漩涡鹿下。

他们的一天

昨天下了一晚上的雨。

 

夏季,往往是多雨的季节。绿谷关上窗户的时候,回头正看见爆豪睁开眼睛,他大概是被雨声吵醒了,有些不耐烦的啧了声,翻个身转过头不再动弹。绿谷想了想,拉上了两边的窗帘,明天必定是一个从早就放晴的天气,难得的休假,他意外的想和爆豪一起,睡个懒觉,然后舒舒服服的度过一天。

 

他脑子里是这么想的,仔细的整理好窗帘闭合的缝隙,确认没问题之后才转身又回到床上,窗子关上之后,夏季特有的闷热感忽然袭来,空间是密闭的,雨声夹着闷雷的声音,不知为何意外的让他有些心安。绿谷怕爆豪热到,在临睡前还特意开了冷气,他把仔细叠在床脚的薄被拽过来,稍微给他盖上一层,这才重新躺下。有点黑,他看不见爆豪是否也在望着自己,绿谷侧着身子听他平稳的呼吸,然后有些讨好意味的凑过去,额头顶着额头,两个人窝在一起睡着了。

 

 

这是他们同居的第五年,也是他们互相坦白心意的第七年。

 

绿谷以为他会比爆豪更早的醒过来,可是没想到他睁眼的瞬间看到的是爆豪穿着四角内裤从门口走进来的场景。他把乱七八糟裹在身上的被子往旁边掀开,眼睛不曾眨的看着爆豪坐到床边。他应该是已经洗漱过的,由于离得距离很近,绿谷能闻到他身上牙膏的味道。

 

这不是属于爆豪本身的,但是绿谷很乐意在每天的清晨去亲口尝一尝,所以他们交换了一个早安吻。

 

 

“天亮了?”绿谷问

 

爆豪用完好的手臂指了指床头柜上的闹钟,绿谷偏着头望过去,没想到已经快11点了。他凑过去张开手抱着爆豪不撒。如果是放在以前那么他的发小必定是直接一拳打过来,实际上刚同居的那一段时间也确实每天都在上演暴力场景。他猜小胜一定是不太习惯与别人亲密相处,所以总是用暴躁来掩盖害羞,幸而绿谷极其有耐性,他用每天不间断的斯磨让爆豪开始对他的种种行为坦然接受。

 

 

“小胜我帮你换药吧”这是近些日子新加的环节,实际上爆豪休假已经有一周了,他在战斗中右臂骨折,随后被勒令做休息调整,尽管爆豪拒绝过,但是仔细想想,能够体验一下普通人安稳的日子其实也不错。绿谷也是这么认为,小胜选择了恢复缓慢的治疗办法,这让他们难得的有时间能够好好在一起。

 

 

同样只穿了内裤的绿谷伸了个懒腰,然后从床上下来,他走到窗户边上,拉开了一半的窗帘,果然和他猜想的一样呐,高温夏季的雨夜过后第二天必定是日头暴晒,太阳大概从清早就卯足了劲的发热发亮。

 

“臭久,太亮了”爆豪说

 

绿谷扭过头来正看他用胳膊挡着自己的眼睛,从暗到亮的转变确实会在一瞬间很难接受,不过习惯了也就好了。绿谷转过身来“啊小胜,胳膊不能动,医生叮嘱过得”他看着爆豪那缠满了绷带的左臂,忽然有些着急。

 

“我当然知道啊,这不是习惯了”

 

不论是战斗还是日常,他都习惯用左手。

 

绿谷逆着光,他知道爆豪一定没有看见自己脸上的笑容。“对了对了,换药”绿谷跑到橱柜旁边,然后把急救箱拿出来,里面有消毒酒精还有一些治疗的药,他按照医生的吩咐把爆豪前一天被水打湿过的绷带小心的解下来,看了眼受伤的程度大致比刚骨折的时候好了很多,绿谷也安心下来,他挑了新的绷带,然后仔细的,拿捏轻重的一层一层绑上去,时间耗费的有些长了,长到爆豪都忍不住开口说他慢。

