漩涡鹿下。

那就在一起吧

我们的英雄,今年30岁整。

 

啊啊,知了的叫声仿佛穿透了整个夏季,这是夏季中央最半热不热的时候,往前而去的道路似乎被太阳烤的开始冒烟,路旁的超市门口有老人正纳凉,面前的桌子上还摆着两瓣西瓜,红壤的看起来清爽又极甜。绿谷扭头盯了一会透明的玻璃门,从缝隙中泄露出来的凉气让这个夏天看起来不那么难熬。这让他打消了去母亲家里的念头,这样的日子,还是自己独自一个人过比较好。

 

他还是不太擅长打理好自己的饮食起居,就像他永远无法改变爱哭的毛病。他从整齐的货架上挑了颜色看起来搭配的还算有食欲的速冻食品,在路过蛋糕区的时候权衡了很久挑了一小块奶油蛋糕。绿谷似乎有些不好意思拿着那看起来很精致的食物,他匆忙的低着头在柜台结账,又在柜台收银员惊呼出他的名字之前匆匆离开。

 

我想所有人都该认识他,曾经代替欧鲁迈特成为英雄排行榜第一位的英雄deku,只是近些年很少再听到关于他的消息了,活跃在惩恶扬善的第一战场的英雄也不再是他。绿谷作为一段传奇一样突然出现在人们的视线中,然后又突然的消失不见,就像夏季的尾巴一样,从炎热转为酷寒。

 

“啊抱歉.. 抱歉”走的太急,绿谷低着头看见玻璃门往两边撤开,然后不小心和没看清样子的男人撞在了一起。对面没说话,他就一直低着头在道歉,没有应答,绿谷就往旁错过想要离开,却被面前的人往同样的位置挡住,来来回回了数次,绿谷才有些恼了。

 

啊啊,知了的声音越来越吵了,吵了整个夏天,怎么还会这么有精神。

 

从幼年到少年,又从少年到中年,期间多少个平淡的年头匆匆而过,绿谷出久从未想到过在30岁生日的这一天,他能再次见到那个脾气暴躁的发小,那个头发带着淡淡的黄色,永远一副生人勿近的恶人脸的男人。

 

如果不是他全身的力气都集中在手上,那么他敢确信,那一袋子速冻食品和最上面的奶油蛋糕一定会跟大地来个亲密接触。指骨不自然的收紧,骨节响动的同时疼痛如期而至。

 

也许眉头间紧皱的麽样爆豪看过太多次,以至于他并未发现现在的出九有什么和从前不同的地方,又是这幅胆小的表情,莫名的让人看了便会火大起来。

 

 

“臭久,你居然敢躲我”

 

绿谷心里何止有一万句话要说,话到嘴边他又忽然想起爆豪不喜欢他絮叨的说话时候的样子,结果在听到他的话之后,良久绿谷才带着不算好看的笑容回了一句好久不见。

 

 

这句好久不见确实是太久了,久到爆豪曾一度在英雄排行榜上甩了绿谷十个排位,再久到排行榜上没有绿谷的排位。他也不知道这几年间爆豪发生了什么变化,只是对他的那种态度和语气还是一丝都没有变。那么问题又来了,他为什么会在生日的当天把爆豪带回了家里,并且还让他吃光了属于自己的那一份蛋糕。

 

“小胜,我记得你以前... 喜欢吃辣的....”

 

绿谷回到了他长大的镇子,只是他没有和母亲一起居住,所幸离得并不算很远,有时间他还是会回去看看。现在居住的房间不算是很大,但是异常整洁,墙壁上是欧鲁迈特的海报,柜子上也摆放了许许多多关于他的小玩意。这房间里除了绿谷这个人以外很难感受到其他与他自身相关的东西。爆豪左右环顾着看了一会,忽然在书架的角落里看到了高中时候A班集体的合照。

 

“渣滓,别想转移话题,快回答老子,为什么躲我,哈?”

 

爆豪知道今天是绿谷的生日,也许是潜藏在血液里想要恶整绿谷的思想作祟,爆豪吃掉了本该属于他的蛋糕。不过只是蛋糕而已,就当做是这些年来不见踪影的小惩罚。

 

“没有,我没有躲着小胜,你看我搬回了镇子上,虽然很多以前的同学都不在,不过总会见面的对吗?”

