漩涡鹿下。

起床气

“啊啊啊啊佐助!快起床要迟到了!“

 

哗啦一声,柔软质地的深色窗帘被拽开,突然袭进来的阳光让床上裸着上身的人伸手遮挡住眼睛,他看起来似乎不是很高兴,翻了个身将脸背对着阳光。

 

好厉害,房间里的气味异样的刺激大脑神经。酒精混着情欲甜腻的味道,糅杂在一起却也不是很难闻。黄头发的家伙一手提着还没来得及穿上的裤子,另外一只手扯着窗帘拉开,暖暖的光播撒在身上,可惜佐助没能看见,这幅美好的带有虔诚的肉体被光点温柔包裹,脸面上笑的一幅满足。

 

等等,吃亏的似乎是鸣人才对。

 

如果非要提一下前情的话,只能说这是一次酒后乱性的错误事件,要是需要在换一个层面来说的话,是两个别扭不肯表白心意的人用了酒精的借口促成好事。如果必须要挑一个对事件的形容语句,那么我更偏向后者。

 

前一天的晚上,同在一家公司上班的两个人一起加班到深夜。嘛,不过是旋涡鸣人处理堆积起来的工作,佐助已好心帮助同事并且担心鸣人怕鬼的借口留下来陪着他。估计在鸣人眼里,他碍眼的可以,还不如不在的好。因为鸣人戴着眼镜盯电脑屏幕盯得眼镜直酸,而佐助那家伙面前摆着杯冒了热气的咖啡,一脸笑意的盯着他看。

 “喂,你打算什么时候走”噼里啪啦敲击键盘的声音一直没有停下过,鸣人撅着下嘴唇语气里有股酸的味道,他明明在休息室旁听到经理的秘书似乎约了他吃晚饭,不过现在的点已经到了晚上九点,一般女孩子应该不会这么晚还吃饭吧。等回复是我期间他偷偷斜眼过去看了一眼佐助的方向,却见那家伙一脸笑的让他尴尬。

 

“你不是怕鬼?”

“白痴吗你!怎么可能真的有鬼”

“你不是也怕黑吗”

“谁谁谁!谁说的”

佐助歪了下头,正好视线像是错过鸣人的身子,“你旁边的小姐很漂亮嘛”说着还打了声招呼

 

鸣人听了这话吓得猛然回头去检查自己身后,发现除了空气什么都没有,再听背后传来轻巧的笑声才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被耍了。

 

他果然,跟佐助不对付。

 

“明天休息日,今晚去喝一杯”明明是应该询问口气的话语在佐助嘴里平静的被叙述出来,似乎这种日常的对话很平常,一个人负责发布命令,然后两个人一起去执行,说起来鸣人也不明白怎么自从进入这家公司之后他几乎跟佐助形影不离,也不能说是因为佐助行动能力强业绩好是他崇拜的对象?而且这家伙意外的长相很好看呐,不知不觉的鸣人开始跟着他一起吃饭,一起下班,一起谈业务,佐助也从一开始的冷若冰霜到开始有时候会逗逗他,不过这种被压迫的感觉,太糟糕了。

 

“啊,哦…. 应该能做完吧今天的工作,结束之后去”

“我家附近新开的一家不错”

 

鸣人抬头望了佐助一眼,电脑屏幕的光播撒不到他所在的那么远,只能看见一个黑色轮廓的剪影,一边被渡上银色的光,清冷挺拔越发的好看。

 

发现自己盯得太久,一时愣了神,鸣人佯装着用手攥成拳捂在嘴边咳嗽了一声,回了句“嗯”

 

非常好,表的时针指在11的时候鸣人终于结束了加班的工作,比预料的要早了,他们从公司的大门出去的时候基本上大街上已经没有什么人了。佐助把车子开过来,他们达到酒吧的时候差不多已经是12点。

 

上班族的结束,12点才是真正夜晚的开始。

 

说实话,鸣人很少来这种地方,他虽然喜欢热闹但是对于嘈杂混乱的地方他很少涉及。桌子上摆着大大小小很多漂亮的瓶子,各式各样的酒一字排开,鸣人甚至说不出各种酒的名字。佐助坐在他的对面,此刻一丝不苟穿着的西装外套已经被他脱下来随手仍在环形沙发上,应该同样不错的身材被白衬衫包裹住,鸣人盯着那腰发愣,在往上看是禁欲的要命的领带,衬衣的袖口纽扣被拧开,雪白的袖子往上翻折,露出好看的小臂。忽然佐助身子前倾,胳膊肘搭在膝盖上,从桌子上拿起酒杯喝了一口,鸣人意识到自己太过痴汉的表现之后,忽然脸上腾的一红。

