漩涡鹿下。

入我眼

呐,老爹和师父之间到底存在着怎样的感情呢。

 

 

下雨了,似乎每一次有重大悲伤的事情出现的时候,总是会下着雨。他没有亲眼目睹,却有听鸣人给他讲过,自从与四影和佐助把鸣人救回来的那次之后,博人从叛逆的孩子变得开始粘人,也开始缠着他的父亲给他讲一讲来不及知道的曾经的历史。

 

三代目火影大人死去的时候,似乎也是这么一个糟糕的天气。也许那时候发生的事由阴天和流泪配合在一起更加合适。

 

树叶,飞舞。

 

火已逝去。

 

有人在哭,博人扭头过去,他从一大片穿黑色衣服的人身边走过,表情就像是冷漠的事不关己。今天是个特殊的日子。他走到最后哭的一团糟的向日葵身边,面对面的站着,而后把她抱在怀里。

 

 

他们已经长大了。

 

一些熟悉的脸都出现在这里所有人阴沉着一副模样,都是从小到大一直在村子里会看见的人,父亲的同期们,鹿丸大叔站在队伍的最前,啊,他也老了,头发都开始变得有些发白。向日葵一直低着头,他的妹妹也成长为了出色的女忍者,能够独当一面但是又很温柔的忍者。

 

 

平常里吵闹的小孩子不再嬉戏,玩耍用的球扔在地上叫野猫当做玩具,划过地上浅浅的一道痕迹,不一会被小雨滴滴答答的全部都抹消掉。

 

 

博人第一次看到,街道居然这么空旷。从鸣人当上第七代火影,一直到后来的佐良娜继任,村子里都是热闹的,其乐融融的。尤其是他老爹在任时候,毕竟当初博人也埋怨过忙起来就忽视了他自身的存在了鸣人。

 

对于他老爹来说,村子等同于家人。

 

究竟是怎么做到的呢,在背负了所有人的仇恨之后还能用平常心去宽容,能在最为难的时刻给予所有人救赎。

 

到底是怎样的过去才让他承受了这么大的力量

 

会场的四周里里外外的围着很多村民,街道上却空无一人,博人路过丸子店,忽然想起佐助来,他的师父似乎什么都不喜欢的样子,偏偏觉得这样东西似乎还是能接受的。年少时总是见不到师父,后来他也有追问过鸣人,了解了事情的前因后果,博人更加向往佐助。

 

 

就像当初木叶丸班站在影岩之上时候他说的,我更想成为像师父那样的忍者。

 

 

而博人现在,也确实做到了。

 

 

他在长大之后开始用另外的方式去守护村子,佐良娜继承了火影,这也是他期望着看到的,作为火影的左膀右臂,博人志愿加入隶属火影的暗部。对于焦阳来说,博人更想从暗夜的角度来关注这个他出生并成长的地方。

 

 

以前他只是知道,师父是老爹的对手,在鸣人给他讲的往事之中,博人才发现,佐助似乎占据了他的大半个人生和所有的信念。

 

 

师父外出执行任务的时间仍旧很多,并且似乎对比之前来说回村子的次数更少了。如果算来的话,自从那次营救鸣人的行动一直到现在,他统共见到佐助的次数一个手掌都能数过来,从那时开始,已经过去了多少年了呢。

 

 

啊,是一乐拉面。

 

博人站在门口,没有熟悉的女孩子的声音迎接他。他伸手撩起帘子,汤锅还是冒着热气的,可是台子上很干净,没有客人,没有主人。只是一乐拉面汤头的味道飘的满室香气。

 

 

一转眼,他仿佛看见家里挂着的那件脏兮兮的衣服。

 

黄头发的小孩怯生生探出个头来看着一乐店里。

 

 

那天也是下雨。

 

 

那小孩的头发都被雨水淋湿了,可是没人任何人去在意。

 

 

博人也经常来吃这里的拉面,可是他并没有觉得像是父亲一样那么热爱。后来他也有思考过,或许父亲并不是真的觉得这里的拉面非常好吃,而是从那时候开始第一次有人愿意笑着对他,愿意给他平等的待遇,让他有了存在的意义。

 

 

现在.. 所有人应该都在会场吧,从那里出来的时候,博人的余光看到了小樱。同作为父亲的同班,她似乎也很珍惜鸣人。这个总是在佐良娜形容中一幅强势样子的女人,今天哭的泣不成声,小樱很漂亮,尽管年岁已经大了,不过通过查克拉还能控制自己的样貌,说起来似乎跟鸣人所说的与第五代火影的做法差不多。

