漩涡鹿下。

牵绊(完)

“哟,佐助,好久不见”

 

他还是老样子,脸颊旁边的三道胡须样子的纹路随着他的笑变的弯弯的,蓝色的非常好看的眼睛此刻眯起来,能够再次看到这种让人讨厌又抗拒不了的笑容,一瞬间佐助忽然有些安心下来。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交谈的期间佐助下意识的从头到位扫了鸣人一遍,虽然此刻他是坐在椅子上的,佐助走过去到他旁边的位置,发现似乎除了被九尾查克拉包裹之外跟平常并没有什么区别,鸣人虽说是反应迟钝如果有什么不对应该也会知道,毕竟是他自己的身体,这家伙现在很平静,应该不是九尾查克拉暴走才对,那么....

 

佐助的眼睛锁住鸣人,在漆黑的瞳孔里细致又近乎残酷的剖析一切。

 

鸣人没有着急答话,而是一反常态的趴在拉面杯的边缘使劲闻了闻,脸上那表情真是,该用陶醉来形容吗?然后他站起身,把买没吃的杯面连同筷子一起端到厨房,收拾好了一切之后才重新走回来。

 

“佐助,你还记得卡卡西老师说过,查克拉是可以链接一切的吧”鸣人抬起头来,他眼睛盯着佐助,嘴角弯弯的笑,不是那种很灿烂的,是佐助从来没在他脸上看见过的,那种无比落籍的笑容。

 

该死

 

“啊”回答的话带着些许的颤音“我记得”

 

“因为这样,我现在才能站在你面前”鸣人手撑着下巴做出一副冥思苦想的表情,随后忽然眼睛亮起来“所以从某种角度来说,我已经不在这个世上了吧”他面对面的站在佐助身前,伸出手来拍了拍他的肩膀“能再看见你,太好了”

 

“呐呐,快给我讲讲,战后怎么样了”

 

鸣人凑到佐助面前,眼睛里充满了期待,就是这幅样子,这幅只会记得旁边伙伴完全不管自己的样子,佐助是永远控制不住心疼的。他原本想好好问一问鸣人这么长时间他去了哪里,现在这种情况是怎么回事,可是话到了嘴边,忽然意识到现在问出这些可能会不合适,或者可能是下意识的,他觉得鸣人的回答会让他彻底绝望。

 

“卡卡西成了火影,虽然不甘心,但是似乎他也不是一点用处也没有,村子在逐渐恢复”

 

“恩恩,真是太幸运了”

 

“木叶丸都成了能独当一面的人,你这家伙当初教了个不得了的人”

 

“是吗,这小子,不知道有没有开发新的色诱术”

 

佐助的眼睛一直没有过闪动,甚至连该有的眨眼次数都在尽可能的减少,鸣人每听佐助说一句就极其有精神的点着脑袋附和,让佐助一瞬间有一种时间过了百年的感觉。他们之间的关系调转过来,从鸣人追逐他的脚步变成他追逐鸣人。事情的发展总是需要先后顺序,最后才会出现结果,然而信念这种东西并不是简单到嘴上一直说着坚持就真的能做到的。

 

他现在抓住了,就握在手心里。

 

 

 

“我回了村子,以后不准备再离开” 佐助顿了顿,这才说起自己。

 

“已经决定了吗?以后都不离开了?”

 

“恩”

 

“佐助”鸣人的声音忽然很低,佐助下意识望过去,看见蓝色的眼睛里印出他自己的影子。面前的人像是耗费了所有的力气,长出了一口气,“我终于做到了,把你带回村子。嘛,虽然跟原定计划有些差别,我当初还以为非要把你打成残废才能拖回来,不过现在这样也很好”

 

太久没有说话的两个人虽然都是相互在乎却没有更多的话要说出口。自从中忍考试过后,两个人选择了不同的方向,一个是追逐力量,一个是追逐伙伴。这家伙从此以后的人生佐助都没有参与过,偶尔的见面也是刀剑相向。这不是他内心的自己。

 

 

佐助忽然有些庆幸,就在这个世界里,所有人都不知道鸣人的存在,他不是所有人的英雄,只是属于他一个人的救世主,该感谢鸣人,从来没有过放弃,才将他从彼岸拉回到同伴身边。果然,独身一人的滋味太孤单。

 

 

“虽然大家过的都很好,还是有些担心呐,佐助,如果我不在,村子就拜托你了”

 

 

哎,灯光好刺眼

 

从进到屋子里的那一刻开始佐助就觉得异常的光亮刺得眼睛很疼。

 

佐助有一瞬间的恍惚,面前的人似乎被阳光照得变成了透明,那层橘红色查克拉开始跟随他的主人一起逐渐开始越来越小,越来越弱。

 

失去,似乎在弹指一挥间。

 

 

“怎么回事!”

