漩涡鹿下。

无题


  若说起茨木来,不愧是与酒吞相差无几的大妖怪,尽管身处劣势,或是身陷情欲,那浑身散发出来的可怕瘴气却是骗不了人的。 恰看此时,茨木的手臂叫酒吞折在身后往腰上一压,便是动弹不得,另一手空荡的衣袖散在身下铺了一地暗色。


  

    尽管叫酒吞锁了动作,按在地上一下一下幹着,脸上那骨子傲气还是不曾改变。若是临近了看,还能瞧见茨木舌头舔着尖牙,一幅餍足却又随时随地会反击的模样,酒吞可不敢小巧了他,手上攥着那暗紫色的鬼手,下身动作却是绵长且有力的,直把面前那人顶弄的来不及收回溢出的低喘。



  “怎么,还要跟本大爷打吗”


  


  酒吞说话的声音带着三分气力,七分慵懒,随着身体动作抑扬顿挫的吐出声,入耳竟然异常好听,茨木耀金的眼眸眯起来,脸上带的看不出是何种意味的深邃笑意。酒吞见他笑一时兴起,正堪堪将身下那狰狞之物抽出体外,茨木心道不好,身体往前欲躲避,却叫那横冲直撞一下顶到身体里头,被逼的浑身颤了两颤。


  


  “不愧是吾友,呵呵呵” 茨木别过脸去喘息了几口,低沉的笑声断断续续的从他口中吐出,酒吞太熟悉这声音了,带着些意料之中和钦佩的意思。过了半晌,身下那具躯体似乎平复下来,鬼王体贴的未曾在他最脆弱之时施加压力,只是停下身体的惯性动作等他慢慢适应,酒吞逐渐松懈下来,手上钳制着茨木的手指已然有些麻木,稍稍放松了些许,正当他想俯下身去亲一亲那汗淋淋的侧脸时,忽然叫茨木一个腾身的动作惊了一跳。


  

    果然呐,尽管是陷入情欲的妖怪,也不能放松警惕片刻。


   

    茨木拧过身体,挣脱而出的手掌托起一团黑焰冲着酒吞便砸过来,鬼王的反应自然也是不弱,单手一挡那手腕子,将带着灼热温度的焰火打到偏离的渠道,呼啸而过的黑焰自酒吞耳侧刮过,妖力卷着落叶,拧成漩涡,带着劲风绽放在他身后不远的地方。


  

   对于不听话的妖怪,用力量让他屈服就好了。


  

   酒吞另外那一只手掐上茨木的脖颈,一瞬间杀意腾起,周身弥漫的强大瘴气将二人包裹其中,茨木感受着被强者碾压的快感,喉咙中温度高的似是烧着一团火焰,硬生生将他能呼吸的空气都燃烧殆尽,他开始无法呼吸,断臂残留的肢体也开始冲着酒吞的方向挣扎,那仿佛是他向往的,想要用双手去拥抱的。


  


  红发啊,几缕垂到茨木的脸上,明明呼吸困难,却仍旧笑的异常灿烂,就是这样,就这样依靠本能去杀戮,吾的挚友啊。


  

    银华日落,正值玉盘高挂。林间冷风簌簌,走兽飞鸟,竞相逃窜。


  

    如同往日一般的情事今日也在进行着,只是两位每次的交欢同厮杀比起来也差不了几分。


  

   


  半晌过后,收拢于脖颈间的手掌气力逐渐减小。


  

    酒吞俯下身似是安抚般的亲了茨木,那灰白的皮肤上深深印上鬼王的指印,尖锐的指甲扣进皮肉,比凡人要更暗上几分的红沾染在指甲上,茨木亲眼看着带有自己气味的血液连同酒吞收回的手指一起送进鬼王的口中。


  


  这突如其来的动作让茨木忽然难能的有几分羞怯,张嘴半晌却没能吐出想说的话。



  “味道不错” 处于上位的酒吞慢悠悠吐出这话,像是在宣布茨木血液的评价,茨木原本沉默的垂在身侧的鬼手,忽然冲着酒吞的方向伸展开来,那样毫无保留放肆的将身体舒展放松。总是滔滔不绝说上赞美话语的茨木忽然此刻不知言他,酒吞保持着王者般的姿态居高临下的审视终于臣服于他的妖怪。


  

    “吾友”


  “知道了”


  


   酒吞俯下去,迎接他的是算不上温暖的躯体,皮肉的磨蹭滑腻且紧实,头发纠缠结绕在一起。酒吞伸手将他抱住,白发的妖怪用仅存的一只手臂用力回拥。


  


  这场难能可贵的情事从鲜血淋漓到耳语温情,对于妖怪来说,大概总是口是心非的,须要借着些什么由头才能安抚下自己那颗不轻易吐露真言的心。


评论(4)
热度(115)

漩涡鹿下。

写手,龟速往画手爬行,旅行的意义

© 漩涡鹿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