漩涡鹿下。

无题

这无疑是比任何时候都要阴暗的,让人心里邪恶一面嚣张露出爪牙的时刻。

 

面前是极具有可以用活色生香来描写的一幅场景,那家伙已经失去意识了,当然这种失去意识不是指他昏倒过去,而是被体内所封印的妖狐占据了思想。面前拿剑的少年居高临下俯视着,就是这副不屈服的,尽管被折断手脚都要继续呲牙咬伤一口的摸样,隐隐挑起了他隐藏许久对面前这个金发少年曾经迸发过的欲望。

 

宇智波佐助离开木叶村,已经过去了三年,他做梦都想不到会在这么一个时刻重新遇到他,佐助不否认是鸣人对他的执着促成了他意识的混乱,一个永远在逃一个永远再追。这一次他们相对在唾手可及的地方,然后意外发生了。

 

鸣人在不知不觉中陷入了佐助造就的幻境当中,他被一只蝴蝶吻醒,身处于一个陌生的世界,他的身体被佐助吻上第一个痕迹,他现在被迫压在身下。

 

这是一个有点可笑又势在必行的行动,佐助把这些不受控制的想法称之为需要斩断的羁绊,他破坏过了,将他一直不敢去碰触的美好全部都踩踏,折烂,就看着他被遗弃在肮脏的淤泥中,他需要冷眼对视,然后才能独自去追求更加强大的力量。

 

所以当鸣人因为九尾查克拉而暴走的时候,佐助用幻术困住了他。

 

尽管如此鸣人现在动不了,但强大的妖狐力量让宇智波家引以为傲的瞳术都有些许无法控制的征兆。但他似乎是下意识的挥舞爪子,尽可能的想要挠断谁的喉管。牙齿尖尖的,不受控制的龇出来,带着原始野兽该有的特性,佐助将草雉剑反手收回刀鞘,踏在鸣人肩膀上的脚为了抑制住躁动的挣扎而更加用力了些。

 

哀嚎从野兽的嗓子中打着滚的舔过口腔。紧接着这张凶狠的想要嗜血的嘴被佐助吻住,他用灵巧的舌头渐渐触碰到鸣人的,然后卷起它们,想要用温度将他化得柔软。

 

他用手捧起那张思慕许久的脸,佐助并没有敢在平常花一些时间去想一想这个人。哪怕是在梦里,佐助都没有敢去梦到过。鸣人不属于他。曾经年少时候,他总是喜欢不留痕迹的注视着他,小小的身子,永远都有用不完的精力,他想看鸣人被践踏,尊严被踩在脚下,然后再仔细看一看,他还会不会那么耀眼,被乌云掩盖住的太阳会不会再发光。

 

他想用泥土将他掩盖住,这样鸣人就不属于任何人。从细细小小的吻到他自己都控制不住的狂风暴雨。佐助忽然在一瞬间有些失神,他的手从带着三道胡须的脸颊上一直往下,脖颈旁的动脉灼热的跳动着,佐助将双手锁在鸣人的脖颈上,然后一点一点用力,身下的人有些难受的窒息,流线好看的眼睛睁开来,佐助映入眼底的是鸣人血红的眼睛,里面不带有任何的情绪,却能看的见一个人放大的影子。

 

“嘶——”佐助皱了皱眉头,他下意识的松开手,嘴唇上传来的疼让他有些错觉。他直起身子,手指头占了上面的血,良久才把目光重新投到鸣人身上。

 

你那是,什么表情啊。

 

 

鸣人眼底的蓝带着一抹亮光让佐助忽然有些想要退开。他眼睛里的情感带着忧伤却又有些遗憾,带着庆幸和担心。他似乎完全没有在意他自己到底是什么样的庆幸,只是笑着看此刻压在他身上的佐助。

 

佐助的天空现在是晴天了。

 

“佐助.......”

被鸣人的声音惊醒的佐助忽然有些狂躁起来,他将鸣人按在地上,像是要用钉子把他钉穿一样。他的另外一只手毫无规则的伸进鸣人衣服里,隔着忍者背心的网摸着朝思暮想的肌肤。修炼的时间久了,身上不再是从前一样。手上的触感都能让佐助感知到他现在消瘦的身体,匀称又好看。一时间让他更为躁动

 

“鸣人,鸣人” 对于这种不应该存在的感情来说,佐助除了敢叫他的所爱的人的名字之外,什么都不敢回应。带着思慕味道的吻劈天盖地的下来,让鸣人有些不能接受,抬起胳膊来胡乱的推搡,最后却被佐助推举着锁住了双手的动作。

 

 

有些爱是说不出口的,佐助感受到鸣人的安静之后忽然也停下狂风暴雨的活动,鸣人被顶开的双腿无力的散落在身侧,胯间能明显接触到佐助硬起来的欲望。他忽然就停下所有的挣扎,胸膛前剧烈的呼吸开始平稳下来,然后他的视线里看到佐助喘着粗气的脸庞离着他越来越近,最后错开,额头抵在鸣人的肩膀上。

 

他在抖,不知道是在害怕还是在兴奋。

 

 

他感觉锁住自己手腕的掌心松动下来,鸣人只是试探性的挣扎了下,手上就恢复了自由。

 

你瞧瞧,你那又是什么表情啊。

 

鸣人双手抱住佐助的身体,安安静静的用呼吸来默许这一狂风暴雨的继续。


评论(3)
热度(17)

漩涡鹿下。

写手,龟速往画手爬行,旅行的意义

© 漩涡鹿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