 

“废物闭嘴,还敢狡辩说没有,电话不接邮件不回,你是在找死吗?”哇,好可怕,绿谷缩了下脖子,过了这么多年他还是怕小胜

 

“小胜现在好厉害,是排行榜的NO.1,从以前的时候小胜就这么厉害,前几天我还有看到电视上播放你的报道,真是的,明明那么温柔的一个人,不要面对大众老是那么暴躁”

 

“什么时候轮到你来说教,你这个混蛋deku”爆豪打断绿谷滔滔不绝的说话,他总是这样,一自言自语起来就没完。

 

“小胜一定能成为更棒的英雄的”

 

“这我当然知道,我在问你为什么躲着老子,再转移话题?”

 

完了,小胜看起来是真生气的样子。绿谷慌忙的摆摆手“不是的小胜,没有躲着你,我只是觉得当英雄非常厉害,如果可以我也想继续像欧鲁迈特一样,笑着对所有人说我来了,不用担心,但是好累呐,我以后大概没办法做到了,而且,而且这样不是很好嘛,小胜安心成为更厉害的人,你也可能不用再见到我,说起来,小时候你是最烦我缠着你的”

 

又来了,一无是处的渣滓麽样。

 

“deku,不再继续你以前那副英雄论了?真是没用,早知道我就应该炸飞你”

 

绿谷笑着,望着一副嚣张麽样的爆豪胜己,还好,他还是没变的。

 

 

往后的进展,可想而知的并不愉快,从小到大他们两个都没有好好心平气和的交流过。倒不是因为别的,爆豪的性格果真不是一个能平静交流的人。不过幸好,幸好是这样不服输的他,能在绿谷难以承担和平的象征这个头衔的时候冲出来替他抗下。

 

 

这个30岁的生日,过得比往常更糟。绿谷几乎是在爆豪压迫下的逼问,然后再小心翼翼的回答,有些事情他不想让爆豪知道,大抵是这么多年莫名其妙而来的自尊心,他有了不能跟爆豪吐露的话,这和当初他同爆豪坦白个性的获得时候不一样,现在的他处境更加不堪一击。

 

再后来爆豪走了,临走的时候扔掉了绿谷冰箱里所有的速冻食品,绿谷还记得他最后扭头比着中指丢下那一句“deku就活该饿死”的那句话,明明小胜是非常温柔的,偏偏又要用这种暴躁的方式来展现出来。

 

 

晚上绿谷接到了妈妈的电话,祝贺他30岁生日快乐。期间闲聊的时候也聊到了爆豪胜己,听说那家伙回来是因为休假,不过谁知道是不是批准的,毕竟小胜的脾气有可能上司不批准就会直接开炸。绿谷一边想着这幅画面一边笑出了声。

 

 

 绿谷在睡觉之前喝了点酒,幸好是酒精度数不高的那种,他在检查冰箱的时候看到了爆豪没有扔掉的啤酒,夏季的夜晚稍微有些凉风,再配上一罐啤酒似乎再美妙不过了。他往常不会这样坐在窗户边上看四周,从小到大成长的地方也确实没有什么可看的。他把啤酒仰头灌下然后又开了一罐,喝着喝着忽然觉得身边应该还有一个人才对,绿谷想了很久才想起来那时候也是这么一个夜晚,像是高中临毕业的前一天,又像是他成为和平的象征之时最后一次见小胜。都是同样的场景,也是同样的话题,他和爆豪坐在一起,和一起臭脾气的人谈论着连他自己都不确定的事情。

 

好感是什么时候才有的呢,我猜绝对不是从那一晚开始的,也许可能更久更久,在他们还小的时候,在四岁亲眼看着小胜觉醒个性的时候,在绿谷眼中闪着精光的说着小胜好棒的时候,也许从那时候开始两个人就已经心照不宣了。可是他们还太小,未曾发觉,自尊心和性格致使他们互相折磨,只能用折磨来形容了吧,在追赶中度过的少年时光。

 

绿谷迷迷糊糊的用手机发了封邮件给小胜,他也不记得自己邮件中写的都是些什么。绿谷习惯把手机调成静音的模式,所以关闭了屏幕之后他便在安静的世界里沉沉睡去。

 