 

私下的生活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话题好,鸣人低着头一杯一杯倒着不知名的液体,然后仰头一口灌下去。

 

舞池里的灯打的花花绿绿,鸣人的眼睛被闪的有些疼,大概是由于喝酒太多了,整个人都是昏昏沉沉的。恍惚间他看见有特别好看的女孩子走过来,窝在佐助身边,雪白的手臂摸到佐助脸上,那家伙居然不拒绝,该死。脑袋里嗡嗡作响,也许在鸣人的意识里这些都跟做梦一样。他从桌子上拿起酒杯一饮而尽,大概酒壮怂人胆是真的,只见鸣人身子前倾,正好把缠在一边的女人挡开,准确无误的身子软在佐助身上,抬头亲在他的嘴唇。

 

如果用小说里的话该怎么描写此刻,那绝对是天雷勾动地火。

 

也许到了第二天鸣人才会懂得,为什么佐助会特意选在离着他家近的酒吧,因为真的很方便。

 

酒精,两具同样火热的身体和同样深藏在心里的那份喜欢。这些一切该有的不该有的原因统统发生在此刻。鸣人在醉酒状态下极度缠人,这是佐助没想到的,他原本确实是想借着喝醉的事睡了鸣人,谁知道这家伙不用劝开始自己灌自己。已他的脸在这种地方总是会有主动送上门的女人,所以大概激到鸣人的,是因为这个吧。

 

渴望了许久的人就在眼前,并且也是自己送上门的,佐助在扶着他回自己家的时候废了很大的意志力控制自己在街道就操了他。幸亏他是对生活质量已经舒服程度有要求的人,不管鸣人怎么磨人,一路上断断续续的亲吻没有停过,非常艰难的把鸣人拖回家,甚至来不及回到卧室,佐助在玄关的地板上就把鸣人扒了个差不多。

 

嗯,真是个美好的夜晚,对于把鸣人吃干净的佐助来说,心愿成真。

 

嘛. 这些就是发生在今早之前的故事。

 

鸣人把西装裤子提到腰上,到处找自己的衬衫都没找到,啊啊啊他立在原地忽然袭来的腰酸背痛让他简直想哭。还有皮肤上这些红红的东西也太密集了,他到底在失去意识的一晚上经历了什么啊。鸣人回头看着侧过身继续睡着的佐助。

 

他的最后记忆是留在自己主动亲了佐助这里的,随后应该是断片了,不过从现在糟糕的状态来说的话也应该知道发生了什么,毕竟他是成年人。

 

“喂!你这家伙给我解释清楚啊喂”

 

鸣人扑上去一把把佐助身上盖着的被子扯下来,尴尬的是发现那家伙一丝不挂,但是看起来似乎毫不避讳,修长的腿,腰腹上的肌肉还有白的过分的皮肤,这家伙身体的好看程度完全不输给他那张脸,鸣人咽了口口水,忽然发现似乎不是该欣赏的时机。

 

“给我起来,昨晚你都干了什么啊”鸣人上去拽佐助的胳膊

 

他比想象中的要沉,黑色的头发散落在枕头上,被鸣人拽的动作连带着一颤一颤的,身体的主人在沉默了一会之后忽然手上用力把吵闹的罪魁祸首一个翻身按在床上,柔软的被子垫在下面,鸣人整个人陷在里头,他稳住身子,湛蓝的瞳孔里印出佐助一幅要吃人的样子。

 

他在生气,鸣人从周遭的空气中都能嗅出来这种危险的信号。

 

莫非佐助有起床气吗… 糟糕

“啊抱歉抱歉,我是说到了上班的时间了,快起床吧”

佐助空着的另外一只手揉了揉额头,床头柜上摆着的闹钟显示现在的时间是7点整。

他有些恼火,眼睛忽然被鸣人脖子间的吻痕吸引住,期间有两个有些淡下去了,佐助低下头去先是轻轻啃咬,在吸允起来。鸣人一瞬间慌了神,他能体会到佐助的另外一只手探下身去拉扯他好不容易穿好的裤子,一着急想反抗起来

 

“喂!住手”

“你不是要解释吗,想知道我昨天做了什么,最好的解释不就是重现昨天的事”

“啊,但是你看啊,马上到了上班时间了,迟到不太好吧对不对”

“你是白痴吗,今天是周六”

“卧槽?”

 

哀嚎晚矣,佐助笑着用嘴唇堵住那句脏话。


评论(4)
热度(56)

漩涡鹿下。

写手,龟速往画手爬行,旅行的意义

© 漩涡鹿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