漩涡鹿下。

机械心

他的生命是从睁开眼的瞬间开始的。

 

 

可能初期还是有些不适应,也可能是芯片并没有开发的那么完善,所以显而易见面前的这个机器人是有些反应迟缓的。漩涡鸣人单手抱着纸张的报告单,一根铅笔叼在嘴里来回来去的咬着,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呢,课题的研发是根据鼬前辈所写的程序来继续的,应该不会有问题,但是为什么这个机器人,看起来并不像有感情和带有自主决定性能力的样子。

 

 

说到这里,忘记介绍一些片段的前情。鸣人是专门接替宇智波鼬研究智能机械的人,在鼬被调走之后,他继续研究新的芯片,目的是为了给机械人安装上之后能够让他有人类的情感,并且能够自主行动,总的来说,就跟活生生的人是一样的。

 

 

现在所遗留下来的这个机械人是鼬前辈早就做好的雏形,只是芯片的开发一直卡在最后的环节,鸣人打量着刚睁开双眼的机械人,听说是鼬前辈已死去的弟弟作为基础来研发的外形,这么一说的话他的长相确实跟鼬很像,都是漆黑的眼睛,头发倒是不一样不像是鼬那样柔顺倒是带着些直楞起来的硬质感觉,嘛,不过也不算难看啦。

 

 

铅笔在纸张上记录着一些信息。

 

那么接下来,就是如何培养出人类情感的问题。

 

 

「黄色的头发?」他睁开眼睛的第一幕看到的是有点泛着光的浅色,让他下意识的想要伸手去挡住,但是身体好沉,根本没办法移动任何一下关节,眼皮睁开之后就再也合不上了,瞳孔里映照出面前人完整的一张脸和消瘦的身形。

 

 

「他走了」那人嘴里嘟囔着他听不清的语言,来回来去看起来很好笑的咬着铅笔头,看起来似乎很好动的样子,该死,他那么行动方便让自己都有些嫉妒了。黄头发的家伙在他面前走了两圈然后往办公桌的方向走过去。

 

 

他的眼睛追着那道身影过去。

 

他居然能扭头了。

 

 

 

第二次见面,仍旧是这家伙,在他睁开眼的一瞬间,看到昨天黄头发的家伙蹦蹦跳跳的立在他面前

 

 

“哟!应该能听得懂人类的语言吧,咳咳”鸣人看起来很正经的整理了下白色的大褂“自我介绍一下,我叫漩涡鸣人!呐,根据鼬前辈的意思你应该是叫......”他看了看手上的本子“啊对,叫宇智波佐助,哎不过话说回来这不是鼬前辈的弟弟的名字,果然呐......”

 

 

「这家伙,呱躁的可以」佐助眼睛不带着任何波澜的注视着他,嘴里不受控制的开始重复刚才鸣人说的话“我叫.. 宇智波.. 佐助” 这是什么奇怪的嗓音,话说出口的一瞬间他有些嫌弃,但是又明白过来,是机械本身那种不带感情的声音,冷冰冰的,从他自己嘴里说出来都觉得有些厌烦。

 

可是为什么他会觉得烦。

 

 

“好不容易见到你了,有点不知道说什么好,佐助,以后我们就要好好相处了,我的任务可是把你带到行动自如为止哦!那第一次见面干点什么好呢”鸣人说着停下动作,鼻子动着闻了闻,佐助听到他肚子咕噜噜的叫了一声,再抬眼是那家伙笑的一脸不好意思“肚子饿了, 那我还是先去吃杯面好了,你要在这里等我回来哦”

 

 

“好的”

 

 

 

「他,看起来似乎很开心呢」佐助现在已经可以稍微动一动了,例如抬胳膊或者动一动脖子。他追着鸣人的身影直到看不见为止。可恶,嘴上不由自主的就回答了。明明不想自己一个人呆在实验室的。太孤单了。

 

他心里盘算着什么时候才能动作自如,脑内部的想法却是查找各式各样的菜谱。光吃杯面的话,太没有营养了,长时间下去身体会受不住的,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要关心这些无关紧要的东西,只是在找到看起来很美味的料理做法之后全部都储存到了芯片的内核里。

 

 

 

 

“酱酱!佐助你都可以走了!进步的好快!”鸣人看起来很开心,他带着佐助在实验室里围着桌子走起来,虽然地方不算很大,两个人前后走着的样子很滑稽,但是他似乎很开心,鸣人一直在鼓励着他,不论是机械心还是人心都需要在进步的时候给予鼓励才行。

