漩涡鹿下。

花与少年

小镇不算很繁华,却是难得的风景秀丽,独特的欧式建筑,各色绚烂夺目的红墙砖瓦,一条小路过去,弯弯曲曲的能见到各色有意思的东西,偶尔走过一处铁栅栏封起来的阳台窗,要留心低头,不然可能会被从里面探出来的花朵磕到脑袋。

 

真是一个宁静的镇子。

 

“thank you!”  黄头发的少年挥手冲着一辆封闭式的白色小卡车告别,这是每天早上必来的花农大叔,从棚子里新鲜采剪下来的花朵会被封装好,小心翼翼的送到镇上的各个花店。少年看起来阳光,活力四射。他身上被浅蓝色的围裙遮挡住大半的身子, 底下露出宽松的牛仔裤和白色的运动鞋。面前是刚刚卸下来的花,围在他四周,姹紫嫣红的好看。

 

“接下来插播一条消息,著名演员宇智波佐助事业如日中天的同时却异常封闭的消失了多日,最近终于重新回到大众视线,据可靠消息,佐助的哥哥前日因病过世,有记者向本人询问却未得到回应,不过流传出来的照片证实确实佐助是在前日参加过不知何名的人的葬礼”

 

街的对面是一家快餐店,老旧的大电视屏幕是冲着外面的,从橱窗的玻璃正好能看得到里面所播放的画面,鸣人手上搬着向日葵的花筒,听到宇智波佐助的名字忽然停下脚步。他眼神专注的盯着屏幕直到画面定格在葬礼现场的偷拍照片上。

 

前天?啊,应该是自己在家里睡了一整天的时候,因为那天下了大雨,天一直是阴沉沉的,所以鸣人的花店没有开门。照片上穿着黑色西服的人背脊挺直,身形要是比之前的话看得出来是有些瘦了,他没有打伞,立在一众黑色之间,说起来脸上的大概分不清楚是雨水还是泪水,只是他的表情,透着浓浓的哀伤。

 

“这个人,还真是好看呐,老天真不公平” 说不清楚是感叹还是嫉妒,亦或者是掩饰还是心疼,鸣人在搬着向日葵转身之前嘟囔了这么一句,他走回名为“木叶”店里,随手把门旁边写着“close”的木牌翻转过来,变成了“open”。

 

新的一天开始了。

 

娱乐圈的事情都是一时间风起云涌,有了新的可嘲弄的话题自然之前的新闻热度就下去了。当然要说时间的话也至少在那天早上之后的一个月。

 

“糟糕,约好的送花时间要迟到了!”由于花农大叔家里的棚子出现温度调节失衡的问题,导致一大片花都出现了枯死现象,客人在很早之前订购的玫瑰也没幸免于难。好在能及时在其他花农家调货,所以当大叔送来的时候虽然适时但还是稍微晚了那么一点点。鸣人双手抱着三捧花束,准备加快脚步往车上移动,必须争分夺秒才行,这么想着他忍不住跑起来,视线被遮挡住,高高低低不一样的花朵来回摇晃着花苞,一个不注意把那沉甸甸的脑袋打在鸣人眼睛上,哇,好疼。

 

前面好像有人?

 

“喂!啊啊啊啊啊快躲开! 我停不下来了啊啊啊啊 !”

 

事实证明嘴上虽然说出来了但是身体的反应能力是远跟不上的,面前的人被结结实实的撞的一起倒在地上,那些原本抱在鸣人怀里的花一股脑的被压在陌生人身上,花的上方又压了一个漩涡鸣人。

 

“糟糕,好疼啊”后知后觉的鸣人挣扎着从柔软的肉垫上起来,晃了晃脖子和胳膊发现并没什么大碍,忽然意识到自己是坐在别人身上的。他赶忙去扒被玫瑰埋在下面的人,万幸那家伙带着口罩,不过墨镜被甩到一边了,所以眼角旁边还是被玫瑰的刺划出了一道血痕。

 

“啊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医药费我会赔的,我先看看伤口!”

“别动”

虽然陌生人出口阻止了,但是黄头发的少年手上的动作要更快些,为了方便观察伤口,鸣人把他的口罩摘了下来,看到整张脸的瞬间,他忽然有些懵,啧,怎么这么眼熟。

 

“啊啊啊啊 你是你是!!!!!”仿佛见了鬼一样鸣人连滚带爬的后退了两步,指指他又指了指街道对面电视屏幕里正循环播着的人的演唱会纪录片。“宇智波佐助!”

 

“白痴,别叫这么大声”他似乎不是很开心,坐起身来发现四周关注他们的人并不多,不太好,这人从近处看更觉得好看了,鸣人捂着一颗跳的七上八下的心,这么帅的人居然被他划了脸,暴遣天物。

 

修长的腿,因为需要躲避狗仔而裹得严实的衣服,黑色的外套,头上戴着与衣服连在一起的帽子,他向鸣人走过来,极其酷帅的伸出手。

 

这简直是做梦里才有的场景,鸣人看着面前根本接触不到的大明星头一次漏出堪比花痴的笑,刚要伸手上去,却被佐助抢先拿过去了他手上的口罩。鸣人看他不紧不慢的戴上,然后转身走掉。

 

一直到他的身影消失在拐角,鸣人才反应过来,童话里都是骗人的。

 