 

“很严重的,在我心里小胜受伤是很严重的事情,有很多原因导致我不能时刻陪在小胜身边,至少这些事情我要好好做才行”

 

“好好个屁啊,臭久”爆豪低着头,看起来像是在盯着自己的手臂看,绿谷分明看见了他皱着眉头一副不会应对的样子,果然,是害羞了。

 

 

绿谷一定是对爆豪太好了。他恨不得把自身所有的东西都给他。爆豪自从受伤之后行动很不方便,他从衣柜里拿出来已经清洗干净的短袖和短裤,然后先给爆豪穿好。他忽然觉得爆豪高高举起来以防被碰到的手臂有些好笑,在他肚子上被挨了不重的一拳之后他才发现自己笑出了声。

 

“抱歉,抱歉,小胜这个样子和平常不一样,但是非常好笑”

 

“混蛋!你敢笑我”

 

 

绿谷眼疾手快的凑过去,他现在站着,爆豪坐在床上,这个高度看起来似乎可以做些什么,于是绿谷也没放过这个机会,他俯下身子歪着头又亲了他。我有没有说过,绿谷太喜欢这种亲昵的接触了,他喜欢细细碎碎的吻,喜欢用嘴堵住爆豪即将要出口的话,与往常不同的绿谷这次没有闭上眼睛,他觉得和爆豪亲吻的时候,他的表情非常让人心动,所以绿谷舍不得不看。

 

 

爆豪被亲的没了脾气,皱着眉头,看了看一脸得意的绿谷,也许他到现在也不明白,以前那个一无是处又时长摆出一副可怜脸的臭久怎么变成了现在这样,其实这么想也不对,绿谷现在也会摆出那副表情,只是爆豪没有意识到,是自己对他没了抵抗能力。

 

“今天是个特殊的日子,你想吃什么? 我去做”这话是绿谷问出口的。

 

其实今天也不是什么特殊的日子。

 

其实今天是绿谷出久的生日。

 

原本可以选择出去吃的,但是两个人觉得还是能单独相处更好,所以自然而然便想要窝在家里。如果放在平常,那么做饭的一定是爆豪,他实在是不敢恭维绿谷料理的手艺,不是他没有教过,而是往往教到一半就会开始异常暴躁,紧接着一般都是已爆豪选手夺过锅铲完成料理结束,绿谷也只剩下了在旁边鼓掌加油当拉拉队的作用。

 

 

今天绿谷主动请缨了。

 

其实爆豪并不饿,他看着跃跃欲试的绿谷却也没有拒绝。

 

 

不过意料之外的,如果是做些简单的小食的话,绿谷还是完全可以胜任的。爆豪喝了一口汤,发现稍微有些咸了,不用想也知道一定是忘记自己加过盐所以又加了一遍,这种错误绿谷之前就犯过。

 

 

摆放在客厅的餐桌是四四方方的,绿谷习惯性的喜欢坐在爆豪旁边的位置,虽然不能一抬头就完完整整的看见他,但是能够近距离的共同用餐,他觉得非常满足。他从勺子来回起伏的空档间看着爆豪大口的咀嚼着食物,鼓囊囊的脸颊来回蠕动看起来异常可爱。绿谷盯着他,然后叫了声爆豪的名字

 

“啊?”下意识的回答让下一刻即将喂进口的汤洒了些出来,有那么两滴沾到了衣服。爆豪原本并没有在意,却见绿谷起身急匆匆的从厨房抽了纸巾过来,然后小心的给爆豪擦着身上那茶色的汤汁点,他小心翼翼的麽样让爆豪尽收眼底,许久不曾发怒的他这次有点被惹毛了。

 

“喂,怎么?你把我当废物了吗?只不过是手骨折而已”

