漩涡鹿下。

光影 1

  艾伦一直以为他跟这个男人见过三次面,实则是四次。


  


  这是镇子上一个不太显眼的角落,街道上的环境可以用糟糕透了来形容,至少如果是平常富裕一些的人家是不会搬到这里来居住。艾伦第一次来这里,幸好是周末,看起来阳光帅气的少年手上拿着一份写了地址的信件,在兜兜转转了许久后终于立在一栋白色外观的楼房前。


  


  利落的敲门声,带着指骨间强韧有力的扣动发出清脆的声响,门的后面应了一声,那嗓音听起来有些低沉,艾伦正在猜测门的另一侧属于信件主人的男人该是什么样子,大概过了一会,木质的门打开一道缝隙,带着老旧沉重的枯木声音,期期艾艾的让艾伦看清了门缝掩盖后的那张小巧精致的脸。


  

    “您好,请问是...”少年低头认真的又看了一眼信件上的署名“是利威尔先生的住处吗”


  “没错” 那男人稍微仰着下巴,眼睛紧锁着艾伦


  


  “很高兴见到您,啊我是艾伦,艾伦耶格尔,非常感谢您聘请我来工作”看起来充满活力的少年摇了摇手上捏着的信封


  似乎确认没问题,棕色的木门冲里打开了能容许一人进入的距离。艾伦看着面前矮个子的男人,他似乎最先看到的不是他的容貌,而是压在额前的贝雷帽,细碎的额发稍微有些长,遮挡住一双透着精光的眼睛,再往下是一丝不苟的金边框眼镜架在鼻梁上。除此之外,艾伦甚至没有掌握他的长相,只有他转身时候飘过来的油彩和纸张的味道让他深深记住。


  

   “啊先生, 请问用这么多的酬劳来雇佣我三天真的可以吗?”虽然雇主的脾气很怪,但是艾伦仍旧保有最基本的礼貌,他进了屋子,室内很难进入阳光照射的范围,周遭高大的楼层建筑将温暖的阳光遮挡到只剩下几缕,与室外不同的,房间虽然小,但是却出乎意料的整洁干净,墙上端正的挂着许多人体的素描铅笔稿,还有一些成品半成品的风景画散落在木质的桌子上。


  


  门在身后咔哒一下关上,低沉的声音传过来“没关系”


  


  他说。


  


  真是个奇怪的家伙。


  


  艾伦还在上大学的年纪,偶尔也会来接一些工作或者外出去快餐店兼职来赚取生活费。经人介绍拿到了一份不错的薪水,要说起来这还是他第一次接模特的工作,雇主据说是个没什么名气的画家,但是出手阔绰,这是他第一次见到雇主,让他意料之外的,拿到地址之后还以为会是明媚的宽阔洋房,却没想到似乎事实并非如此。


  


  老旧的摆钟发出有规律的噪音,滴答滴答的恪尽职守的计算时间。


  


  

  自称利威尔的男人径自走到桌子前,低着头不知道在翻找些什么,他一会拿起一叠素描纸,左右对着吝啬的阳光举起来看看,艾伦始终没有说话,雇主仿佛没有待客之道,半晌,利威尔将眼镜从高挺的鼻梁上取下,搁在一边,金丝框磕在木质的简单方桌上,似乎他的主人并没有太过在意放置他的力度。




  利威尔揉着眼镜转过神来,虽然光线很暗,艾伦仍旧能精准的捕捉到他眼镜下发的黑眼圈和整个人看起来疲惫的状态。似乎是想要掩饰,利威尔身子稍微往后靠在桌子上来保持身体最小力的站姿。他现在看起来糟透了,巴掌大的小脸虽然精致但是看起来肤色并不是很好,似乎像是长期的营养不良,他双腿稍微交叠在一起,尽管矮小但是身材修长,比例极佳艾伦一时忘记了该有的礼貌,直勾勾盯着半晌没有反应


  “喂小子”


  


  “啊,先生您说”


  “坐到那边去吧,把外套和裤子脱掉”


  


  


  艾伦顺着利威尔下巴侧着扬起的地方看了下,是临近窗子的位置,圣洁又温暖的阳光投射在地板上,老旧腐朽但是带着舒服的气息,少年点了点头将随身携带的书包和外套脱下来,恭敬的放到一边的凳子上。


  


  他还记得信件上清晰的写出,第一天的主题是“洁净”利威尔特意嘱咐了要穿宽松的白色衬衣过来,艾伦照办了,尽管是第一次接这种模特的工作,他却没有害羞和扭捏,利威尔一直默默注视着他,只是可能过长的额发遮挡住他的目光,那少年蓬勃的生命力随着每一分动作映入眼帘。


  


  艾伦扭开扣着的外套纽扣,身体向后舒展着双臂,他动作利落,并且体贴的将衣服全部折好房主出现痕迹,这一点让利威尔很受用。少年双手扣在皮带上的时候下意识侧过去身子背对着利威尔,嘛,大概是羞耻心作祟吧,虽然结果会摆在这位画家面前,但是过程并不是很想让他亲眼得见。


