漩涡鹿下。

重逢

当Salazar把那一把只能打一发的枪塞到jack嘴里的时候,这个伟大的海盗开始想起一个词来,没错,是自作自受。

 

如果忏悔有用,说真的西班牙不是一个有信仰的国家?那么他现在祈祷的话是不是能有点作用,当他又重新看了一眼似乎跃跃欲试的西班牙佬,该死的,他知道在自己少有的悔过次数当中,这件事是没得商量的。

 

 

Jack其实很早就认识了这个海军,更加详细的来说,那时候他还是个羽翼未丰的小鸟,jack有没有说过,他最烦Salazar叫他小麻雀,这让他有种自己还是个乳臭未干的小屁孩的想法。那么话题转回来,他到底什么时候才能不那么玩火,jack从没想到,自己当初一时起兴调戏的那家伙居然把一夜情当了真,说实在的,他难道不懂一夜情的意思?

 

虽然他不能说这跟那些计时女一样,但是老天,他发誓,他真的只是垂涎这个穿着一丝不苟的海军的英俊外貌而已,啊也许他应该在补充一句,还有衣服底下不错的身材。

 

该感谢那一晚港口热闹的人们喝着酒,跳着舞,jack穿梭在喝的烂醉的水手中间,偶尔顺手拿过桌子上不知署名是谁的朗姆酒,这是他喜欢的那口,酒精的味道从喉头开始延伸,这简直太美妙了。

 

Jack不怎么经常来陆地上,当然,如果是和航海的时间相比。他躲开扑过来抹的粉白的妓女,还不忘在那衣服勒紧突出的胸脯上捏上一把,老天,手感还是不错的。

 

 

结果在穿梭着顺手牵羊的拿了些瞧着不错的东西之后,他被逮捕了,jack耸着肩膀,谁能想到他在陆地上被一个海军逮捕了。那时候他正弯着腰在解一个喝醉了大睡的水手腰间的短刀,一定是那几口酒把他弄的有些晕,还没来得及解开,自己的胳膊就被另外一个手掌拽了起来,看呐,被逮了个正着。

 

 

“你在干什么小子”

“嘿,您好!今天的夜真是不错是吗,啊这个海军的佩刀带子松了,我这是在助人为乐的帮他系好。”

 

“让我猜猜这个迷路的小海盗偶然来到满是海军的港口是来做什么的?你没看到他穿着军服吗?”带着浓重口音的高大男人低着头靠近,jack一边弯着腰往后躲,一边又斜眼看了自己下手的对象,啊对,没错确实是海军服,那么面前这位,看着装来说应该也是海军。

 

难道是他的海盗气质浑然天成的那么明显吗,怎么对方一眼就能看出来。“哈哈哈哈哈哈,说的真是呢,要知道长期在还上的话偶尔还是会有点想念陆地的”jack把另外一只攥着朗姆酒瓶子的手提来晃了晃“要喝点吗?这位....”

 

“叫我Salazar”

 

“好的老兄”他殷勤的把酒瓶递过去,后者似乎一点都没迟疑,接过来喝上一口。“不好喝吗?看表情不像是很喜欢”jack注视着年轻军官皱着的眉头,老天,他今天一定是灌了自己太多酒了,他看着高他半头同样面容英俊的那家伙眉头皱成一团,大概是因为喝上了一大口朗姆酒,瓶子中的液体因为惯性连带着晃出来几滴,就那么顺着他的嘴唇滑到下巴。Jack忽然猛地凑近,鼻尖像是小狗一样煽动着,啊哈,他闻到了喜欢的酒的味道,然后不由自主的伸出舌头添上一口。

 

时间凝结了。

 

“嘿,想去玩点别的吗”jack劈手过去夺那酒瓶,被Salazar一躲,让开了。

 

他跟着这只小鸟往房间走的时候,将瓶子里的朗姆酒喝了个精光,军官不太想让这不知轻重的家伙喝的再醉一点,等到瓶子里空空如也,他低头念叨了一句劣质的酒转手将空瓶子随手一扔。

 

 

就像所有一夜情的开始一样,总是会有一个人是主动的。Salazar看着那小子拽着自己来到床边,他甚至不太在意是不是在床上,因为从进门的一开始,这个小家伙就主动亲了上来,他可以在门口,可以在地板上,可以在窗边,总之只要是跟面前这个人在一起,这个海盗就表现出皆可的态度。

 

嘛,大概是遇到太称心如意的了。

 

