漩涡鹿下。

落花

慕容白头一次见到这小妖的时候,大概还是在十几年前。

 

慕容家世代守护在石牛镇,保护一方百姓平安,那时候他还小,虽然剑法娴熟但实际上也没真刀实枪的战过,过了十岁的那一年,慕容白被他爹领着到了石牛镇村口的林子里。因为有阵图护着,所以村子里横行的妖并不多,历练就是需要在险峻的地方。

 

他爹将慕容白丢在了一处山谷里,那是他第一次独自面对妖怪。

 

 

万万没想到,还真让他遇着了。少年手执着一柄通体纯白的长剑,向里的剑穗晃悠悠的却又不耽误他一把剑端的四平八稳,剑端指着他面前头上长着两个尖尖角的妖怪,那家伙像是被定住了似的,一动不动。

 

“哎,小朋友,荒山野岭的在这多不安全,来来来,无敌帅气的哥哥送你回家”那妖怪脸上带着欠揍的笑蹲过来朝着慕容白张开手。他现在脑子里的弦正紧绷着,这么一动作把面前的小孩吓了一跳,下意识的一剑挥过来冲着妖怪的腿刺过去。哪知道被那妖怪一档,锁了动作,小娃刚要发话,就见妖怪打了个响指

 

“送你花,喜欢吗”

 

慕容白斜过视线看着鬓边长出来的花瓣,他另外一只手摘下来把花儿捏在手指尖端详,通体雪白的小花,真好看。一瞬间的失神,那妖怪的手已经到了慕容白身侧,这小孩警惕性太高,感觉被制住的剑松了松,他下意识的用力往上挑着刺过去,妖怪反应力也是不差,一转身想跑,结果这柄剑直直的扎到他屁股上。

 

就那嗷一嗓子,就知道有多疼。

 

出乎意料的,慕容白没有想要杀他,所以收剑入鞘,低着头看趴在地上哀嚎的妖怪。忽然信心倍增。小大人似的脸上一副冷冰冰模样,清秀的面容从这时刻已经开始显露出来。他尽量把声音放冷道“为妖不许作恶多端,下次再见定杀不饶”

 

那妖怪“啊?”了一声,一脸莫名其妙的瞅着白色衣服的小孩转身就走,一开始走的很忙,像是刻意把步子放稳,然后开始跑起来,最后蹦蹦跳跳的不见了。

 

 

他捏起被小孩丢掉的花儿,屁股上忽然就又疼起来。

 

凡人小孩真是太不好对付了,以后要躲开。

 

这是这个叫王大锤的小妖怪从那之后一直根深蒂固的想法。

 

花开花落,人来人空,数十载弹指一挥间,转眼他已成为名居一方的慕容公子,当初那小娃娃摇身一变成了守护村子的英雄。

 

 

那是他第二次见到他。

 

慕容白十七岁的时候,他的父亲因世世代代的诅咒折磨而死。那一天石牛镇竟然下了雨,瓢泼而来,似乎也在纪念这位守护他们三十多年的英雄。慕容的府上,从大门到走廊到前厅,无一不是用白色的绸缎点上,写着祭字的灯笼昏黄,把灵堂内外照的通亮。

 

所谓英雄,一直都是孤独的。

 

他独自支撑起慕容一家,从父亲的肩头接过来这柄重担。那时候他还是单薄的一身骨架,眉宇间英气逼人。他一身孝衣,背脊笔直的跪在大堂里,眼睛从未流泪,却有更哀伤的光蜿蜒婉转。

 

 

他知道有妖来,只不过这味道很熟悉,所以他没大惊小怪。

 

那头上长着尖角的妖怪扒着门框往里面看。大街上人人都在讨论着慕容大人去世的事,人心惶惶不安,都在想现在的公子行不行,要是失去了慕容家该怎么办。

 

 

那还用想,当然是他这个小妖王来拯救世界。

 

当他抱着幸灾乐祸和以后会前途无量的想法来到这看看的时候,忽然被慕容白的神情吓到了。他说不清楚但是就是很心疼。

 

 

那小孩长大了,不过一脸臭屁的样子还是跟当初扎伤他的时候没啥区别。

 

妖怪想走,往后退了两步忽然又转回来,他把手背在身后,尽量声音小一些省的惹人耳目。一个响指,那脱了冠的发间耳旁多出朵白色的山茶花来。慕容白神情恍惚了下,他伸手捏下,在指尖把玩,那朵花很熟似乎在什么地方见过,但是他却想不起来了。

 

慕容白回头,看见门口一丛灰蓝色的布衣一角。

 

 

从小他就听说过,石牛镇是个特殊的地方,他们的先祖在这里合力打败过妖怪,战胜之后从此人们居住在此,繁衍生息。慕容家世世代代是为了守护这个村子而生的,尽管落在他们身上的诅咒近乎苦不堪言。

 

他被领到高阶的建筑物上,那有一个看着似乎造型很独特又有点搞笑的石牛雕像,然后他伸手摸了摸那石头。

 

慕容白永远想不到,最后的最后,他竟然会死在这里。

 

 

心魔由心而生,他最终没能抵挡住心魔那便是他输了。

 

输给了不如他的,输光了慕容家祖辈的名誉,更输掉了他作为守护者的资格。当他乱了理智,黑发飞舞一身墨绿色衣服的站在一众人面前时,脑袋里重复着“杀,杀了所有人”心底最阴暗的一面被利用,被揪扯出来,成就了现在入魔的他。

 

 

幸好,孙悟空的金箍棒将他附体的心魔驱赶出来,慕容白的身子往下掉,落在两潭相交的那处,眼睛睁得浑圆。他,不甘。

 

 

所以说,如果最后非要选择结束的方式,那么他宁愿亲手结束这一切。

 

带着对这一切的愧疚,带着所有彷徨无助和不安,在这一刻,慕容白忽然坚定起来。他跃身而起,正好看到与其他人相对的心魔实体,自小训练的身法丝毫不差,他几个动作将心魔锁在身后,御起的几柄剑连着他自己的身体一起穿透。

 

石破天惊,烟消云散。这其中也不过个把的时间。

 

他面对着的是曾经有过两面之缘的小妖,到现在他都还不知道这妖怪的名字,就见身后那负重不见了,他知道他用自己的生命连着心魔一起带走了,滴滴答答的血从嘴角留下来,他忽然想笑,最终是他的胜利。

 

 

面前的妖怪护住身后的人,他下意识的用手挡着,半天才缓过神来放下胳膊。他偷偷看的样子忽然叫慕容白印在脑子里。那十几年的记忆匆匆流过。

 

 

他终究,还是守住了。

 

 

花开的时候最珍贵,花落了就枯萎

 

错过了花期花怪谁,花需要人安慰


评论(4)
热度(19)

漩涡鹿下。

写手,龟速往画手爬行,旅行的意义

© 漩涡鹿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