漩涡鹿下。

  艾伦一直以为他跟这个男人见过三次面,实则是四次。


  


  这是镇子上一个不太显眼的角落,街道上的环境可以用糟糕透了来形容,至少如果是平常富裕一些的人家是不会搬到这里来居住。艾伦第一次来这里,幸好是周末,看起来阳光帅气的少年手上拿着一份写了地址的信件,在兜兜转转了许久后终于立在一栋白色外观的楼房前。


  


  利落的敲门声,带着指骨间强韧有力的扣动发出清脆的声响,门的后面应了一声,那嗓音听起来有些低沉,艾伦正在猜测门的另一侧属于信件主人的男人该是什么样子,大概过了一会,木质的门打开一道缝隙,带着老旧沉重的枯木声音,期期艾艾的让艾伦看清了门缝掩盖后的那张小巧精致的脸。...

人们总是喜欢在绝望中祈求光明


如果非要去问人在死前的最后一秒会看到什么,我猜很多人会给出多姿多彩又匪夷所思的答案,诸如看到最爱的人,想到最遗憾没能完成的事,后来艾伦曾经问过利维尔,那时候他在想什么,利维尔回答说,除了黑暗什么都没有。


战场让正值青年的利维尔目睹了何为人性黑暗的一面,在战争中一切该摧毁的不该摧毁的最后都成一抔灰尘。人命贱如草芥,他从未见过这么多鲜活的生命,拼死逃脱,带着对其他亲人的爱和眷恋,然后死在属于他们的土地上。


这对于死去的人来说,是幸运的。至少他们不用继续受尽战争的煎熬并且可以长眠于安详的世界。这是利维尔在参加了施陶芬...

总有一些邂逅,我们乐于把它称之为命运。


自从战后,他的国家毫无疑问的胜利了,虽然结果令人欣喜但是也为此付出了不小得代价,利威尔作为曾经战场上的一份子,同样的硝烟也给他留下了不可磨灭的痕迹。在那场为了捍卫民族独立的拼杀中,他失去了自己的左腿。


他的民族胜利后,他从此成了自由的不被束缚的合法公民。战争结束后,国家为了体恤老兵给予了一定的战后补偿金,然而这对利威尔来说并没有多大用处,因为钱币的数量少之又少,基本上会从最高的官员开始层层克扣,到了这些战士手里往往并不够往日的开销。


这个社会对于他来说还是残酷的,国家独立只不过意味着他...

他在整理里维遗物时候,发现了一个小盒子,不大不小两只手捧着还有些重量,那是一把古老的锁头,上面有几个英文字母,艾伦细心的瞧了瞧锁孔,第一次带着试探性的将自己挂在脖子上的钥匙解下来。


幸运的是,他成功了。


里维从没告诉过他,这把钥匙是可以打得开一把锁的。他只是说这钥匙从他见到他的那一刻,就挂在这小家伙的身上。艾伦确实是经过许久的深思熟虑才决定打开看看,毕竟谁也不能保证这东西会不会像是潘多拉的魔盒一样,给原本就绝望的他一记更可怕的打击,好在他自己不是潘多拉,如果盒子里真的存在着希望,那么他一定会放出来。


颇具古典样式的盒子大...

漩涡鹿下。

写手,龟速往画手爬行,旅行的意义

© 漩涡鹿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