漩涡鹿下。

对峙

孙悟空收了手, 金箍棒往前一扫腾出个空来, 一个后翻. 身子稳稳当当的落在河水相隔的对岸. 正好与吃了一棍子,受力落在对面的显圣真君两两相望。

 

猴儿闲不住,心里有事也藏不住,悟空将手中的棍子挽出道花来,金光乍现甚是好看,此举有意且无意,但看这舞法旁人许是瞧不出什么门道,其内却是另有玄机,孙悟空招招出奇,一众天兵围剿多日竟无可奈何,自然这功劳可不全在金箍棒身上,猴子早年师从须菩提,自方寸灵台这仙儿地儿受了点化,运起的身形里一招一式都是带着特有的气力,若不是师从一家的人怕是不会感受出来,这才是孙悟空暂停与杨戬之斗的原因。

 

“三眼小儿,俺且问你,师从何处?”

 

 

杨戬手上不减丝毫力气的握着武器,身形伟岸,一身正气,那生的宽肩窄胯好一个玉树临风的真君二郎。这人顿了半晌未回话,自然也是有自己的打算,面前这猴子运用的乃是本家的气法,修为和内力,一招一式散发出来的气息都格外熟悉,混在一块战了片刻有余才意识到. 这猴子所用章法却是跟他师父所授如出一辙,此以外,早先玉鼎真人也曾嘱咐过,切勿与花果山的孙悟空相战,否则必是鹬蚌相争渔翁得利。

 

待到杨戬再去追问这得利的翁为何人, 他那白胡子的师父却不再答了。

 

杨戬见孙悟空来问便答“家师乃是元始天尊门下,道教“十二金仙”之一居于玉泉山金霞洞的玉鼎真人”

 

只见这孙悟空暗自念叨一会,忽然漏了笑“乖乖,俺不过问问名号,你这小儿倒是连住处都报了”猴子见杨戬未与他争论,只晓得他必是也觉出此中不对的地方,便也不在想拐弯抹角,直言道“那你可从别处有习得本事?何故与俺使出的如此相像”

 

却见杨戬摇了摇头道“师从一处怎可再拜?家师倒是与我提起过你,如此看来应当你二人是相识才对”顿了一顿“不过,你这乃是本派的修为之法,旁人万般不可能得知,如此,你竟不认识家师?”

 

 

猴子细细咀嚼想来, 立在原地半晌没动,杨戬这番话倒是无错,自个一身本事是从须菩提那得来的,不过自从离开方寸山之后再去寻却是根本寻不着这个地方,莫不是有高人造出另外一方天地, 出了这地儿便是再也无灵台方寸一说?孙悟空也是半信半疑,到了今天才察觉此事着实颇为怪异,思前想后,这才捏着个不敢断言的推论说出了口“莫不是... 你那师父变化为须菩提祖师?传授本领于俺?”

 

原本模模糊糊的思路叫孙悟空一说出口这才理出思绪来.“如此这么一说.统共不过百十年前家师才自海外而归,也不说何去何从,只道是机缘造化了一场,这可和你对的上?”

 

 

百十年间?这话说的还真是模棱两可了, 且不说他海外学艺之时明明算着过了七年之久,等到赶回花果山已经不止轮回了几世了,这么说来那方寸山和外界的时日应该是不对的,也大有天庭凡间一日一年的意思。自从回来到如今闹上天庭,可不就是这百十年间发生的事?如此这么想来,倒是对上了。

 

猴儿一笑, 攀亲模样的收了金箍棒, 一个腾身便跃到河对岸去“瞧咱们, 这不是大水冲了龙王庙,自家人不识自家人了?”话罢上的杨戬身前, 上下打量一番后双手搭在一起拜了拜算是见礼“如此一算. 你倒是先于我得师父相传,这么来说, 俺还的叫你一声师兄呢”

 

 

杨戬见他连傍身的武器都收了去, 如今一幅不抵挡的模样,仔细想了想, 这猴头如此说应该是不错的,他杨戬虽然高傲也不是不懂礼的人,即刻双手抱拳还了。“不过此番前来,乃是玉帝受命,要我擒你,师父又嘱咐过.不得与你相斗,这可如何是好”

 

 

孙悟空可是一顶一的聪明,也作不慌不忙, 直拉着杨戬的衣袖“师兄,你不妨再想想,师父乃是元始天尊门下弟子,三清虽不问世事却也于天庭有莫大震慑力在,怕是其中早已积怨已久,不过是寻了你我为出口罢了,此一番争斗玉帝派你前来乃是让咱们自家斗的两败俱伤,那渔翁之利岂不是归那玉帝老儿了”一段话说的抑扬顿挫.词句情真意切直引得二郎真君怔了怔,他不喜天庭时日已久却也没想过其中竟如泥潭杂乱,恐怕一朝入了便是自身难保。

 

 

“你此话有理,如此你我二人便不斗了?”杨戬道

 

“岂能不斗?还有斗个苍穹尽知才可! ”孙悟空回了句

 

杨戬不如他聪慧, 一时不得要领,却见那猴头也瞧出来了. 补充道“师兄尽管用出个法来,让那玉帝老儿莫生疑,俺便是要顺藤摸瓜. 上的天庭去看看那众仙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你我见机行事,可好?” 杨戬与这猴子相见不过也就是这一两天的事,其中钦佩之意却犹如积攒许久一般, 当真也算得上英雄惜英雄,听了悟空一言,即刻点点头, 自储物的乾坤袋里拿出一柄勾刀来“这样可好?我用这勾刀穿你琵琶骨, 不过此法用于平常神仙倒是有用,你乃是天生石猴,这身本事却是一柄勾刀锁不住的, 我随即上报天庭说已擒得你,这样便可不着痕迹的上了天”顿了一顿又似觉得什么不妥,说了句“不过左右刀穿骨肉,疼定是有的 ”

 

孙悟空道了声高招,二人便依此计,二郎神下手也算是快又很,一把刀子使的凌厉,孙悟空也就是感觉那么一瞬的事,锋利入骨,果然是疼的。

 

寻常精怪最怕的便是斩妖台, 台上不论道行深浅,就算是堕仙也能让他散尽魂魄永世不得轮回。孙悟空受着那天雷地火,刀劈斧坎仍旧半点事没有, 一种仙官连连称奇,那猴子得空不着声色的瞅了眼杨戬,只见他回望的眼里也带着担忧,悟空一笑,若不是这勾刀做秀,单凭这身玄铁身子估计也镇不住这帮昏神仙。孙悟空仰天长啸,只叫三十六重玄天都震了震。

 

“玉帝老儿!俺要看看你还有什么手段!”

 


评论(3)
热度(13)

漩涡鹿下。

写手,龟速往画手爬行,旅行的意义

© 漩涡鹿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