本来这一晚应该睡的很安心的,他却忽然见到了小胜,那家伙在开冷气的房间里睡了过去,他没有躺在床上,而是横卧在沙发上睡,因为个子较高,腿便搭在沙发的扶手上,小胜穿的衣服非常宽松,看起来很舒服,上衣是棉质的下摆往上不老实的翻着,露出平常锻炼得当的腹肌,绿谷原本想要伸手给他盖上,如果感冒就不好了,手却不听使唤,眼睛紧盯小胜下身露出的内裤边缘,他没有注意到自己喉咙渴的难受,身上也腻歪的难受,手就那样颤抖着,朝着朝思暮想的身体摸了过去。

 

 

啊啊,该死,这种梦他做过很多次了,有时候要比这露骨的多,绿谷忽然惊醒,没有开冷气的房间闷热,未喝完的啤酒洒了一地,绿谷惊觉他大概是许久没见到小胜以至于太兴奋了,好丢脸,他居然对自己的发小存在这种想法,真是太羞耻了。

 

 

早上他是在敲门声中被惊醒的,不应该是敲门,那股力气仿佛是要把门拆了才对。拆门的期间伴随着各式各样的脏话和叫骂,用脚趾头想也知道是谁。绿谷从地上爬起来,整晚睡在硬邦邦的地板上导致他整个人状态都不是很好,当然比这更糟糕的还有一点,他发现自己晨勃了。

 

没有比这更尴尬的。

 

他知道在这种时候企图让小胜离开是不可能的,而且大概再晚一会他就要开始执行炸房子的计划。绿谷皱着眉头,头发都揪掉了也没想出什么好的办法,最后只能认命的去玄关开门,他把门拧开一道缝隙,遮挡住自己大半个身子,用一只眼睛盯着门外正抬脚作势要踹的爆豪胜己。

 

“呀,小胜早啊”

 

“早个屁啊”咣当——结果这一脚还是踹在了门上,门反作用往后打在了绿谷的脑门上,场面一度十分滑稽。

 

 爆豪大咧咧的坐在沙发上,看着绿谷找了一条创口贴贴在脑门,又端了两杯凉水过来,忙忙碌碌了好一会这才在旁边坐下。绿谷看起来极其局促,双腿并着,手握成拳头挡在身前。

 

“deku,你是瞎了吗,居然敢不回我邮件?”

 

“啊?邮件?啊!!! 邮件!”绿谷起初愣了一下,而后猛然想起昨晚迷迷糊糊的似乎是有给小胜发过邮件,他一时着急,起身的瞬间又惊觉现在自己这尴尬的状态,结果脚下一绊结结实实的摔在爆豪跟前,没有得到安抚的地方一直斗志昂扬且有越演越烈的架势,绿谷揉着后脑勺,再睁开眼发现爆豪正盯着他,冲他笑,那笑的分不清是好是坏。

 

 

“你还真敢呐”

 

啊,救命,爆豪的声音压得非常低,一听就是平常生气了的样子,绿谷似乎都能看到他手心里爆炸引起的火光,虽然他承认勃起的一部分原因是由小胜而起,但是弄到现在这个场景的罪魁祸首也不是他一个人才对。

 

“还不是,还不是都因为小胜!我才会这样的”

 

 

绿谷出久的意思是,因为小胜大清早冲过来,才到这这种尴尬的境地,在爆豪的耳朵里则成了因为自己才让绿谷勃起。语言啊,真是博大精深。

 

“就现在,让他给老子安稳下去”

 

“这怎么可能!就,就算是小胜这么说也不会软下去的啊!”

 

“哈?那我就折断他”爆豪作势要上手,结果绿谷只能欲哭无泪的捂着裆。

 

“deku,蠢死了”

 

说实话,这是绿谷朝思暮想却又不可能实现的。起初他觉得他会被小胜暴打,再然后也许是被他嘲笑,可是他没想到最后结局竟然是如此。他大概会永远记得爆豪那张脸,带着别扭和逮谁打谁的暴戾对绿谷说,过来,老子帮你解决。

 

 

这是第一次他们算不上坦诚的相见,再听到爆豪的那句话之后,绿谷似乎想起了毕业前的少年,在月色下对他说啊啊,老子他妈的喜欢你。那时候他有些不确认,在夜里是不是他的耳尖有些发红。

 

这一次他们都相对成熟,绿谷坐到爆豪身边,那家伙脸上还是没有一丝一毫的笑意,可是表情又多出几分认真出来,让绿谷不由的看楞了神。爆豪显然对于这种事情也是不熟悉的,不然也不会在帮绿谷泻火的期间三番两次的弄疼他。这样的小胜,让他觉得非常可爱。他可以在喘息中好好确认一下,这个外表火爆的人是不是极其容易害羞,在他挺动着胯部怂在爆豪手心里的时候,绿谷确实看到了那人耳尖一红,且热的发烫。

 

他忍不住了,一低头咬了上去。

 

爆豪被吓了一跳,他甚至没来得及擦去手心里属于绿谷的精液,一下子吓得跳起来。

 

“妈的!Deku你!找死吗!”

