漩涡鹿下。

吴老狗

狗五走在路上的时候没有来得打了个喷嚏,三寸丁满身是土的在他袖子里动了动,估计是能感觉出什么不对劲,狗五一边手上提着刚从城外下斗淘到的好东西,趁着天还没亮赶紧往家走。

 

 

天头冷了,不论是人是狗的日子都不好过,他们这一行的都有讲究,从斗里出来回家不能直接在大门往里头走,邪气不能入家门,虽然狗五也不在乎,保不准哪天就遭了报应呢,这些都是他早就预料到的。不过既然道上传他也就当回事了。每次习惯性的从吴家侧门进去,今个回来的路上特意绕到前门瞅了瞅,前门停着辆军用的轿车,在长沙这地儿敢动军队车的,除了张大佛爷还能有谁?

 

狗五见徒弟开了门还没迈脚进去劈头盖脸的先问一句“佛爷来问什么事?”

 

山子是狗五的徒弟,平常堂口之类的他没时间了大多数都是潜了山子过去。那边一听点点头“不知道,在这等了有一会了”

 

狗五转念一想,刚才看见的车可是连火都没熄,张大佛爷不可能亲自过来,那这车派过来只可能是为了接他过去了,狗五一撇嘴,总觉得又有什么难办的事不然佛爷也不会这么早就上着提溜人来。

 

“探到什么风儿没?”

 

山子皱着眉“来的是张大佛爷的勤卫兵,说是张大佛爷来让接老九门管事的。听说八爷已经老早就被请过去了,剩下的倒是没听见有说啥”

 

得了,连老八都没能幸免于难,看来这事还真是棘手的不行,他把手上淘上来的物件全都交给山子,然后探着脑袋看缩在袖子里头的三寸丁,山子接过来就这么看着他家爷,大气都没敢喘。

 

狗五一拍脑袋“哎,刚才佛爷那边的人来问我,你说的啥?”

 

“我跟他说咱家五爷前些天下斗去了,到今个都还没回来呢”

 

狗五一听就乐了“好好”这要是平常还不好脱身,幸亏就这他下斗这身还能给瞒过去,不论怎么样至少也得等到听住些风声了再露面才成,解就跟老八不论怎么是逃不过去的,谁让他们俩一个脑子好使一个嘴好使,佛爷能放过他俩?

 

“山子,回头前门的车就晾着,来问的话就说我没回来”狗五交代完扭头就走,一边走一遍念叨着可别怪兄弟不仗义这些乱七八糟的,这可是个脚底抹油开溜的好时候,错过了就不定得死多少脑子了。先出去城外躲两天,佛爷也不至于大手笔得来寻他,等到有些风声了再看机会回来就成。

 

与此同时,立在铁皮火车前面的齐铁嘴结结实实打了个喷嚏,愁眉苦脸的看着张启山伸过来的手一脸不情愿的拽上去,他是真不想进这黑漆马虎的地方啊!


评论
热度(12)

漩涡鹿下。

写手,龟速往画手爬行,旅行的意义

© 漩涡鹿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