漩涡鹿下。

南北

下雪了

 

北方背上背着裹得严严实实的人,尽管如此身子骨仍旧能看得出是单薄的一把,瞅着叫人心疼,那人脑袋都不抬,裹着厚厚实实的围巾,整个人伏在北方的背上,若是仔细看过去,还能瞅见两人共同围着同一个围巾取暖,那颜色是暗红的,跟寒冬腊月里盛开的梅花一样鲜艳

 

 

那哆哆嗦嗦的人穿了一身白色为底的衣服,锦绸华缎,太阳一照能泛出一层银光,上面密密麻麻的针脚刺绣,一大片斗彩如意云纹盘跃然于上,那上头绣的好看,边角是带着点翠蓝的图腾,琳琅满目,雕花刻木,偶然绣的几只单色调的蝶翩然起舞,光这一副美如画的景儿都能栩栩如生。

 

颇有精致温婉模样的褂子肩头背后落上几点雪,那意境自然不用说了。

 

 

美是美,可苦了身下背着他的人,冬天里一片雪白,显得冷,要想瞅着暖和些可不能穿着中看不中用的衣服,北方倒是像懂得时节更替的人,这人一身的黑色袍子,袄子领上带着些毛茸茸的配饰,扎紧的袖口,盘纹的纽扣,衣服上带着些金纹路倒是也不显得拥挤,统共也就边边角角点缀的绣上了一些,瞅着也是好看。

 

 

“这么些年没过来了,不是嚷着要看雪,现在有了却脑袋都不抬一下,不是白白挨冻了”

 

脚印一步比一步深,踏在皑皑白雪中排出一长传的距离,这时候若是扭头往后看,必定能看到一大串,走过的路成了点距,慢慢罗列起来成了一辈子的长度。

 

 

北方的下巴和嘴被厚实的围巾围住,说出来的话声音带着些浓浓的模糊。他努力的抬起脑袋来,呼出一口气遇到寒冷的空气立刻有了形体,白茫茫的一小片飘在眼前。南方听了这话稍微抬了抬头,透过北方头发丝的缝隙他眼睛里落进点点殷红。

 

 

梅花啊,真好看,还是第一次看见。

 

 

他伏在北方的背上长呵了两口气,这才下定决心双手搓着捂到北方的脸上,他靠到他耳边“放我下来吧”北方一听点了点头,脸颊被冻的有些泛红,他贴着南方细嫩皮肤的手掌,笑着闭眼“你不嫌冷了”

 

“冷也得下来,我就是为了这雪为了这花来的,等到下一次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再来了”

 

这人忽然笑了,小心的把他放到地下,南方还穿着秀气的布鞋,一触碰到了雪虽然隔着一层温度也足矣把寒冷化成水。鞋沿湿了一小节,他并不在意,北方把原本缠绕在一起的大围巾解下来,一股脑的都围在南方的脖子上,最后将他包裹的只剩下双闪亮的眼睛,这才放下心

 

 

 

阵阵幽香绕园沁,几缕暗梅出墙来。

 

南方把手从宽大的袖子里伸出来,手指头间刚触碰到花蕊就停住了。

 

 

“花是好看,可惜只开在下雪的时候,这一辈子我也难得能看见几回。”他扭过头去看着站在不远处的北方忽然弯弯的眼睛笑起来“不过这也是与众不同的地方,别的花都不开只有它开,风骨可见一般”

 

南方冲着北方招了招手,叫他过来。

 

那人信手阔步,踏雪而来。黑白相配也不显的突兀,只觉得整个人沉稳值得依靠。他怕南方冷,到了跟前双手把南方的手拢在一起,宽大的手掌包裹住极其踏实。他把手送到嘴边心疼的呵着气。

 

 

“这下满意了?太冷,我怕你禁不住,还是回去吧”

 

这下南方难得的执拗起来,笑着摇了摇脑袋,“再看会吧,我怕以后都见不到了”

 


评论

漩涡鹿下。

写手,龟速往画手爬行,旅行的意义

© 漩涡鹿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