 

语气加重了呢,一些细小的情绪透过声音透露出来。

 

“嘛,应该感谢九喇嘛才对,不然我也不可能见到你”鸣人似乎觉得如果不让佐助知道事情的前因后果,这家伙是不会死心的,与自己想要保护他的初衷有了歧义,那么以前做的一切都是没有意义的。

 

“你可是认可了我的,但是我却不想让你继续嘴上说着认可脸上却是一副凶神恶煞的,拳头不该挥向朋友。当初本大爷不是说过,折断你的手脚也要把你带回来,不过我可不想拖着同伴的尸体来庆祝战争胜利”鸣人手指头在桌子的边缘划着漩涡的圈,“所以啊,不息搭上所有的力气,我也要做到。之前跟大筒木辉夜的战斗已经把查克拉耗尽了,最后的最后,九尾把自己的最后的力量给了我,可惜呐,身体负荷不了,果然到最后还是倒下啦”

 

 

 

事情的发展完全被带入到了另外一个方向,佐助完全不知道期间鸣人的身体里竟然经过这么多的变化,九尾沉睡,最后的查克拉全部都给了鸣人,然而鸣人因为之前大战的消耗和疲惫导致身体承受不住,最后终于在战争的结尾也落下帷幕。

 

他本来该是拯救了忍着界的英雄。

 

 

“那你现在....”

 

鸣人张开手往自己身上看了看“这个,虽然我也不是很清楚,但是当初在一片黑暗中听到了九喇嘛的声音,还是一如既往的不知道有话直说”

 

越来越透明了,他头发的颜色已经开始淡到发白

 

“我要把自己的忍到贯彻到最后”鸣人笑着“所以,佐助,我不会让你死的。虽然很奇怪,但是有意识的时候似乎是通过你的视线看这个世界,不过大多时候是在沉睡,偶尔会通过你的眼睛看到村子里的大家,能看到小樱和纲手婆婆。还有佐井,还有鹿丸,大家都生活的很好呢,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感觉你的想法我都能感受的到,所以一直都放心不下”

 

 

眼睛?佐助下意识的触摸到自己的写轮眼,现在已经可以正常使用了,确实在战后的一段时间,写轮眼无法使用,当初卡卡西也说过,他发现自己的时候身上一层是橘黄色的查克拉包裹着的,也就是说那是鸣人身体内的查克拉。说来奇怪,佐助那时候伤的很重,虽然缓慢但是他身上的伤口一直在持续恢复着,这也是为什么佐助能够活下来。

 

九尾的查克拉,是有恢复和治疗的作用的。

 

那么鸣人当时,是把他自己封印到了佐助的眼睛里,并且将最后九尾给鸣人的查克拉全部都用来保住佐助。

 

 

分析出来的结果让佐助有些反应不过来,他的手触摸着写轮眼,眼角有血流出来,透过一片血雾看着鸣人的脸,那家伙一直笑嘻嘻的,他应该是知道的,九喇嘛可以跟他交谈,那么他们应该是心意相通的才对,如果是这样九喇嘛是不是当初将鸣人封印在佐助的眼睛里,只是为了让这么多年的追逐不会白费。

 

“鸣人.....”

 

“差不多了”鸣人看了眼窗外 “幸亏卡卡西老师把九尾的查克拉封印在了你的护额里,昨天你倒在我家的时候触动了查克拉,我才能出来,嘛,不过治疗你花费了不少时间,当时差一点就消失了,不过还好,还能在见你一面”

 

 

鸣人指了指桌子上的护额“同伴之间的羁绊,木叶以后的未来,大家的幸福的生活,佐助,以后就交给你了”

 

 

奇怪,灯怎么忽然黑了,刚才还刺眼的要命的灯光忽然黑了,只剩下映着鸣人轮廓的查克拉,模模糊糊的佐助看见他竖起大拇指冲着他

 

 

“呐,最后的最后,好好的跟你道个别,别忘了我哟,还有,虽然很讨厌你但是也很喜欢你呐”鸣人笑着“有话直说,这就是我的忍道。”

 

 

 

 

天黑了。

 

似乎比当初宇智波灭族那一夜更黑。

 

如果说曾经佐助的目标是光复家族和报仇的话,现在已经无所谓了,鸣人的死带走了他最后一点光,从一路黑暗中,慢慢看到星辰照路,路的尽头有个吊车尾等着他。佐助的一生像是走马灯一样来来回回穿梭不停,最后定格在两个幼小的孩子身上,互相仇视着最后却情不自禁的笑起来。

 

拥有过同伴,拥有过在乎的又爱过的人,再回到原样那就太落籍了。

 

 

会好好的吧。

 

佐助伸手从桌子上拿过护额,紧紧握在手里,忽然泪水决堤,一个人默默的在屋子里无声的哭出来。

 

这家伙,居然把一切都托付给他。

 

果然吊车尾,只会给别人找麻烦。

 

混蛋

 

 

 

 

 

一直处在阴云中的世界,今天忽然绽放出异常强烈的光,连天细雨过后灼热的温度开始烘烤大地,雨水去洗刷战争留下的眼泪和血,温度使其蒸发最后消失不见。

 

 


评论(4)
热度(16)

漩涡鹿下。

写手,龟速往画手爬行,旅行的意义

© 漩涡鹿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