 

啊啊,果然又变回这幅样子了。不过小胜这种满脸暴躁的样子也是很可爱的。

 

绿谷窝着身子靠在沙发上,显然刚发泄过得他意识有一瞬间的空白,他没理会爆豪骂骂咧咧的话语,等到他回过神来爆豪已经走了,他猜大概是逃走了,毕竟将本我这么赤裸的摊在自己面前,哪怕有过两次经验,仍旧是很难为情的。

 

 

他忽然想起来,小胜风风火火的来是为了昨晚邮件的事,他从屋子里翻了半天才发现被甩到角落的手机,脑子里第一反应就是打开翻看昨晚的记录,跟爆豪的邮件只有一条,还有一封是未读的邮件。

 

 

邮件的内容很简单。

 

绿谷发出去的邮件只有一句话“小胜,之前,高中毕业时候,你说的话还算数吗”

 

紧接着时间显示几秒后回复的邮件“我他妈会说话不算数?”

 

他还是这样,真好,尽管小时候他从未跟绿谷相互吐露过心事,尽管他总是嘲笑绿谷是废物,尽管他们成长的那样快,尽管绿谷躲了他四年,到最后,不论经过多长时间,爆豪还是没有变过。就像他最初说的话一样,从来不曾变。

 

 

思绪开始飘到少年时候,绿谷还能清晰的说出小胜当初说出口的每一个字。他太喜欢那天的夜晚了,带着舍不得和同学依依惜别,还有一天相处的时间,他们将会各奔东西。而他和小胜同样也不会有任何交集,毕竟那家伙很讨厌自己吧,从幼稚园开始就一直一直在一起。他猜爆豪应该是烦透了他。

 

结果就是在这么一个当口,他在回寝室的路上被爆豪拦下,他意外的手上的塑料袋里装着几听啤酒,然后他用不能拒绝的话对绿谷说,跟我过来。

 

就这么一句话,绿谷便跟着他走了,也许跟着他走的原因有很多,其中还掺杂了一些他自己从未敢开诚布公的一些话和感情。也许这是他最后的机会,哪怕最后的结局是被小胜暴打一顿,那也值得。

 

 

也是这么一个夏季,不过那一年的夏天又长又闷热。他和爆豪都穿着校服,小胜的肌肉要比他发达,即使在黑夜,绿谷也能看到他衬衣的扣子少记了一颗,他偷偷看了一眼还没来得及回头,就被爆豪递过来的一听啤酒怼了鼻子。

 

“小胜呢? 成为英雄之后要做什么”

 

“把那些混蛋们一个不剩的都杀光”

 

“哇... 好.. 好厉害”绿谷笑着喝了一口啤酒,他其实不太喜欢这些能麻痹人思维的东西,侧头再去看看小胜发现他似乎没有搭话的意思,绿谷便低着头专注的用手指磨蹭气啤酒外壁上的水珠。他忽然看到自己手背上因为多次使用one for all而留下的伤疤,心里说不清的酸楚莫名的作祟。

 

 

“说起来,小胜一直都很厉害啊,个性也是,都让人羡慕”绿谷一只手握着啤酒瓶一只手攥着拳头“我就不一样了,从小到大什么都做不好,幸好有奥鲁迈特,不然还不知道现在的我会说什么样子,真好呐,现在还能跟小胜在一起聊聊这些,说起来这也算是吧.. 那个互相吐露心声的一种..啊... 总觉得.. 很害羞呢”

 

 

爆豪似乎没有听他说话,也是,原本绿谷就喜欢碎碎念,恰巧爆豪是最烦他这种说话方式的人。

 

“deku,你那种个性,会一直损伤自己的身体吧”

 

“啊? 不, 不是的,虽然一开始的时候还没有掌握所以一直造成很多困扰,但是掌握之后就不会了”

 

爆豪显然有些不相信绿谷的话,他扭头过来,一副凶神恶煞表情盯着绿谷,空闲的手托起来,爆破的噼里啪啦声音瞬间出现,绿谷被吓了一跳

 

“那正好,我们来打一场,今天要炸飞你”

 

“小胜!! 别!别这样!你今天难道就是来找我打架的吗!”

