却从没说过什么,我气愤并且很焦虑,到现在为止,还是没有听到我想听的话,就算被秽土转生的这些日子也没有听你说过,那么,这次就由我来说吧,

你这个白痴,我从很早就喜欢你了,现在,换我去追你吧”

 

 

他说着话,身上有黄色的光闪出来,一点一点的直到身影慢慢透明,最后变成一片一片的光斑,随后消失不见。

 

 

秽土转生,解。

 

 

 


评论
热度(11)

漩涡鹿下。

写手,龟速往画手爬行,旅行的意义

© 漩涡鹿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