漩涡鹿下。

初遇

“听说那小狗当初救过你的命?”

 

这是张启山对吴老狗说的头一句话,要不怎么着,狗五狗五,狗排在前头辈分得在后,要说起老九门的五爷,自然除了他一幅好脾气圈里圈外的总要说上两句他的狗,说起这位爷,也能算得上位传奇人物,这话对也不对,要说能在九门里排得上位分的,哪一位算不得是传奇?

 

 

那年还是桃李芬芳,长沙城周遭的野林子里开满了桃花,这阳春三月,连那猫儿都开始犯懒,不温不火的日头带着暖意晒的人舒坦,偏偏是这么个惬意的时候,吴老狗却不老实,早早的挑了块风水宝地下斗去了。

 

这时候他还没成名,只不过是靠着驯养出来的几条狗开始能做点寻穴找位的事,不过要是从行里问起,总会有人提起他,为啥?因为这可是正宗的土夫子,所有手艺都在身上,再加上他用的是狗,这可新奇,一时间到也是名声大噪,久而久之时日长了以竟也凭借此跻身九门,当然啦,这是后话。

 

灰头土脸刚从斗里钻出来的人就这可心的阳光躺在林子里直接睡着了,三寸丁那小犬身上灰一丛白一丛,老实的趴在吴老狗旁边也补眠,这一趟可真是累着了,斗里倒是没有尸变的粽子不过墓主人安装了不少机关,好在这是离城近的地方,要是偏僻的斗里,没准毒气啊暗箭啊,不折腾死不罢休。

 

 

这边休息舒坦的狗五醒了之后翘着二郎腿打量手里的珠子,不算是件宝贝但是也能卖个好价钱,是主墓室棺椁里陪葬的夜明珠,这种个头在市面上也不算多见的只是可惜成色上稍微差了点,不然价值连城都是小意思。

 

正琢磨的功夫,那边稀稀疏疏的似乎有人说话的声,狗五休息的地方离着官道不远,只不过因为树木多,林子里密看不见人罢了,狗五一琢磨把珠子往袖口里一塞,正好他这一身也脏,把随身背着的工具往后背一放,安稳的枕着,三寸丁这时候也醒了,扭头冲着来人的方向叫唤了两声,又扭过头来冲着狗五叫了声,音量很低但是也保不齐来人能听见,狗五伸出手朝着三寸摆了摆示意没事,然后一把把狗子搂过来,也不知什么时候从旁边拔过来的狗尾巴草,叼在嘴里吊儿郎当的上下咬着玩,这么一看倒还真像是农村里的傻子。

 

 

狗五一边逗弄着小狗,一边注意着来人

 

哪知道眼前一闪,一个两个,都是穿着军装的,一前一后的错开走着,一看前头这个就是主事的,军帽往下压得低,也看不太清楚脸,他走了几步顿下,带着白色手套的手往腰带上卡住,一只脚登在石块上举目四下望了望,这么一瞅当然就看见狗五了。

 

不过那家伙没上前,这人在打量着狗五的同时,狗五也在瞧着他。一看就不是什么善茬子,长沙虽然也有部队,但是见到的都是大兵,这人军装一看就不是一个级别的,估计怎么着也得是个官儿,这荒山野岭的干嘛往林子里头晃悠,后来狗五又一琢磨,也没准是坐车时间太长,尿急了出来放一下,那自己岂不是挡了别人办大事。

 

 

前头的军官稍微侧着脑袋对身后那个人说了句什么,当然这么远的距离就算狗五耳朵在好用也不可能听见,只见身后那人点点脑袋冲着狗五走过来,临到跟前就蹲下了。

 

“小兄弟,你在这干嘛呢”

 

吴老狗的年纪还小,灰头土脸的却也掩盖不了这张还带着嫩样儿的五官。尽管如此,在这行里身手能达到狗五这个级别的那可是少之又少,所以说人不可貌相这句话在理。

 

傻子嘛,要装就得装的像一点

 

狗五晃悠了下脑袋,坐起身来一把搂过三寸丁“它老跑,我得把它抓回去”

 

那人笑了笑点着脑袋就撤回去了,俩人嘀嘀咕咕了半天也不知道说了几句什么,为首的那个人瞅了一眼狗五,这下把他看的一激灵,总觉得这人眼睛能看到心坎里头去,莫名其妙的一股子压力简直迫的人难受。

 

狗五低下脑袋去不在看着,很快那种扎人的注视感便不见了。

 

着对他们来说也就是段小插曲,随后二人重新回到官道,老远的狗五瞅着他们坐上军用的汽车往长沙城里头的方向开过去,狗五觉得这人不简单,以后要是落在长沙必定是个能搅起几层浪头的人,最后狗五断定他们中途下车一定是因为尿急。

 

 

这么件事忽然窜进脑袋里,狗五嘴角习惯带着的笑都僵硬了,他抬眼,一贯总是眉眼有笑的人这下傻了,这九门之首,张大佛爷的宅子里,这坐在正位上一身军装的主儿,这跟他说话,语气客气但是又馋着几分熟稔的主可不就是那日在林子里瞧见的人吗。

 

 

在一边哀怨自己命运凄惨的同时,狗五忽然觉得如果让他接手老八算卦的位置应该也是不错的,他说什么来着,这人必定得是有大作为的人,只是他左思右想也没能算出来这人是张大佛爷,好吧其实他也是有耳闻的,听说九门之首是位军人,可是已他那时候的地位还没见到能见一下的地步。这么一来倒也算是个误打误撞了

 

狗五客气的点点头“对对,要不是这小家伙,我估计也没法活到见您了”

 

 

原本是来登门拜会的人一时间汗流满背,这情况可不是在他自个的掌控之中,狗五把手里拿着的锦盒交给张启山旁边的副官,算作是个见面礼,一抬头瞅,得了,还是个熟人,不正是那天在林子里见到的跟着张启山的那个,这回主仆俩算是齐了。

 

还没回过神来,张启山又问了话“早就听说狗五爷擅长用狗了,今天一见果然还真是”正巧这时候三寸丁探着个小脑袋在吴老狗袖口那呼吸新鲜空气呢,狗五附和着称是,抬头看见张启山正盯着三寸丁笑。狗五这才反应过来,林子里这狗他们倒是也见过的。

 

 

“没事的话就给我讲讲吧,五爷是怎么被救的?”

 

狗五哭笑着一张脸,大有壮士一去不复返的架势点着脑袋“成,佛爷不嫌烦我就给您讲,权当解个闷子了”

 

 


评论
热度(17)

漩涡鹿下。

写手,龟速往画手爬行,旅行的意义

© 漩涡鹿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