 

 

这句话问出口之后,爆豪忽然沉默了。绿谷觉得今天的小胜有些莫名其妙,他从不会和他废话这么久,也不会被一句问的不知道怎么回答。那家伙忽然猛地灌起酒来,动作快的绿谷来不及阻止。爆豪把喝光的空瓶子往远处一抛,看不清罐子的着陆点。绿谷侧耳听着,能听到清脆的声音,这声音还伴着熟悉的低低的嗓音,他说了一句喜欢。

 

在听的仔细点,喜欢你,老子喜欢你,你他妈明不明白。

 

“.. 小胜说的都是真的?”

 

“妈的表白这种玩意已经够丢脸的了,你还要我在确认一遍?”

 

看来是暴怒到了极点,绿谷低着头看着生气用后背对着他的少年,忽然发现他耳尖红红的,可爱极了。

 

“那小胜希望我做什么”

 

少年听到这句话,肩膀忽然是颤抖的,绿谷判断不出他是生气还是害怕,只能尽可能轻的提出问题,让爆豪能接受的容易一些。绿谷大概从没想过爆豪会有向他袒露内心的一刻。他忽然有些开心,伸手去够爆豪的肩膀。

 

他看见少年的脸半边沉浸在阴影里,另外一边的眼睛努力的不去看绿谷,爆豪咬着牙,仿佛说出这话是多么不可能,但是他又控制不住的想说,可能在不说以后就没机会了。

 

他说,跟我在一起,跟老子在一起听到没有。

 

 

绿谷忽然有一瞬间的动容,但是很遗憾,他拒绝了。

 

这是他们感情的最开始,也同时让爆豪和绿谷的抵挡都溃不成军。那天爆豪还是打了绿谷一顿,因为他拒绝了。而绿谷鼻青脸肿的没有还手,最后倒在地上,他把梦想放在第一位,他同样爱着小胜,可是现在却不是在一起的时候。

 

这跟他第二次拒绝爆豪的情景并不相同。自从成为了和平的象征,绿谷的身体素质开始急速下降,一开始的症状只是伤口恢复的慢,而后慢慢的开始是疼痛,每个关节,每根骨头都在疼痛。他忽然意识到小胜当初说的没错,这是损害自身的个性,只是这个性损害的是他年少的身体,多次不顾生死的使用one for all 给他的身体带来强烈的刺激,慢慢的负荷超载,他的身体各项机能在巅峰之后猛然下滑。

 

 

爆豪第二次跟绿谷表白的时候,他已经没办法打出one for all 百分之50的威力,这也是他为什么开始逐渐退出人们视线的原因,一直到现在,他失去了成为英雄的资格,甚至赔上了自己的一副身体。也许是个时候该像欧鲁迈特一样培养一个新的继承人。

 

 

而爆豪从一开始就知道,绿谷的个性会给他带来不小的麻烦,他开始拼尽全力顶替绿谷的位置,然后让他安稳的退出,这是是他唯一能够做到的也是理所应当应该做到的。当他完成这些事情,他曾经找到过绿谷,可是绿谷还是拒绝了他,这一次的理由是再也无法成为与小胜比肩的人,所以他配不上。

 

 

啊,该死,deku这个家伙,好想杀了他。

在爆豪还没来得急做下一步的时候,绿谷忽然消失了,这一消失,就是4年。

 

 

现在想来,大概是因为绿谷在乎的太多,他本来就是那样一个人,考虑的太多,尽可能找到完美的解决方法,但是每次都不惜赔上自己。绿谷忽然觉得自己真是傻透了,能让小胜三番两次的追过来,果然自己该被炸才对。

 

他手上握着手机,邮件的界面暗下去又亮起来。

 

绿谷按了回复的按钮,打了简单的六个字。

 

那就在一起吧


评论(6)
热度(102)

漩涡鹿下。

写手,龟速往画手爬行,旅行的意义

© 漩涡鹿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