 

 

佐助看不出来是开心还是不爽,他没有什么表情但是看起来似乎很认真的跟着鸣人走路,如果以后能够跟他一起散步,或者清晨围着公园跑步,那就太美好了。

 

这些是一个机械人该想的事情吗?他在不知不觉中开始触及到这些。

 

实验室里多了一样新的生命,是个看起来很脆弱的小狗。佐助现在身体各个部分已经很好地过了磨合期,他开始能像正常人一样走路,一样能够吃饭,睡觉,只是还不能做剧烈的运动,当实验室多了一个奇怪的从未见过的生物时,佐助好奇的蹲在小狗的面前。

 

 

由于无法控制力度,他捏着小狗脖子的手用力过猛,幸亏鸣人的及时来到解救了这条小生命。不然它的结果很有可能是直接丧命于此了。

 

 

“恩.. 看来力量方面还是需要好好的调节一下,不然破坏力太强以后也不能到人类生活的地方...啊,好麻烦”鸣人一边抱怨着一边又从随身携带的本子上记录着些什么。佐助站在原地,看着鸣人头也不回的背影,他带走了那只小狗,从此佐助再也没有在实验室看到过除了鸣人以外的生命体。

 

 

双手试探性的握了握,然后又松开。他感觉不到自己手心到底使用了多少的力气,因为除了皮肤之外他身体的内部都是由机械构成的,佐助忽然有些害怕,今天是小狗,他却差一点杀了它,如果他拥抱的是鸣人呢,会不会误伤到他。

 

 

从此佐助开始注意控制自己的力气,以至于有一段时间他什么都不敢碰触。

 

 

他已经可以开始动作自如了。只是嘴巴里说的所有话语都是机械的冷冰冰。佐助一直很苦恼该怎么解决一下这个问题,但是思考无果之后,他忽然又觉得是不是他本来的声音就是这样的。

 

明明不是,他总觉得自己的声音可以是更有感情的,更能表达自己想法的。

 

 

 

鸣人难得的外出,这一次回来的时候打开门就闻到一股香味,他看见佐助穿着白色的大褂从厨房走出来,双手小心的端着白瓷的盘子,见到鸣人回来了,扭过头来停下对他说了句欢迎回来。

 

“哦!我回来了!”鸣人扑上去把下巴搭在佐助的肩膀上,笑嘻嘻的盯着他手里的菜“什么时候学会了做菜的呢,我居然都不知道!啊对对,我把你的芯片连接到了网络上,所以信息是共享的,那你怎么会突然想起要做饭”

 

 

“体验.. 该有的人类活动....”

 

鸣人笑着拍了拍佐助的肩膀

 

该死。思想和动作不受控制实在是太难受了。他原本,是想老实告诉他的,鸣人已经够白痴了,如果身体再垮掉的话怎么办。所以不能总是工作忙起来只吃杯面垫肚子,偶尔也要吃一些青菜和米饭才可以营养均衡。他原本是想要这样告诉鸣人的,可是程序的设定语句让他根本无法说出口。

 

该死的,这个该死的机械身体

 

如果他原本就是人类,那就好了。

 

 

 

“佐助,今天出去买了一些衣服给你,也不能总穿着褂子,虽然你很干净吧,但是偶尔也穿穿平常人的衣服”鸣人献宝一样的从纸袋里拿出来白色的T恤和牛仔裤。然后看似饿狼扑食一样的冲上去解佐助的衣服要逼他换上,谁知道一时太激动,脚刻在桌子上,两眼一黑就要往地上栽。

 

 

他抱住鸣人了,用控制的刚刚好的力度。

 

 

虽然有人造的皮肤缓和冲击,但是摔在钢板上的鸣人也有些疼的摸着自己的额头,佐助,他开始有意识了。他开始可以按照他自己的想法去行动了。鸣人在反应过来的一瞬间忽然狂喜起来。芯片开发成功了吗,还是说长期与人类的生活让佐助开始被带的有人类的活动了。

 

 

他从佐助怀里抬起头来,带着希望的蓝色眼睛睁的圆滚管的,佐助被这种湛蓝的眼睛看的一愣,他仿佛能听到身体里心脏的位置芯片再告诉流转着信息,所有的资料都告诉他,他似乎在经历一种寻常人都应该经历的行为过程。

 

 

但是这种感觉到底是什么呢。

 

 

鸣人从他怀里站起来,佐助忽然觉得空落落的。

 

 

