漩涡鹿下。

到钟了【上】

到钟了。

 

所谓到钟到底是什么意思呢?

 

 

 

 

佐助在任务的途中捡到了一只看起来本应张牙舞爪实际上却是遍体鳞伤的小动物。也不对,要是用小动物来形容的话,似乎也太低估他了,应该说是个看起来异常凶猛的狐狸才对,只不过它现在还是个幼崽。

 

 

不过到底是因为什么,居然伤的这么严重。

 

 

火影派给的任务已经结束,佐助在返回木叶的途中发现了这家伙。要是非要说为什么会注意,那只能怪它的九条尾巴太过显眼,他身子扎在草丛里头,从树枝间跳过时很容易就能看得到。毕竟那样毛茸茸让人想不注意都不行。

 

 

如果放到一般时候大概佐助是不会产生救它的想法,只是这次手掌拖着它的脖子正视时,那狐狸明明奄奄一息还强撑着呲着尖牙咬了一口他的手指头,虽然力气很小,尽管说咬还不如说是含了一下,那之后就昏了过去。

 

 

很好哦,他喜欢这种不服输的家伙。

 

 

 

这次的任务在两天之内完美结束,是云之国的商人来委托的,说是运送的货物经常会被凶猛的人和野兽袭击,导致商队根本没有办法继续行进。这项任务对于佐助来说极其简单,只不过让他有些不理解的,所谓来攻击商队的凶猛人类和野兽实则是同一种事物,死掉或者伤到的人会解除变化术,变成狐狸的模样,佐助一直对这次的任务很有怀疑,不过那些被俘虏的野兽被商人关了起来,结果就不得而知了。

 

 

不多管闲事保证任务的完成才是忍者该做的事。

 

 

虽说如此,不过此刻他怀里这只,是个例外。

 

 

 

佐助从没养过小动物,与其这么说还不如理解为他从没对任何事物如此的温柔过。没有首先到火影室报告任务情况,而是直接冲回了家,门口的鼬笑着看弟弟迎面而来又笑着望他走过身旁。

 

 

他把怀里的小家伙放到被子上,尽管血污满身但是似乎伤势也不是很严重,佐助在抱起它的一瞬间就检查过了,除了大腿和脖子上的伤之外,他应该算是体力衰竭,那么身上的血是别得人或是动物的吗。

 

 

佐助坐在它面前手忙脚乱的不知道该怎么做,幸好鼬端着木盆推开了门,佐助回过头去看见哥哥还拿了医疗包,果然什么都瞒不过他。

 

鼬的动作很温柔,他用布料沾着水把它身上的血擦拭干净,手法熟练的把受了伤的部分上药,消毒,在用纱布仔细包扎好,处理完毕的狐狸终于露出完整的样子。它的毛色要比平常的稍微浅一些,很多都是红色或者白色的,这家伙,应该叫橘红色还是黄色?九条尾巴尖部都是白色的,佐助有一瞬间想伸手上去抓一抓,碍于哥哥在,又不好意思,只能眼睛直勾勾的盯着这小家伙。

 

 

在询问了家里父母和鼬的同意之后,佐助得到允许可以养他。

 

 

“那该取个名字,既然是你带回来的以后也要当做珍视之物,名字是连接你们的关键,所以还是由你取吧”鼬笑着说。

 

名字啊.....

 

 

说起来,前一段时间木叶很流行的小说里面主角的名字倒是让他记忆犹新,那狐狸也是毛色那么亮,让人觉得暖洋洋的。佐助筷子戳着面前的面碗,汤料酱汁浓稠的洒在面上,两片青菜和蘑菇,漩涡形状的鸣门卷。

 

 

“有了,就叫鸣人吧”

 

 

 

佐助回到房间的时候,原本安置鸣人的被子上只有凹陷下去的一小片,那小家伙不知道去了哪里,房间的门和窗子都没有开,那它应该还在屋子里才对。对于一只没有成长完全的狐狸来说,他的隐藏气息能力真是差到爆炸。佐助几乎是闭着眼睛都能知道他在什么地方,结果当佐助找到似乎缓过来些的鸣人时,又被它毫不留情的咬了一口,这次出了血,明显能看得出鸣人体力恢复极快。

 

滑稽的时候到了,佐助从没想过自己会跟一只狐狸面对面坐着讲道理。

 

“你听着,你是我救回来的,所以我也不会对你怎么样,如你所见,你身上的伤也是我哥哥帮你包扎的,所以可以安心。如果之后你想要离开我也不会阻拦”佐助觉得自己蠢透了,他还要做出一副很威严的样子。让他欣慰的是面前仰着头看他的狐狸似乎有些明白过来,它低下脑袋用爪子碰了碰脖子上的纱布,过了好半天,再抬眼的时候把佐助吓了一跳。

 

 

一只狐狸而已,怎么可能真的听得懂,暂且不说这个,这蛋花眼是怎么回事,这一副感激的要哭的样子又是怎么回事。在佐助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的时候,鸣人利落的跳到佐助盘起来的腿上,尽管后腿受了伤,仍旧用力站立起来,两只前爪搭在佐助的肩膀上,看起来似乎是示好一样的舔了舔佐助的脸颊。

 

 

他对这种小动物,不管外部如何,骨子里其实是喜欢的。

 

 

所以这一晚他们是睡在同一个被子里的。

 

 

虽然这么对比不太好,但是佐助忽然了解到了它的好和重要。就像在忍着学校的时候不太明白牙为什么一直要带着一条狗并且如何做到形影不离的。嘛,现在大概理解了,相处时间久了并且真心相待的话是会成为和家人一样的存在的。

 

 

鸣人作为一只狐狸来说,实在是不太好评价,要是说他进步很快的话呢确实也是如此,体力和持久力都很棒,很能吃苦,跟着佐助出去执行任务的时候也有时候会帮助佐助探路或者传递信息等,如果说他智力不高的话也没错,野外生活的动物难道不应该是会辨别食物的吗,先不说这个,狐狸应该是吃肉的吧,那他养的这个为什么会傻到自己去吃蘑菇,而且这个蘑菇还是有毒的?

