漩涡鹿下。

七月半

8月17日,七月半。

 

鸣人跟佐助做了个约定,啊,也不能说是约定,只是一个小游戏而已。佐助的脾气他是知道的,从来不屑于跟他玩这些无聊的东西,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偏偏今天同意了鸣人的提议。

 

游戏的名字叫,视而不见。

 

明明两个人面对面,却不能说话,把对方当做是空气,或是擦肩而过,或是相见不相视。这对于佐助来说没什么难度,要是放在平常跟他说话都不一定会理。这个看起来很简单的游戏,却苦了鸣人话唠的性子。然而游戏的输赢放在一天的零点时候,截止到这一时刻,谁先说了话就算输了,那么赢的一方可以指使输者做任何事情,并且不能拒绝。

 

哦哦,迎面走过来了。

 

鸣人有点按耐不住的小兴奋,他对佐助一直有一种奇怪的感情,很喜欢和他待在一起的感觉,所以只要在他身边,就会异常的情绪高涨,就比如现在。

 

他刚要上前打个招呼,才意识到自己一时间的动作差点就坏了他的好事,佐助双手插在口袋里,身上穿着墨绿色的忍者背心,要说起来,这家伙还真是厉害,那么短的时间就晋升到了上忍的位置,然而自己到现在还是下忍啊,没想到到最后也没能有机会再参加一次中忍考试。佐助的眼睛往四处扫着,现在他已经开始独自承担起宇智波家族的木叶警卫职责。鸣人弯着眼睛笑,有点开心又有点失落。他佯装着昂起头漫不经心的走过,肩膀几乎按着肩膀,却是擦肩而过。

 

啊,可恶,佐助那家伙,果然真的把他当空气啊。

 

所以原本是一场双方对峙的游戏,成了鸣人单方面跟踪以及制造机会。当初三人跟踪卡卡西老师的技术只增不减,鸣人已经能很好地控制自己的气息以免被敌人发现。虽然有一次任务是因为他被发现而失败,但是那只能怪过期的牛奶。

 

佐助往前漫不经心的走着,鸣人在后面鬼鬼祟祟的跟着。

 

哦,有小孩子跌倒了,很好很好,这是佐助能增强自己亲和力的重要时候。果然呐,已自己的力量守护木叶的人应该学着带上笑脸,柔软下性格,这才能让更多的人喜欢。鸣人躲在拐角的柱子后面,看见佐助果然停下脚步,他硬着一张线条好看的脸,肢体不协调的把小孩子扶起来,可能是佐助天生那一脸不开心的样子,小孩居然被吓哭了,啊,这家伙果然不会放下那张没表情的脸。

 

能看的出来佐助有点慌了,他单腿蹲在地上不知道怎么安慰。

 

鸣人一直都知道佐助不擅长这些。

 

非常棒,现在是轮到漩涡鸣人大人出场拯救可怜少年的时候了。

 

鸣人几步走过去,对着小孩子做了鬼脸,还帮他拍了拍膝盖上因为跌倒而粘上的灰尘。小孩子忽然不哭了。大概鸣人是有这股奇怪的感染力的吧,他可以让身边的人感受到快乐,不自觉的被往积极的一面。小孩子笑了,冲着鸣人的方向伸手。

 

“哥哥,大哥哥”

“嘘!”鸣人有一瞬间的愣住,赶忙手指竖在唇边做出禁声的模样。“大哥哥在做游戏,你要当没有看到我哟”

 

小孩子立马笑的点点头,佐助看的一脸莫名其妙却也没有多问。

 

中午了。鸣人最难以忍受的就是炎热,正午的阳光顶在头顶却也让他浑身有些难受。鸣人用胳膊挡住太阳的照射,几步一个折身的跟在佐助身后,老远的一个巷子拐弯之后就到了平常七班经常聚餐的一乐。嘛,说起来七班经常吃拉面可能全是因为鸣人的问题。

 

拉面的香味飘出来,佐助单手掀开店门前的帘子,透过缝隙鸣人能看见已经不再年轻的手打大叔,这不正是让佐助认输的好机会。鸣人顺着佐助的身后也一溜烟小跑的跟过去,啊店里的装潢还真是一点都没有变,鸣人挑在佐助的身边位置坐着,那家伙点的拉面已经上来了。热气腾腾的面条混着汤面,色香味俱全,可是鸣人看着却感觉不到身体有一丁点的饥饿感。

 

这是第一次,鸣人不想吃一乐的拉面。

 

失败了。

 

鸣人从没这么受打击过。期间自己三番两次的差点主动跟佐助说话,幸亏及时悬崖勒马,不然输掉的可就是他自己。果然呐,认识了这么长时间,佐助的性格他实在是太熟悉了。那家伙是死活不会认输的,从一开始就知道,玩了这么次的游戏,每次都是鸣人输掉,嘛,虽然最后佐助也没有要求他做太过分的事。