Jack拽着他衣服的领子,仰着头凑过去,他叫酒精麻痹的厉害,甚至第一次亲吻的时候他没有能准确的贴到嘴唇上,反而将吻落到了西班牙佬的下巴上。哦,稍微有些胡茬,有些扎人。Jack还没进行下一步,那家伙的大手搂上来,抱着那把细腰不肯松手。

 

 

他觉得这个海军一定是迷上他了。忘情的吻了一会,jack偏头躲开追过来的脸,“嘿,别着急,我们还有很长时间”他拉着军服的袖子,皇家的海军是不是都要穿的这么严肃正式,不过那衣服上的花样还是挺好看的。Jack边走边用拽着他袖子的手指磨砂那袖口的纽扣。等到了床边就热情的抱上去,两个人一滚,跌在床单里。

 

相拥着跌倒的时候,他甚至想起了第一次上船之后晕船的感觉,脑袋里天昏地暗的。实在是对他胃口的脸近在眼前,老天,这家伙的鼻骨真挺,眼睛也是很好看的,头发更是一丝不苟,应该是有些长,所以扎在脑后。Jack坏心眼的手伸过去把他的头发散开,果然,柔顺的发丝垂到了他自己的脸上,jack有些勾引似的张口咬住那缕头发往下拽了拽,年轻的军官似乎瞬间就懂了,两个人重新交缠在一起,Salazar顺势把手伸进了那jack宽松的裤子里。

 

 

年轻的肉体可能太美好了,让他有点忘记这人是个狡猾的海盗。

 

咔哒一声,正亲吻着jack腹部的Salazar忽然停住动作,那把身上有着花纹的枪已经上了膛,正顶在他的额头上,而此时双腿还缠着那军官的海盗正得意洋洋的用胳膊支起上半身笑的一脸狡诈。

 

“哈喽,再重新自我介绍一下,我叫jack,jack Sparrow,虽然只是一名水手,但是以后一定会是一名伟大的船长”他看着Salazar抬起头来看他“再补充一下,一名伟大的海盗船长”

 

 那把枪是Salazar的,只是不知道什么时候被面前的麻雀叼去了,他有可能是太没把他当回事,也可能是太当回事以至于忘记了防备。Jack见Salazar没有动也没有说话,他把枪口往下滑,戳到西班牙佬的嘴唇边上,“张嘴”

 

他竟然真的照做了,Salazar听话的张开嘴,那把温度偏低的枪口突破了牙齿伸到他的口腔内部,jack的动作很慢,他端着自己的手尽量放的平稳一些,然后枪口深入又抽出,仿佛在模仿着性交的动作,这暗示的再明显不过了。

 

等到他将抢抽出来,口腔内的唾液黏在枪身上,他把枪口贴到Salazar的耳边,扣动扳机。清脆的声响昭告着这把枪里并没有子弹。Jack笑着“带着枪却不上子弹,说实话你拿着他是为了吓唬人用的吗”

 

 

Salazar当然知道他的枪里并没有子弹,看着面前的小家伙似乎玩够了,他便扑上去把jack按压在床上“是不是觉得很有意思,我的小麻雀”

 

“哦等等,小麻雀说的是谁,没想到你还对鸟感兴趣”

 

“我对所有东西都感兴趣”

 

西班牙佬用行动证明了他所说的兴趣,他们疯狂的做爱,疯狂的亲吻,所有的一切都是疯狂的。等到小鸟开始承受不住出口求饶的时候,Salazar才意犹未尽的停下来,“下次在见到你,我会杀了你”他在被干的筋疲力尽的男孩耳边留下这句话,jack似乎也没有反驳,毕竟海军绞死海盗,这是天经地义的事。

 

 

天亮的时候,jack已经走了,一同还带走了Salazar的那把枪。

 

多年之后再次相见,Salazar同样还是没有舍得杀了他,尽管他的小麻雀曾经设计害死了他。而且那小家伙也已经长大了,开始日渐有了男人该有的样子,不过那麽样他还是非常喜欢的。现在正是此刻,不甚掉进海里的jack被带到了沉默玛丽号的夹板上,Salazar从jack的怀里掏出那把当初他带走的手枪,依照当初一样捅到那海盗的嘴里,现在,麻雀又飞回到了他的身边,jack举起双手做投降的样子,搭配起愁眉苦脸的笑异常觉得滑稽“嘿你好,没想到这么多年了,你居然还活着”

 

西班牙佬听了也笑起来。

 

“嘿你好,伟大的 jack Sparrow 船长”

 

 

 

 


评论(4)
热度(51)

漩涡鹿下。

写手,龟速往画手爬行,旅行的意义

© 漩涡鹿下。 | Powered by LOFTER