漩涡鹿下。

三个人一只猫 (浮生小记) 1

   那是我来北京的第四年,平平淡淡的生活,三点一线公司,饭堂和宿舍。离开学校已经四年了,我依然改不了把自己租的房子叫做宿舍的毛病,因为太冷,没有亲人没有朋友所以没有家的感觉。

  

   我一直都觉得自己算是幸运的了,虽然住着破破烂烂的地方好歹没有像是电视剧里面一样凄惨的寄居在地下室里,终日不见阳光,每天饭都吃不饱。直到后来我才直到,哦,其实是我想多了,已自己现在的条件居住的地方其实是跟地下室差不多等级的。

 

   记得刚从学校毕业接受培训的时候,老师说从事这个工作半年扔是职员的就可以放弃这份工作了,因为不会有前途,我一直都想这么做,可是没想到时间如此之快,转眼间半年悄然而过。还没来得及追忆就已经要开始忙碌的过活下一个半年时间,就这样一年又一年,我从刚毕业的青春年少一直到现在的心境沧桑,这其中不过也只是四年的时间。

 

   一种感情开始发展开始成为奇怪的萌芽,我忽然觉得男生似乎没有什么用,毕竟该修理的该搬运的生活该会的我一个人都能办到,朋友在身边走走停停,有的分开了但是我却在想念,可是从不会主动去试着联系,最怕一通电话接起来,那边礼貌的问你是谁。

 

   就是这么一个没有荡漾没有波澜的岁月里,我开始期待着盼望着。

 

   我有一个好朋友,从小到大认识了10年的朋友,今年她毕业了,我们之前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有联系。因为时间久了接起电话都不知道说些什么,她在石家庄我在北京,虽然不远但是几年间基本上没见过几面。

 

   她马上就毕业了,她想来北京找我。怀抱着和我当时同样的梦想,她说不想荒废自己能支配的所剩无几的时间。真好。北京的天似乎从那天起开始不再有雾霾,我起初惶恐着害怕着,怕时间划出的一道隔阂无法抹去,怕我们见面时相对无言只能尴尬的笑笑。

 

   我们认识了十年

   从青葱岁月到沧桑满面。

 

   社会和现实让当初拉钩说好永远不分开的誓言显得如此微不足道,就像当初偷偷约着相见的两个小孩慢慢开始退出记忆里,从脑海中渐渐模糊起来。

 

 

   我揉了一把眼睛,忽然有点害怕又有点想哭,就别重逢担忧更甚喜悦。她对我说,以后! 我陪着你!我信了

 

   嘿,好久不见了。你还好吗?

 

 

   我在见到她的时候并没有熟练说出自己排了很久的话,只是看着她跟以前没怎么变过的脸和身材,然后静静笑着。

 

  “ 一想到以后会有一个傻逼的陪伴,我很开心呢” 我说。


评论

漩涡鹿下。

写手,龟速往画手爬行,旅行的意义

© 漩涡鹿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