 

午后的时间,木叶有些温温沉沉的萎靡气息,许多人喜欢在家里小有的午睡,鸣人仿佛能看见老人们躺在摇椅上,身边摆着冰镇过的西瓜,蝉鸣,树荫。这是一个独特的不能再独特的夏季,鸣人忽然有些不想继续跟着佐助了,他窝在街道旁的阴凉里面,尽可能的让自己身子不接触到灼热的光。

 

奇怪,为什么每此玩的游戏,都是他输掉呢。

 

兴致忽然被磨灭的一点都不剩,估计到最后这次结局还是他输掉吧。原本鸣人还想稍微捉弄一下佐助的,结果那家伙从小到大都是一副拽的要死的样子,切,明明他内里并不是这样的。

然而那样温柔的佐助,大概只有鸣人一个人见到过吧。

 

鸣人的意识忽然一瞬间的昏沉,再睁开眼他才发现街道上的人很少,有的店门口会放上点着的灯,在偏黑的傍晚忽然有些诡异的色调。没想到天这么快就黑了。鸣人忽然有点慌乱。佐助呢,因为在这里呆的时间太长了,他的身体有些僵硬,他还有话想要对佐助说,这个时候的输赢似乎都不重要了。

 

鸣人忽然发现,他丢失了佐助的位置。

 

这一认知让他在今天头一次感觉到可怕。鸣人尽力跑着,穿过大街小巷,最后在一家花店的门口发现了佐助的身影。鸣人抬头看,才发现是井野家的花店。佐助正从店里走出来,怀里抱着一束不知名的白色小花。

 

“喂!”

 

相见不相视。

 

可恶,那家伙真的打算到坚持到零点吗。鸣人跟在佐助身后,不论怎么叫他,佐助都不回头。直到场景开始转变,越来越熟悉。很多人聚集在这里,熟悉的卡卡西老师,樱,鹿丸,有些人已经开始往回走了,有些人捧着花才过来。

 

鸣人看见佐助立在一座墓碑面前。

 

对了。怪不得这地方这么熟悉,怪不得鸣人看到这么多人在道别。

 

木叶的忍者一旦死掉就会埋葬在这里,不论他生前多么伟大,死后都会回归泥土,你会得到属于你的墓碑,上面写着你的名字和一生都值得骄傲的木叶的标志。

 

鸣人笑了笑,错过身子看见佐助立在的墓碑前,意料之中的写着“漩涡鸣人”

 

该死,又到了分别的时候了。

 

马上就快零点了,这次游戏的结果显而易见。鸣人已经不知道多少年的单方面和佐助玩视而不见的游戏,可惜总是他输掉,因为每次快到零点的时候他就要消失了,所以一股脑的很多话都想说给佐助听。

 

8月17日,人间叫鬼节,在地府却叫见君。

 

鸣人在阴暗潮湿的地方整整等待了一年才能在这一天重新返回人间见一见他思念的人,尽管活着的人根本看不见他。然而已经多少年了,他也不知道有多少次无尽的等待换来这二十四小时的相见。

 

可恶,又该走了,这次还是没能好好的将想说的话传达给佐助。

 

“佐助,喜欢,喜欢你,结果今年又是我输了啊,等到下次,明年的时候我一定不会再输掉了”鸣人头低着,此刻的表情僵硬无法缓解,然而这种滋味已经不知道重复了多少次,他应该早就习惯才对,例行的说完了想说的话,然后等待着零点一过,他又一次的灰飞烟灭。

 

这就是为什么啊,他从来听不到游戏输了之后佐助让他做的事,因为零点就是他最后的期限,可是游戏输赢的揭晓也是到了零点才进行。

 

嘛,幸好还能有下一次相见。

 

从手指开始散发出絮状的光芒,黄橙橙的像是鸣人头发的颜色,光芒一扫午夜的幽暗,让身处漆黑中的人们得到温暖的包裹。

 

“鸣人….”

 

哎?

 

“想见你,鸣人”

 

这是最后的一句话吗,在鸣人又一次消失前的最后一句话,说起来如果按照时间算的话,这大概就是因为输掉游戏,所以佐助给鸣人的惩罚,赢的一方可以要求输的一方做任何事情,并且输家不许拒绝。

 

虽然很想遵从,可惜根本就做不到啊,怎么才能让你见到呢。佐助才是吧,只会给别人添麻烦的家伙。

 

8月18日。

七月半的第二天。


评论(4)
热度(29)

漩涡鹿下。

写手,龟速往画手爬行,旅行的意义

© 漩涡鹿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