漩涡鹿下。

潮涌

糟糕,被袭击了

 

鸣人的侧脸帖在地板上,一阵富有规律的响动过后他现在趴在地板上,后腰的位置有人固执的坐在上面,而他的后勃颈被熟悉的力道掐住,因为这股手掌的力道太过熟悉,鸣人根本就不用思考就知道背后的人是谁,所以,他并没有着急反抗。

 

现在的时间是晚上,准确的来说应该是深夜。

 

屋子里没有开灯,随身携带的公文书和办公课本因为一时的慌乱被抛到一边,蓝色的眼睛在适应了黑暗过后审视了一圈现在的状况,手的主任似乎并不打算先开口说话或者松开这种尴尬又诡异的动作,鸣人叹了口气。

 

“佐助…”

 

在连续工作了一周之后,手上的课程和下学期的指导方案都已经处理好了,鸣人才想起来他似乎已经一周没有回过家,而作为房客寄宿在他家的宇智波小鬼也整整一周没有联系过,啊,说起来,自从宇智波家出了车祸以后,佐助因为在上学逃过一劫,鸣人曾经在学校见过他几次,所以当他去邀请佐助来自己家住的时候只是说了一句“屋子很大,只有我一个人”之后黑发的少年竟然难得的点头跟他回了家。

 

两个人之间年龄的差距整整有十岁,鸣人牵着佐助的手把他带回来,从此两个人的生活完全不一样克,宇智波家的小鬼脾气似乎不是很好的样子,其实也不能算不好,只是沉默寡言很少说话,可以看得出他把失去亲人的痛苦自己隐藏起来。

 

每当这时候鸣人都很心疼,情不自禁的会抱一抱佐助,而恰巧在这种时候佐助总会难得的露出一副嫌弃的模样并且嘴上在说出一句“笨蛋”。

 

 

不过一般情况下这么说的结果是换的一剂爆栗。

 

他从没叫过鸣人哥哥,尽管鸣人一直在引导他。

 

佐助的成绩很优异,这是鸣人很骄傲的地方,住在一起的时间久了,鸣人开始把佐助当成自己的弟弟来看待,例如有时候会强行拉着佐助一起泡澡,美其名曰这是增进兄弟之间感情的良好方式,再或者开车一个多小时只是为了带佐助去吃一家他很喜欢的拉面,佐助站在门口特意抬头看了一眼,是个奇怪的店名,叫一乐。鸣人似乎和店铺的大叔很熟的样子,热气腾腾的面碗摆在面前,佐助看着浓稠的汤汁透出幽香,淡淡的酱油色在挑起面条的瞬间争先恐后的逃走。

 

鸣人从没注意过,佐助不知道在何时看他的眼神开始不对。

 

 

有的时候是在深夜,结束了课程辅导的他才回来,一进门可以看到佐助在客厅看书,可是每次只要鸣人一踏进屋子,佐助就会起身回自己房间。这种日子在一开始的时候并不多,大概有四五年的同居时间之后,佐助才开始明显的回避鸣人,这让这位人民教师极其苦恼。

 

当然除此之外佐助似乎总是有话想要对鸣人说,可是每一次都戛然而止,鸣人很好奇,但是看着佐助一副别扭的样子除了笑之外又不敢去追问。

 

 

直到佐助的成人生日当天,事情发生了转机。

 

他被告白了,当然,这个他指的是鸣人。

 

 

因为正好处于高三学生的毕业季,所以鸣人很忙,基本上没有时间陪佐助,他能做到最好的就是偶尔在吃饭的时间打通电话给他,关照一下要好好吃饭,用功读书,基本上每通电话,都是鸣人叽里呱啦的说一通,佐助通常在他说话的末尾加上一句“恩”就已经很难得了。

 

 

所以佐助的生日,鸣人被工作冲昏了头脑直到踏进家门的那一瞬间才反应过来,他竟然在这种重要的日子了把佐助自己一个人扔在家。

 

 

当然,长大之后的小鬼似乎开始透露出他的本性,那副眸子还是漆黑的,他用不容拒绝的语气对鸣人说,他想要的礼物就是鸣人。

 

 

 

已经有多久没注意过了呢。

 

 

佐助居然已经这么高了,他现在的个头站在鸣人面前基本上已经平行高度,巨大的不该属于这个年龄的强大气场让鸣人脑内响起了警钟。那么长此以往佐助的行为已经感情表达他终于想明白了。