 

他见到绿谷忽然笑了。

 

“对于现在的我来说,能被小胜需要很开心,能够照顾小胜很开心,因为,你看,平常小胜都很厉害,完全不需要别人担心,但是现在的情况不一样,我可以把心思完全放在小胜身上,也可以完完全全的摊开让小胜看到”绿谷抬头盯着明显僵硬的爆豪“这不是很好嘛,能够互相需要”

 

在这段感情中,可以说绿谷是处于不安的一方的,他虽然见到过爆豪的动摇,但是却不是能实时感受的到,爆豪的自尊心太强了,强到在很多地方根本不需要绿谷,这种感觉太过强烈,以至于有段时间绿谷甚至有想过他同意和自己在一起也许只是一些生理需求要得到解决罢了。所以绿谷尽可能的抓到一切机会,抓到一切让爆豪自乱阵脚的小尾巴,然后狠心的,让自己挤进他的心里。

 

 

简单的食用过后,绿谷主动承担起了刷碗的工作,水槽里盘子来回来去碰撞的声音,还有水龙头不曾关闭,一直流淌的嘈杂的水声,爆豪都听得一清二楚。他坐在电视前的沙发上,手上遥控器来回来去的转换着频道,几乎在每个界面停留的时间都不会超过五秒。爆豪的心思其实根本不在这。

 

他耳朵听着绿谷哼起来不知道名字的歌,似乎非常开心的样子。然后紧接着就是盘子摔在地上的声音。歌声短暂的停了,爆豪扭过头去正好和绿谷的眼睛对上,那家伙看起来有些不好意思,抓着后脑勺的头发一脸抱歉的笑意。

 

爆豪听着蹬蹬跑着的声音,他把破碎的盘子收拾好,然后又蹬蹬的跑走。

 

 

这种感觉有些奇妙,他们同居了五年。他自身其实改变的并不多,爆豪若有所思的盯着被绷带缠起来的胳膊。其实战斗之中能伤及他的情况非常少,因为两个人都是英雄,所以平常能在家里见面的机会也非常少。爆豪大概知道绿谷是不安的,但是他又没有什么可做的事情。

 

他忽然想起来最近开始冷战起来的日子,往往没有交流会让两个人更快的背道而驰,他有好多次在救助现场看到绿谷,但是时间紧到没有给他们打招呼的一时半会,爆豪知道绿谷的心意不会变,毕竟他从小就是这样。仔细算一算,他们在一起已经七年了,时间过得总是这么快,在他还没来得急反应的时候,七年已经过去了,他和绿谷在一起,整整七年。

 

 

爆豪故意被击中了左臂,然后又特意选择了医护修养这种长时间的治疗办法,这样的话也许会多出一些时间来和绿谷好好在一起,尽管时间有限,但是足够打消他的不安了。

 

 

水流的声音停止,电视机被定格在一则英雄采访的报道上。这些爆豪都没注意,然后他看到绿谷忽然跑过来,站在他身前,他下意识的仰头,一句你干嘛的问句还没说完,就见绿谷整个人压下来,然后过来亲他。

 

 

爆豪以为是普通的亲吻,这家伙就是这样,似乎很喜欢把亲吻当成是日常的表白活动。他的牙关轻启,带着冰凉气息的舌尖探过来,爆豪在一瞬间发现有点不对,然后紧接着一块冰凉的硬质物体被强行推了过来。

 

 

“哇,累死.. 四白痴吗?!”绿谷知道他说的是什么意思,一句话的最后爆豪特意用尽量清晰的声音强调了白痴两个字。绿谷刚才打开冰箱忽然发现了之前冻起来的冰,是平常放在水里或者用来降温用的,因为天气炎热所以这些会常备,绿谷一时起了戏耍他的心思,把冰块含在嘴里然后硬生生渡给了爆豪。

 

那冰块太大了,又太凉了。

 

爆豪有些气,吐也不是,咽也不行,最后没办法只能瞪着绿谷,来回来去的换着口腔内含冰块的部位,绿谷似乎觉得有些过意不起,他坐在爆豪身边,手搂着锻炼得当的腰,然后凑过去一边亲吻一边交替的换着,抢夺那点冰凉的气息。

 

 

这像是调情,又有点像是打架。

 

 

 

当然,最后的结局并不美好,爆豪在绿谷的脑袋上来回来去敲了数次,警告他下不为例。

 

 

“小胜想吃蛋糕吗?”

