漩涡鹿下。

云烟小记

日本鬼子的第一枪打响了的时候,村头东的那颗柿子树才熟透。

 

头入夏的时候,家里大人还跟他说,等到秋了就把树上的柿子摘下来给娃儿吃。谁都不知道这棵树是谁种下的,只是在村子开始有了人烟的时候,它就在了。村长说这树是先他们前头在这的不能砍了,所以在柿子树那地儿旁边修了坐石牌子,从此所有人进出城里都要从这走过去。

 

 

他坐在麦子地里头,小手一芽一芽的掰着穗粒,那里头结成的果实饱满,他就赶忙塞进嘴里,这在村里头的小孩堆儿里可是好宝贝,人人兜里都揣了一口袋,扎在一起玩的时候饿了就嚼上几颗,甜的。

 

 

后来日头黑了,小孩们都回了自己家,他不情不愿的这才回去,家里的娘给做了好东西,这是收秋的头一把麦子,磨出来的面蒸出的馒头又白又香。娃儿手里攥着一个三口两口就啃上去,收成好了,阿爸就能进城换成肉和新鲜的蔬菜,他已经好久都没尝到这么好吃的饭了。

 

 

这一天娘出奇的温柔,他窝在娘的怀里就听那村妇一声一声慢悠悠的唱着童谣,月儿星稀,小娃娃枕着娘的手臂呼吸均匀的没一会就憨憨入睡。整个村子都是黑的,家家户户熄了灯,偶尔几声犬吠的声音倒是吵着娃了,他揉揉眼睛不情愿的张口就哭。

 

“别哭!宝儿!别哭!”

 

 

娃娃睁开眼睛,忽然眼前的景儿变了,娘在怀里抱着他,躲在街角拐弯的泔水车旁边,他顺着街头往外头看,就见着一片红,那火可真大,一把大火借着东风把村里里挨家挨户的全部吞噬了。哀嚎声,听不懂的乱七八糟的叫嚷声络绎不绝,小娃吓了一跳停下哭来看着娘。

 

“娘,有人在喊救命呢”

 

村妇拿拇指把刚才娃儿脸上的泪给抹掉,然后仔仔细细盯着他笑他看着面前娘的脸忽然有些不真实,娘的嘴角是翘着的可是眼角却淌下泪来

 

“宝儿!一会娘抱着你跑,要是遇到大兵你就趴在地上千万别动听见没!”

 

小孩叫村妇的语气给吓了一跳,这才点着头应下来。那女人把他搂进怀里,身子探出去看了看四周,娃娃叫她用手挡住眼睛,他看不见只觉得一阵漆黑,耳朵里熟悉的声音嘶喊着,咦?这不是二娘的声音吗?

 

仅仅是一闪而过,村妇抱着他顺着身后的小巷子穿过去,只要出了村头就行了,出了村就能躲进大山里,等到平安了再回来。他能听到娘跑步的声音,嘴里呼哧呼哧的出着气,娘身上的红色小棉袄都被汗湿了,他手紧紧抓着胸侧的衣服,慌乱的怕他娘扔下他一个人。

 

 

 

快到了快到了。

 

 

“啪——”嘶!这是什么声音怎么这么响。娃娃还没来得及捂住耳朵就叫这声音震得耳鸣。他就觉得娘的身子在往前倾然后控制不住的趴着摔在地上,娃娃刚要嚷,他娘那双手就抱住娃儿的脑袋,然后整个身子弓起来些把他护在底下,娘的手很热但是有滑腻腻的,不知道是什么的液体抹的他满脸都是,这味道真难闻,他撇着嘴在黑暗里不满的看着。就听见娘气若游丝,说话断断续续,简直快要不能连成片

 

“宝儿,你听着,等大兵都走了,你在出来,千万.. 咳咳..... 千,千万别动啊 .....”

 

娘.天黑了,你什么时候唱童谣哄他睡觉啊。

 

 

 

他从村妇胳膊下的缝隙里看见外面的天红了又白了。也不知道过去多长时间,村头没有人来,他没听话,拔开娘的胳膊出来,小小一个身子,立在石牌子前头,那牌子上的血足足比他高了一个人,回头看见娘趴在地上,后背不知道叫什么崩出个洞,那里头的血乌泱泱的流着好像永远也流不尽。

 

 

 

“啪嗒”柿子树上的果子熟透了,可惜没人去摘,掉下来的柿子全都喂养了大地。

 

 

 

整齐的军队立在村头的牌子前,他扭过头去看见为首的一个人骑在马上,威风凛凛的就像是娘说的英雄一样,他看起来非常年轻,军帽一丝不苟的戴在头上,规规矩矩,身后那些大兵的军队也不跟昨天晚上的那些一样,看起来都透着一股子正直劲儿,小娃娃也是胆怯了吓得坐在地上哭着往后退。

 

 

那马上的人始终皱着眉头,他四处环顾了一会脸上的那种悲凉是这个娃娃读不懂的,他跨下马来一身军装笔挺干净,军靴踏在土地上扬起一层沙。然后他到了娃儿面前蹲下身子来,那小孩被吓得连哭都不敢了就直直的瞅着他。

 

“对不起,我来晚了”那个军官说了这么一句。

 

 

...........................

 

...............................................................

 

“看的懂吗?”

 

“勾拐,勾点。”他瞄着门上的日本字。“勾——勾蛋。”

 

“看不懂就直说。”

 

他不好意思的点了下头然后借着压帽檐的动作往后退了退,张启山瞅了他一眼然后走在前面,当初那个娃娃已经成长为了出色的军人,在这个兵荒马乱的年代,他如此庆幸着能遇到一位不可多得的英雄。

 

 

柿子树上的柿子都熟了,你说村头的那颗吗?早砍了。


评论
热度(3)

漩涡鹿下。

写手,龟速往画手爬行,旅行的意义

© 漩涡鹿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