他开始像个正常的人类了,当然只限在他不开口说话的时候。鸣人也在懊恼到底该怎么才能改变声线的问题,但是多次无果。如果按照一开始的设计的话,机械人都是有模仿能力的,跟人类呆的久了他就会有人类的体貌特征,例如长相会有所变化,声音也会变还有动作也要算上。

 

 

鸣人在给佐助做体检的时候好奇的打量着光裸的躺在检查台上的人。他双眼有些发直的盯着天花板,身体上贴着各式各样的感应片。检查仪的数据指示他现在已经趋于一个正常的人类了,还有些很小的错误需要他自身才能修复。鸣人打着哈欠,抱着本子都到检查台前面低头记录着什么。

 

 

他没注意,佐助的眼睛一直都在他身上。

 

 

佐助开始融入到鸣人的生活中,他把佐助带回到自己家中,终于不需要在实验室里继续生活了。鸣人的家不算大,一室一厅的屋子并且乱糟糟的。佐助礼貌性的说了声打扰,脱了鞋子才进屋。

 

 

这是鸣人生活了十几年的地方。

 

他忽然有些激动的无法呼吸,心里排山倒海而来的情绪将他震的不能反映。从此他开始和鸣人惺惺相惜,他明白了什么是人类,什么是家庭,什么是亲人,什么是人类之间的关系。也懂得了很多只有人类才使用的东西,例如怎么去超市,怎么坐巴士,怎么爬山。

 

如果说生活一直如此的话那就太过美好了。

 

 

佐助一直是这么想的,直到鸣人的生活中闯入了一个女孩子。

 

 

那是一个粉头发的女孩子,绿色的眼睛,看起来很漂亮,鸣人大概喜欢了她很久。因为自从她出现之后鸣人就不是很经常在家陪佐助了。他会开始打扮的很干净一脸开心的和佐助说今天要去见喜欢的人,有时候也会因为对方一个电话什么都不说的离开。

 

 

佐助想了很久,喜欢,到底是什么感觉呢。

 

他不得而知。

 

好景不长,他见到鸣人失落的回家,看到他被雨淋得满身都是,佐助心疼的跑到玄关用大毛巾把他包裹住,给他擦着湿哒哒的头发,鸣人不笑了,一幅阴沉灰暗的样子,他忽然像是失去了世界上的所有,一幅失败者的模样。

 

佐助忽然有点嫉妒,鸣人从来没有用这幅样子面对过他。

 

 

“啊啊,果然恋爱什么的全都是假的,女孩子什么的.....”

 

原来这就是伤心呐,佐助在搜索到信息之后忽然得出这么一个结论。因为他跟鸣人在一起的时候那家伙都是很开心的样子,整头都有用不完的精力,他从未见过鸣人这种灰暗的时刻。从四肢百骸传达到心脏的信息告诉佐助,他现在很心疼,明明机械是没有感觉的,可是偏偏这种时候,他明白这种滋味叫疼。

 

 

佐助笑了,在这么长时间内没有任何表情进步的时候,他努力的笑给鸣人看。

 

 

可惜昙花一现,鸣人并没有注意到。

 

没有该有的鼓励,甚至他都没有任何表示。

 

果然,他不论如何都没有办法成为鸣人生命中重要的东西吗。

 

 

他把所有能做的都给了鸣人,把所有能讲的话都说给鸣人听,可是那个曾经朝气蓬勃的世界似乎轰然崩塌。在瓦砾中佐助用手掌捉住这一道光,思绪不受控制的轻吻上去,他带着眷念还有不舍,想要轻轻的去亲吻思念之人的额头。

 

 

佐助忽然明白了,原来,这就是人类的爱恋。

 

 

所谓恋爱的感觉,原来如此让人心疼。

 

 

 

..............................................

 

“呐,佐助!早安!今天也是一个好天气呐!”

 

芯片毁坏,系统自动重启,面前黑头发的少年重新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是一个浅发色的家伙,他蹦蹦跳跳的似乎很自己很熟悉的样子啊。

 

 

有的时候竭尽全力去触摸到自己一直想要碰触的东西,其后果和反应却远不如自己当初所想,那么,还不如忘记,我无法代替别人成为你的支柱,那我也不要自己心疼的不能呼吸,所以,我宁愿拥有的是一颗机械心。

 

人类的情感,我不需要,对不起,芯片被我毁掉了。

 


评论(9)
热度(40)

漩涡鹿下。

写手,龟速往画手爬行,旅行的意义

© 漩涡鹿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