  


  该怎么形容那副身躯呢,利威尔庆幸自己果然没有看错,如果单单用好看美丽来形容似乎太暴遣天物了。正处于舒展骨骼阶段的肉体带着该有的不该有的美好,肌肉分布匀称,骨骼大小正好,皮肤算不上白皙但却是很有活力的麦色,男孩将衬衣的领子稍微整理了下,他今天穿来的这一件果然够宽松了,下摆正好能将四角堪堪露出一个边缘,柔软的棉质布料将还在沉睡的器官包裹在其中,利威尔良久的将视线投注过去,在少年走过来时候,他忽然有些尴尬的咳了一声。


  


  “这件可以吗,抱歉利威尔先生,我实在是没有比这更宽松些的衣服了”


  


  “可以,去坐到那边吧”艾伦看到利威尔似乎露出相对满意的表情,他点了点头冲着窗子走过去,不算大的窗户往前是大概一掌宽的台子,现在的天气空气还是有些冷的,尽管躲在室内,冷空气的流窜还是让光裸着双腿的艾伦感受到一丝战栗。


  


  少年坐下,眼睛看向窗外。


  


  恰是在缝隙中拥挤而今的风将旁边白色的窗帘稍微吹起一个弧度,阳光投射,照耀的少年栗色的短发如此温暖。


  


  这幅场景实在是太美好了。


  


  利威尔审视良久,忽然从旁边拿起一只消好的铅笔,在艾伦没注意的角落正安静摆放着画架,洁白的纸张铺在上面,男人走过去, 他手指撑在下巴的位置,偶尔抬头看两眼面前的景色,然后再聚精会神的低下头去勾勒轮廓。


  


  时间很长,艾伦保持着一个动作不敢晃动。


  


  耳侧忽然传来纸张被撕碎揉捏的声音,惊讶之中的他正视过去,恰巧看见利威尔将画板上的纸团随手仍在地上。


  


  “利威尔先生,是有什么问题吗”


  


  小个子的男人看起来脾气不是很好,他双手插在腰上,似乎极其焦躁,艾伦正出声来问的时候,他才一脚踢开了那团可怜的纸张。


  


  “不用管我” 利威尔沉声到,他抬起头来,恰好看到艾伦投过来的目光,他这才敢仔细的正式那双眼睛,在利威尔的记忆里,他似乎只是在第一眼看见的时候慌乱的躲避过,之后就再也不敢去看了,那双湖水绿的眼镜,仿佛翡翠一样亮的人心生慰藉。利威尔呆愣了一会,稍微有些慌乱的低下头去。


  


  他真是太失态了。


  


  “利威尔先生,您似乎太累了”


  “嗯?”


  “虽然不知道您是否一直忙于创作,但是身体太疲惫的时候应该好好休息才对”看利威尔没说话,艾伦继续道“今天的一整天我都会在这里工作,所以您不用担心,我觉得最好您现在能上床休息一会,等到醒了在继续”


  


  “不,根本不用休息”


  


  “您这样是画不出自己想要的东西的”


  


  那么他想要什么呢?利威尔听到这句话忽然愣住,将自己所有的生命投入画作当中,历尽心血完成的作品却无人赏识,没有出路的落魄画家,他到底在渴望着什么呢,是身家倍增还是众所周知,亦或者他想要的是名利双收? 利威尔在整日的焦躁过后,在这个少年面前忽然有些质疑自己了。


  


  其实他似乎没有必要让自己如此之累。


  


  艾伦站起身,他走过去一把拽住画家的胳膊,这对于不再是孩童的成年人来说,似乎太没有礼貌了一些,可是利威尔此刻并没有去在意这些,他太累了,接连不断的失眠让他的身体已经沉重到不能负荷的程度,他是该好好休息一下了。


  


  身体被少年带着行走到床边,利威尔似乎还想最后挣扎一下,却被艾伦按着肩膀坐在床上,他身量实在是太小了,在还未舒展开的少年面前都显得如此单薄。利威尔在恍惚中抬起头,视线差不多相交在艾伦腰跨的位置,那衬衣下摆遮挡的双腿,在往上是仍旧沉睡着的美好事物。瞬间脑内所想让利威尔羞怯起来。


  


  “我会一直在这里,所以您可以放心,好了,您休息一下吧”


  


  温柔的少年的声音,就仿佛回到利威尔和艾伦第一次见面时候,艾伦搭话时候的强调。


  


  


  许久不见的困意袭来,利威尔侧着倒在床上,眼皮沉重,强迫他一点一点不在窥视这世界。利威尔永远记得,他在不安中睁开眼睛,看见的是为他盖上被子的少年和在耳侧一闪而过的呼吸声。


  


  


评论
热度(21)

漩涡鹿下。

写手,龟速往画手爬行,旅行的意义

© 漩涡鹿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