漩涡鹿下。

交尾

动物与动物之间的交配行为,我们可以称之为交尾,那么人和动物呢

 

 

“喂,你要去哪”佐助用草雉剑横在鸣人面前的时候,恰好是黑夜,动物的视力在黑夜中应该算是占尽了优势,当然,如果是站在平常人面前的话,偏偏倒霉的面前是宇智波一族的人,他们的眼睛可是厉害的很。

 

“回答我,离开的话难道不应该先跟饲主说一声吗,你这狐狸”放到平常佐助从不会有这种语调来说话的,像是气极却又努力隐忍着的声调,语气很低,他平常的嗓音算是好听的,尤其是舒缓开来的时候,所以鸣人很喜欢听他说话,可到了这时候似乎就不是这么回事了。

 

 

黑影闪了闪身形,看得出那家伙全身戒备着,他侧过头去闪着光亮的蓝眸透出一股读不懂的寒意。佐助忽然想起那天早晨头一次看他变成人形的时候,虽说不如现在这样但是眼神里也带着一丝的清冷,该怎么说呢,非要形容的话应该是一股距离感吧。

 

 

鸣人成年之后变化的身形跟人类无异,他现在的年纪应该是和佐助差不多,总之两个人从外观上来看的话,都是相同年龄的少年。鸣人原本不想答话的,却在望向佐助的视线里忽然掺杂上了别的景象,他救了自己的时候,那么温柔的又不知所措的为他换纱布,很多东西都是要参考书籍之后才确认是他能吃的东西。佐助对他,真的很好。

 

 

可是他有仇要报,再这么安逸下去的话,他会忘记仇恨。

 

“躲开”鸣人说

 

“连饲主的名字都不知道说吗?还是说你忘记自己是被养起来的这件事了”能看得出来,佐助被气急了,这些话平常的时候他是不会说出口的。“如果想走,先说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

 

 

 

“和你没关系。”横着抵在鸣人胸前的剑锋利的刀刃是冲外的,鸣人不可能没有注意到,两个人的对峙也不过是自欺欺人。

 

 

“别忘了,你的整条命都是我的”

 

 

鸣人似乎并不知道该用怎样的语气和心情去面对面前的人,他有仇恨背在身上,那种必须去做的分量已经压得他喘不过气了。他在等着长大,长大也就意味着他有足够的能力去用血洗刷那段屈辱的历史,他可以证明自己很好,可以让父母安心。所以他一直委曲求全的被圈养起来,为的是等着有朝一日,可是让鸣人没想到的,圈养成了习惯,他逐渐爱上了待在佐助身边的感觉。

 

 

那该怎么形容呢,他从未接触过族人以外的其他人类,就连佐助也是在忽然之间出现在他的视线里的,如果当初佐助没有恰巧救了他的话,可能会死吧,也可能迟早会被发现然后抓回去,后果可想而知。

 

所以鸣人对他从一开始是抱有感激的,并且带着蓄谋的留在他身边。

 

现在他长大了,可是他却开始眷恋上这种感觉,以至于当他发现自己对仇恨开始越来越淡的时候,鸣人忽然害怕起来。

 

 

佐助眼中的鸣人立在月光里,银色的光沿着他硬质的发丝镀了一层。他的轮廓被黑暗吞噬掉一半,正好可以让佐助看见那家伙直挺的鼻梁,往下是抿紧的嘴唇,弧度好看又饱满,让佐助不自觉的吞咽起口水。

 

 

他应该是在思考吧,权衡到底是离开还是留下。

 




请各位乘客排队上车谢谢!!!http://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3977336696513545

评论(2)
热度(52)

漩涡鹿下。

写手,龟速往画手爬行,旅行的意义

© 漩涡鹿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