 

一时间冲击太大鸣人不知道该拒绝还是该纵容,结果那一晚上佐助并没有享用该有的礼物,而是他与鸣人之间立下一个约定,而自从那天过后,佐助也一直在朝着这个目标进发。

 

 

今晚,是该收获回报的时候了。

 

“佐助!放开!”鸣人慌了,之所以慌了是因为他感觉到之前一成不变也不说一句话的人居然俯下来亲了亲他的后颈。那种冰凉嘴唇印在皮肤上的感觉一阵晕眩,让他提心吊胆过的这两年忽然遭受了覆海沉没的打击。

 

 

佐助顿了顿,撒开了掐着他脖子的手,紧接着一团纸张撒到鸣人眼前。

 

“京都大学的录取通知书,我拿到了”

 

湛蓝的瞳孔猛然收缩,刺客仿佛回到了佐助生日的那一晚。

 

“呐,佐助,现在你的年龄还太小,分不清楚喜欢喝爱的区别,我了解你,没有家人孤独自己的感觉,我也是这样长大的,所以啊,只要身边有人陪伴我就会竭尽全力的去留下他。这种生活如果能一直下去就好了,但是想法是会改变的,不要着急现在说,做个约定把,如果你能考上一所好的大学,等到你成长到可以认清楚自己感情的年级,到时候再来和我谈一谈,我会给你答案的。”

 

不能说这是推脱的一段话,鸣人的内心是纠结的,他这样开导佐助但是其实连他自己内心所想都分不清楚,他一直以为这是每个人相互陪伴而产生的不可分割的感情,却不知道自己在日常生活中的纵容和宠爱让这个黑发的少年开始萌动爱的想法。

 

 

他给了佐助一个未来,他给了所有能给的救赎。

 

“鸣人,我现在,已经可以独立思考并且在这几年间从未变更过自己的想法,你还要拒绝吗”

 

 

少年说话的时候,声音难得的带着颤抖,鸣人无法回头看见他的表情,但是听到尾巴带着颤音的声调之时心里的坚持开始出现裂痕。

 

 

“佐助…. 我……”

 

 

鸣人努力的侧过头想要正视他的眼睛,却在一瞬间被突然冲过来的发丝当初了视线,紧接着他的下巴被虔诚的捧住,然后佐助亲上了他的嘴唇。

 

 

有那么两三秒钟,鸣人的大脑内一片空白,他甚至还没想明白现在是什么情形,联想起今天一系列奇怪的事情,仿佛他几年前种下的因必须要在今天晚上结出果。这个小鬼什么时候学会了这么缠人的吻法,居然伸舌头了,鸣人想说话却被佐助抓到空挡,舌尖探过去轻柔又不失坚决的缠绕在一起。

 

不得不说,在这方面鸣人确实有够菜的。

 

终于被放开,鸣人转过头去趴在地上喘着气,他需要一小点时间来梳理思路和考虑怎么才能拒绝他又不会让佐助难过。

 

 

黑影照过来,笼罩住鸣人。佐助看似撒娇一样将头窝在鸣人的肩膀上,柔软的黑色头发蹭了蹭,紧接着带有灼热呼吸的嘴唇移到耳侧,他亲了亲那轮廓好看的耳朵。

 

 

“哥哥….”

 

哎?

 

“哥哥…. 我喜欢你”

 

 

好想哭。

 

“喜欢你”

 

 

冰凉的手把一丝不苟掖在裤子里的衬衣扯开,从下摆的位置开始往里侵犯,流畅的动作顺着肌肤来回滑动,这让鸣人倒吸了口冷气。

 

 

太狡猾了,鸣人眼睛里含着泪但是却控制住不让它流下来,这么多年从没有叫过他哥哥偏偏在这时候开了口。如果说之前自己的坚持出现了一丝裂痕的话那么现在只能说是全面缴械投降。

 

 

鸣人叹口气,能听得出语气是轻快又无奈的。

 

 

“佐助.. 你这笨蛋”

 

 

少年动作顿了顿也回了一句

 

“鸣人你才是笨蛋”


评论(4)
热度(46)

漩涡鹿下。

写手,龟速往画手爬行,旅行的意义

© 漩涡鹿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