当然并不是所有人都能像他一样平凡的那么幸福,日子恢复了千篇一律的单调,花朵很脆弱,尤其是剪下来之后没有根的花儿会死去的特别快,鸣人很是细心的照顾他们,希望他们能像有根之时生长的一样旺盛,但往往是做着白用功再亲眼看着他们枯萎在花瓶里。

 

谁都不知道的,佐助搬到了这个镇子上,因为之前取景的问题所以来过这里,镇子上的人很懂得生活,不多议论别人,也不会有很多的狗仔根本躲不掉,对于他来说,这里简直是个可以让他休整的乐园,乐园之中当然也有一方沃土,就比如说现在。

 

佐助也不清楚从什么时候开始习惯坐在街角对面的咖啡店里,一边听着音乐一边透过茶色的落地橱窗去关注花店里黄头发的那家伙,大概是从情绪不好的那天被他撞倒,莫名其妙被划伤了脸,原本想要脾气发作却在看到他的笑容时烟消云散。这么说实在是太偶像剧了,其实原本佐助开始注意他是因为撞在一起的那天之后,他从外衣口袋里发现了一张名片

 

“木叶花店,漩涡鸣人” 怎么会有人拿自己的照片做名片的底部暗纹

 

手指头摩擦着纸张的面,这家伙,笑容真碍眼。

 

 

所以在工作之余的生活中,佐助多了一样爱好,观察,闲着无事就来观察这个让他觉得碍眼的家伙。他记得鸣人每天上午10点钟开门,一副拖沓样子的打开玻璃门偶尔还要带着两个呵欠,是根本没睡醒吗,平常喜欢修剪花枝,来来回回不厌其烦的把喜欢阳光的植物搬到店门口晒太阳。佐助永远忘不了,他抱着一盆本来快死掉却忽然奇迹般活过来的花开心的直转圈的场景。

 

真是个奇怪的人。

那么这个奇怪的人现在在干什么呢。

 

那家伙,在送花?花店的旁边用彩色的水笔写着“如果你喜欢花儿的话,请来领取一只并且麻烦善待他们。”

 

佐助看到有老太太经过,鸣人送了她一束粉色康乃馨。

有穿得一丝不苟西装的青年经过,鸣人送了他白色的石楠花。

有打扮的很洋气的漂亮女孩子经过,鸣人送了她红色的玫瑰

 

那一天,佐助从木叶的门口经过,很奇怪的得到了一束满天星。

 

 

 

 

“啊,客人您好,请问需要什么花?”

 

在柜台后面忙碌的鸣人在听到门上的铃铛响了之后头都来不及抬直接问了这句话,结果意料之外的他没有得到答复,等到鸣人怀疑客人已经走了的时候,他腾出空来抬头看了一眼发现一个意外帅气的身影正立在大厅中间

“哎!!!! 佐佐佐助先生!”

 

没错佐助终于按捺不住,以正当的名义登堂入室,他现在是需要买花的客人。当之前风口浪尖上的新闻得到平息之后他开始整理起自己的生活,父母远在国外,而自己最亲近的哥哥却因为疾病不幸去世了,哥哥是一直陪在他身边的人,所以他不舍,浓厚的感情打击的他几乎想要与世隔绝。虽然在演艺圈身价倍增,但是由于父母早就搬到国外居住,再加上他本来就是注重个人隐私的人,所以家庭成员的事情他并没有向公众公布。其实从另外一个层面上来说,他并不想把自己的家人牵扯进肮脏的娱乐圈来。

 

该买一束花,去看看他了。

 

佐助在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已经很久没有去墓前看哥哥的时候,忽然想起来这一阵子的时间都用在想一个人身上,日复一日的不停的在思考。能有那么灿烂笑容的人,他的生活又是怎么样的呢。观察也是日服一如,他看着鸣人的生活,忽然发现,只有他,只有这家伙的笑能这么好看,不分场合和地点,不论是被数落,或者被客人找茬,他都能平稳的做出最适合的处理并且笑容不减。

 

他就像阳光一样,黄色的头发,看起来也是暖洋洋的。

 

如果抱在怀里,一定很温暖。

 

“有一个人,再也看不见的人,我想把花儿送给他,该选什么样的”

鸣人心里在猜测,大概是电视上说的家人?不过这种话问出口会招人厌烦,鸣人想了一会,在花丛中挑了一束金盏菊,旁边配上迷迭香,花语是:借别、离别之痛。 鸣人用眼神询问佐助,见对方并没有拒绝,他转身回去那黑色的牛皮纸包起来,再缠上暗红色的蝴蝶结,整束花打包好大概用了十分钟的时间,佐助在起见一直盯着他手法娴熟,一丝不苟,忽然觉得这幅场景也很美。

 

花递到佐助手上,黑色的西装和花朵都显得异常庄重。

 

佐助好像在思考什么,他眼睛往四处看了看,发现在角落里开的好看的几束向日葵。

 

花语:爱慕

 

这束花落在鸣人手里的时候,他才意识到,佐助的意思。他来不及反应,只是不知名为何的冲动在作祟,鸣人转过身,想要挑一束花作为回礼,寻寻觅觅,送了一束玛格丽特木春菊

 

花语: 暗恋

 

那花脸红了。


评论(4)
热度(23)

漩涡鹿下。

写手,龟速往画手爬行,旅行的意义

© 漩涡鹿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