 

“你什么时候买的”

 

“昨天晚上回来的时候,顺便买了,想着今天可以和你一起吃”

 

 

 

绿谷有些献宝一样的在冰箱里取出来,那是圆形的蛋糕,很小,如果是男人的话顶多也就是一个人的分量,蛋糕仔细看起来的话整体是盖了一层巧克力的,看起来不算很难吃,最上面点缀了一些水果,还有几块白色的奶油。

 

蛋糕在冰箱里放了一个晚上,有些凉,奶油也有些凝固了。绿谷单手托着,然后举到爆豪面前,这场景看起来有些搞笑,总觉得外人来看今天过生日的似乎是爆豪才对。

 

 

 

尽管已经不是小孩子了,偶尔和发小在一起还是会有些小孩子恶作剧时候的秉性,绿谷不会经常这样不成熟,但是也总会在生活中制造那么两起意外事故,让这两个人的日子不会过得那么单调。就像是现在,绿谷用食指挖了最上面的一块奶油,我猜他一定是想要抹到爆豪的脸上,不都是这样吗?学生时代的蛋糕往往不是用来吃的。结果绿谷大概没有想到,因为冰冻效果的原因,奶油并没有老实的黏在他的手指上,再朝着爆豪的脸进发的过程中,它呈笔直的下落状态掉在了爆豪的裤子上。

 

糟糕,掉的位置有些尴尬,正好掉在了双腿中间短裤的裆上。

 

有那么一瞬间爆豪都觉得这家伙是故意的了。

 

“抱歉抱歉,我会处理干净”绿谷左右扭头找了找似乎附近没有纸巾,他就这么另外一只手托着蛋糕圆盘的底座,一边弯下身子去,是的,他把那块奶油吃了,有些甜,有些腻,但是毫无疑问的粘上了他所迷恋的爆豪的气息,还是挺好吃的。绿谷的头发挡在爆豪腰的位置,他还没来得急反应就只能看到那颗绿色头发的头颅停了下来,紧接着虽然是轻微的碰触,不过还是感受到了,裤子被舌头舔舐的磨蹭了一下

 

“喂喂,你这混蛋,干嘛做多余的事情!”

 

绿谷闻声赶紧抬起头来,在一瞬间他觉得手上一直托着的重量消失了,然后那块蛋糕从天而降,整个糊到他的脸上。罪魁祸首的主人似乎还嫌不够,用力的旋转着按上去,以保证绿谷那张脸全方位都能接受蛋糕的洗礼。

 

他这种结果,大概能算自作自受吧。

 

 

 

绿谷张嘴吃了一口,蛋糕还是甜的,然后他从巧克力混着奶油的缝隙中,看到了爆豪红着脸的生气样子。

 

 

凡事有坏处,总是会有好处的,我指的就是当下的场景。绿谷被爆豪教育了一顿,当然这只能算是单方面的泄愤。哇,真的好久没有见过这样的小胜了,绿谷在一瞬间出奇的安心,大概是因为他太安静了,还有因为蛋糕的遮挡爆豪没有看见绿谷始终挂着的笑。那家伙似乎无计可施,他凑上前,然后咬了一口还挂在绿谷脸上的奶油混合物,好难吃,甜到喉头,简直太难吃了。

 

 

 