 

 

佐助作为它的监护人真是受了不少责备。

 

它太贪玩,经常会恶作剧,或者借助自己无害的外表去撩女孩子的裙子,佐助经常找到它的时候,它正被别人摸得肚皮朝上,看起来舒服的很。怎么每次佐助摸它的时候除了头之外别的地方只要摸了就会被咬呢。

 

 

 

“洗澡咯,鸣人”佐助肩膀上搭着白色的毛巾,他打开门看到鸣人朝他跑过来的身影,再听到佐助的话时候忽然一个急转弯就向着相反的地方跑掉了。

 

啊,忘记说了,这只狐狸什么都好,就是不喜欢洗澡。而且不得不夸奖,每当因为洗澡这种事情躲起来的时候,气息隐匿的佐助根本感知不到,所以说它还是蛮有天分的。

 

 

“鸣人,家里有哥哥刚做的晚饭,先吃饭吧”

 

一道黄色的身影如离玄之箭一般窜到佐助怀里,蓝色的眼睛闪着光,那一刻佐助仿佛读懂了它的想法。

 

“抓...到.....了...... 真是百试百灵”鸣人在看到佐助一幅黑化的表情时忽然觉得不太好,同时身上抱着他的手臂一紧,此刻想要跑已经来不及了。

 

 

场景的最后一幕,是佐助把鸣人抱到浴室,最后这只狐狸在浴室上蹿下跳的场景。

 

 

 

 

下手真狠。晚上睡觉的时候,佐助看了看胳膊上以及脸上被挠到的痕迹,平常任务都不会有这么严重的伤,看来是对他太多宠了。佐助还在思考着不能这样下去,时间长了就不是那么好管了。小动物不能骄纵才对。

 

 

 

被子上能明显感觉到有东西爬行,想也不用想,果然一会没理它,那小家伙已经顺着被子往上矫健的爬过来,直到趴在佐助的胸口上,它才停下。鸣人很擅长装可怜,也不能这么说,大概是佐助总觉得自己能理解它心里所想,那么现在呢,佐助眯着眼睛在黑暗中和它对视。

 

 

现在一定是想要和他一起睡。

 

 

佐助把被子撩开一个角,那家伙开心的直摇尾巴,似乎不知道该怎么去表达这种欢喜,只能来来回回的贴着佐助的脖子来回交换,用自己毛茸茸的毛皮去蹭他。佐助有些想笑,他其实很享受这种亲近的感觉,半会,终于安静下来,鸣人在他被子下占了一块地方,整个身体团成一个圆,看起来似乎很惬意的打了个哈欠,准备睡觉。

 

 

已经这么大了呢。佐助注视着他笑了。

 

 

距离带回来的时间已经过了半年了,对于一只狐狸来说时间应该过了很久吧。他的体型明显要比刚抱回来的时候大,皮毛的颜色也开始逐渐偏红了,大概因为当初还是绒毛,所以黄灿灿的一团看起来暖洋洋的。不对,现在更像火了才是。

 

 

他也说不出这么长时间的想出到底是什么感觉,但是形影不离让他内心都被填满,不同于哥哥和父母族人的关爱,他觉得他是在已一个成年人的方式去照看鸣人,如果用爱来形容呢。

 

 

 

 

 

天亮的真快。

 

佐助揉了揉眼睛,他昨晚在不知不觉中睡了过去,期间被子里的鸣人动了动,但是他太困了根本睁不开眼睛。

 

 

早晨的阳光有些刺眼,纯白色中有漂亮的黄色掺杂其中。黄色?佐助的大脑在接收到这些讯息的一瞬间忽然清醒起来。他面前背对着佐助坐着一个人。那人黄灿灿的头发,皮肤的话是很健康的颜色。那家伙把手掌对着窗子,正好是阳光照进来的地方,他逆着光看不见具体的表情和长相,身上除了一部分用佐助的被子掩盖起来之外并无其他的衣服。虽然这家伙给他的冲击很大,但是佐助强烈的觉得,他很熟悉。

 

 

 

“你... 你这家伙是”

 

面前的人似乎才注意到,扭过头来,是蓝色的眼睛,只不过这双眼睛不再是当初因为想要得到什么东西时候摆出的那副可怜兮兮的模样,而是一幅终于等到并且可以去实施的坚定眼神。

 

 

“终于... 终于长大了。”黄头发的家伙笑着“父亲,母亲”

 

 

一瞬间话语传递到佐助的耳朵里,他没有因为那家伙不回答他的问话而生气,而是他忽然发现自己忽略了一点,野兽始终是野兽,尽管他可能会因为一时的问题而委曲求全,但是终将有一天他会长大,呲出獠牙。佐助忽然想起那时它满身血污的样子,具体发生了什么事他并不知道,佐助忽略了原本发生在鸣人身上可怕的事情,他也忘记了鸣人心里到底是怎么怀揣着这种扭曲的心理。

 

他眼神闪了两闪,伸手上去抓面前这家伙的胳膊。

 

 

“鸣人.......”

 


评论(8)
热度(39)

漩涡鹿下。

写手,龟速往画手爬行,旅行的意义

© 漩涡鹿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