 

 

小樱捂着嘴,尽量让自己的声音不是那么明显,她不敢走上前去,跟向日葵一样,一直在队伍的最后面,大概不敢相信吧,所以才拒绝去认清事实。

 

 

 

影岩上佐良娜的脸早就雕刻完成了,旁边的是鸣人的脸,那是在他很小的时候就已经完工了的,具体是哪一年呢,仔细想来,他已经记不太清了。

 

 

这雨还真是没完没了,起初是小雨淅沥沥的,现在已经开始迷的人睁不开眼睛了。博人开始思考其摆放在周围的白色小花似乎会被淋坏,其实也没关系,他的父亲一直都是个直来直往的人,与其摆放小花,大概不如摆上一圈拉面来的实在。

 

 

路过了花店,这里是井野家,他家店铺还在营业的状态,只是大门敞开着,所有白色的花都被购买一空,剩下了满屋子姹紫嫣红。博人是不喜欢这么香的味道的,他总是说亥仁身上有很重的香气,大概跟平常要在花店帮忙有关系吧。

 

今天.. 基本上所有人都回来了,不论是在外出任务的还是外出修炼的。这样子村子中所有人聚集在一起的时候真是很少啊。

 

 

夏日,蝉鸣,落雨,秋千。

 

 

孤零零的秋千

 

没人人去推,它永远在原地静止不动。

 

可是有人去推,又会成为潜在的危险。

 

 

曾经坐在上面的人有因它而开心的,也有失落时候郁郁寡欢的。

 

 

忍者学校的操场上空无一人,时间一转,他似乎能想象的出曾经在父亲口中得知的他们那一代小时候的景象。

 

 

木叶医院。

 

 

博人没有走进去,村子里唯一可能有人在的地方应该就是这里了吧,毕竟七代目夫人昏迷不醒自然有医疗班的人照看着。他不敢走进去看看现在的雏田是什么样子,因为在她激动而昏迷过去的那一刻开始整个世界都翻天覆地的变化了。

 

 

没有空闲的人,所有的人都是慌乱的。

 

阴沉的天空,层层叠叠的云。

 

 

沉寂的,压抑的空气。

 

 

鸟不鸣,人不语。

 

 

这是七代目的葬礼。

 

木叶用无声的沉痛来祭奠这位英雄。

 

 

................

 

 

..............................................

 

 

“师.......父?”

 

葬礼已经结束了。博人从开始的逃避一直到最后,他没有勇气去看一看现在已经离开他的父亲,漫无目的,慌乱无措。他猜向日葵应该是去了医院照看母亲,所以他在结束之后尽快离开了。

 

人都有这种情绪吧,遇到极度伤心之后会想要自己躲在角落好好静一静,或者说,想要自己冷静下来之后再去面对。所以当葬礼结束之后,博人重新回到会场,他想要安静的来跟他的父亲道别,令他没想到的,他看见原本不知在何地执行任务的佐助,回来了。

 

 

佐助身上还是上次离开时候穿着的披风,极其宽大把他小腿以上的身形都遮盖住。博人站在他身后,只见他弯下腰在鸣人的卑位前放下一束花。他并没有回答博人的话,佐助得到的消息是有延迟的,所以当他回来的时候,葬礼已经结束了。不过按照他的个性来说,白天也是不会出现的。

 

对于他们两个,彼此之间不需要在人前表现的多么好,只要双方心意相通就够了。

 

 

 

呐,老爹和师父之间到底存在着怎样的感情呢。

 

 

人独自死去,所有的都会消失。过去或者现在的生活,还有未来都会一起消失,很多人死于战争或者任务,而且都不是什么惊天动地的事,只是简单的死去。在这些死者中也有人还抱有梦想,但是大家都拥有同样珍惜的东西——父母、兄弟、朋友或者恋人,对自己来说重要的人们,彼此之间的信赖和互助,从一生下来就一直和所珍惜的人们牵在一起,然后经时间的琢磨,变的更加的坚强。这不是什么大道理,只要被这跟线所牵在一起的人都会这样,因为是最珍惜人。

 

 

佐助的身影一闪不见,博人低头望过去,一片白色花束之中躺着一束紫色的花

 

他从亥仁家的花店看见过,这种花的名字,叫鸢尾。

 


评论(1)
热度(5)

漩涡鹿下。

写手,龟速往画手爬行,旅行的意义

© 漩涡鹿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