现在他们相对而坐,浴室的门是关着的,浴缸里放满了水,他们俩面对面看着对方,细微的动作能能使即将满溢的水拥挤而出。还不是因为玩的太过了,脏的出奇所以只能清洗一下。爆豪是被绿谷拽进来的,他被强制脱了个精光,连爆豪自己都要佩服自己,他今天的脾气出奇的好,也可能是因为今天是需要纵容绿谷的日子,那么他发誓,明天开始一定不会让臭久这么洋洋得意。

 

绿谷盯着爆豪,他担心左臂被水浸湿,所以还是保持着抬起来的姿势,另外一只胳膊手肘驻在浴缸的边缘上,这么一副凶神恶煞样子盯着绿谷。不过爆豪没有说话,因为各占一半浴缸的原因,所以在水面上能看到爆豪的双膝是打开的,往两边靠过去,膝盖裸露在水线之上,绿谷小心翼翼的用脚碰了碰爆豪的小腿,然后不出意外的被那家伙踹了回来。

 

 

他想亲近爆豪,所以他也这么做了。

 

因为绿谷跪坐了起来,所以水一度溢出去了不少,水温有点凉了。他凑过去,双手驻在爆豪身后浴缸的边缘上。起初只是好好的盯着他看,发现爆豪不耐烦的扭头企图转移视线之后,绿谷才开始行动起来。

 

他亲了亲爆豪湿漉漉的头顶,因为是湿了的原因,所以往日里嚣张的炸起来的头发今天乖顺且服帖,绿谷的行为中带着颇为严重的宠溺感觉,他亲了爆豪的额头,还有眼睛还有脸颊,最后是嘴唇。

 

 

这种事情仿佛经常在上演,所以爆豪很是自然的配合了他。

 

绿谷辗转交颈和爆豪磨蹭在一起,然后他扯着那开始发红的耳朵轻咬起来,又在他的锁骨上留下了满意的痕迹。他喜欢看到爆豪身上都是自己的印记,如果放在往常的话是不可以的,英雄会出现在公众的视角中,所以很多时候言行举止都是需要注意,他不敢明目张胆的在显眼的位置留下痕迹,不过现在很好,他可以在家里欣赏自己的杰作,等到那颜色淡下去的时候就可以再次加重它。

 

满足,前所未有的满足,膨胀的发烫的满足,停不下来的满足。

 

“废久,生日快乐”爆豪说。

 

抱着他身体的绿谷忽然楞了一下,他意识到这句话时爆豪对他说的,忽然异常开心,“谢谢你小胜,能够和喜欢的人在一起过生日,我非常开心,谢谢”

 

 

他努力抱着爆豪的身体,那家伙似乎也开始觉得应该有所回应才对,他用完好的右手搂上绿谷的后背,力道前所未有的轻,他猜现在绿谷应该安心下来了,那种在感情中脆弱的一面应该消尽了。

 

水好凉。

 

“臭久,你还打算在这里呆多久,水都凉了”

 

 

爆豪一直回抱在他身后的手开始下意识的推着绿谷的胸膛,他抱着自己有好一会了,这家伙,对于这种腻歪的事情似乎非常热衷。

 

“啊抱歉抱歉,差点忘记了,现在的小胜不能着凉,毕竟还带着伤”

 

 

爆豪甩了甩头上的水,然后直立站起来,绿谷盯着他从浴室的架子上拿了毛巾,擦着头发,然后爆豪回头看他

 

“洗好了就赶紧出来”

 

绿谷知道时间还很长,他们还有很多可以做的事情去做,他笑着点点头,然后用冷掉的水扑到脸上以便清醒,他们的以后也很长,也许会长到有好几十个年头,所以不用着急,也不用害怕,绿谷是这样安慰自己的,没关系,他们会有以后。


评论(6)
热度(46)

漩涡鹿下。

写手,龟速往画手爬行,旅行的意义

© 漩涡鹿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